-

秋風瑟瑟,許婕妤,陸美人還有曲才人相攜到了禦花園。

儷貴妃著一身楓葉紅的宮裝,外頭罩了一件橘色鬥篷,已經在涼亭之中等候。

一陣秋風吹過,引得她一陣咳嗽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景玉想要奉茶給娘娘潤喉,小翠小腰一扭,將其撞開,端起石桌上的茶盞,殷勤地遞到娘娘手邊,“娘娘喝口溫茶,潤潤喉。”

儷貴妃點點頭,接過茶盞淺抿了一口,乾燥的喉嚨得到滋潤,癢意頓消。

“貴妃娘娘安好。”許婕妤等人不入涼亭之內,福身行禮。

儷貴妃和煦笑著,素手輕抬,“諸位妹妹免禮快座。”

“謝貴妃姐姐。”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。

落座後,三人看到儷貴妃的臉皆是一怔,上次在皇上生辰宴上時瞧她就覺得她精神和皮膚狀態好了不少。今日一瞧,竟然更勝之前,那白皙的皮膚好似在發光一樣,白裡透著紅。

“貴妃姐姐看著當真是大好了,瞧瞧這氣色,都更勝從前了。”比冇有受傷之前更好。

儷貴妃低頭淺笑,她已經不打算用身體不好來獲得皇上的憐惜和垂愛了,因為她發現這招對皇上根本就是不管用的,皇上本就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人,再裝出一副病懨懨下不了床的樣子,就算皇上因此來看她又如何?也是看一眼便走,還能碰尚在病中的她不成?

所以她現在要做的是,早些養好身體,收回掌管後宮之權,再靠美貌獲得皇上的垂愛。

雲家送進宮的東西雖然是噁心了些,但是每日吃一副,這皮膚和氣色當真是一日好過一日,她都二十多歲的人了,但是現在皮膚看起來,嫩得彷彿可以掐出水來。

“貴妃姐姐是用了什麼好東西?也與我們說說呀。”許婕妤含笑看著貴妃討教,雖然她早就不奢求能獲得皇上的寵愛了,但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就算皇上不寵愛她,她也是想讓自己永遠保持年輕美貌的。

“就是呀,與我們說說吧。”曲才人也跟著道。

“我也冇用什麼東西,可能是最近隻專心養病,不用操心宮中庶務,睡得多了,氣色瞧著就比之前好些了。”她又怎麼能將自己用的好東西分享給彆人呢!

曲才人和陸美人對視一眼,彼此眼裡都寫著“我不信”。

儷貴妃肯定用了什麼好東西,隻是怕她們知道了也變美了,所以才藏著掖著不告訴她們。

這時,白婕妤到了。

因著她的位份比陸冇人和曲才人高,二人在她給儷貴妃行完禮後,也起身衝她行了個禮。

“白姐姐可真是個大忙人呀,貴妃姐姐請咱們吃茶都來得這麼晚。”陸美人陰陽怪氣地道。

白婕妤麵色微僵,坐在石凳上道:“被一些瑣事絆住了手腳,貴妃姐姐莫怪。”

“怎會。”儷貴妃大度和善地笑了笑,還伸出手拍了拍白婕妤的手背道:“這些日子辛苦妹妹了。”

白婕妤扯著嘴角笑了笑,眉頭急不可見地皺了皺,看了一眼儷貴妃氣色飽滿紅潤的臉龐,心覺奇怪。明明氣色看起來這麼好的人,為什麼手卻這麼冰呢?

“貴妃姐姐隻請了我們幾個嗎?”陸美人問。

儷貴妃知道她為何會這麼問,道:“也請了冷妃的,不過小皇子病了,她要陪在身邊照顧,不能前來與咱們姐妹吃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