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真是個小饞貓,冷落也寵溺地颳了一下小貓兒的鼻子,“糕糕也可以吃,但咱們現在要想,給你父皇送什麼禮物。”

禮物小貓兒歪著頭想了想,又跑回了自己方纔坐的地方,拿起九連環,噠噠噠地走到孃親身邊,晃了晃手中的九連環,“禮物,給父皇。”

冷落月看著九連環沉默了片刻,道:“這個是你三皇叔送給你的,不可以轉送給他人,而且我覺得你父皇收到了應該也不會高興。”

誰會高興收到轉送的禮物?

“給什麼?”小貓兒攤著小手,九連環是他最喜歡的東西了,把最喜歡的東西給最喜歡的人不對嗎?

對於小孩子送禮來說,向來都是不看貴重,而在心意的,你送個很貴重的,一看就是大人準備的,所以還是要出自孩子之手的最好。

“小貓兒畫一幅畫送給父皇好不好?”自己畫的,就算畫得再不好,那也是心意滿滿的。

“不會呀~”貓貓不會畫畫,貓貓隻會玩兒泥巴,倒是可以捏個泥人給父皇。

冷落月摸了摸小貓兒的小臉兒,“不會可以學呀,孃親教你畫。”

“好呀~”貓貓點頭。

冷落月從貓超兌換了一套顏色齊全的蠟筆,對於小孩子來說,用蠟筆作畫是最好,也最簡單的。

她先給小貓兒打了個樣,用黑色的蠟筆畫了一隻全身漆黑,蹲在地上,尾巴豎著的小貓咪。

“是貓貓~”小貓兒指著畫紙上的小貓咪奶聲奶氣的說。

“冇錯,是貓貓,小貓兒也來畫畫看。”冷落月把蠟筆給了小貓兒。

小貓兒拿起黑乎乎的蠟筆,在畫紙上塗抹起來,塗抹得十分起勁兒,臉上帶著甜甜的笑。

他先是畫了一隻黑乎乎的小貓,從輪廓和耳朵還有尾巴上,還是能看出來他畫的是隻小黑貓,而不是一團黑炭。

冷落月讓他自由發揮,把父皇畫出來,他畫得更起勁兒了,小手捏這蠟筆,用力地在畫紙上塗抹。

一個時辰後,在小幾上趴著畫了一個時辰的小貓兒,放下了手中紅色的蠟筆。

“畫好啦~”小貓兒舉著自己畫好的畫道,神色很是得意。

冷落月和宮人們都湊上來瞧,隻見雪白的畫紙上,畫著,黑的,藍的,紅的三坨,三坨下麵,還畫了些綠綠的條條,紅紅的小坨坨。

眾宮人:……這是個啥?

“小皇子畫得真好。”違心鼓掌。隨後又想,一歲多一點兒的小朋友,都隻知道玩兒泥巴,而小皇子能用筆畫畫,已經很不錯了。

“這是什麼?”冷落月皺著眉指著黑乎乎的一坨,這一坨,上頭小,中間大,下麵粗粗的畫了兩筆,這或許是個人?

“父皇。”

“這個呢?”指著紅乎乎的一坨。

“是孃親呀。”孃親連自己都認不出來,有點笨笨。

冷落月的嘴角抽了抽,不用說了,黑紅中間的藍小坨,就是他自己了,綠的是草,紅的是花。

第一次畫畫,小貓兒就畫了父皇孃親和自己,這個想法還是很好的,雖然畫得和抽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