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瑜端著一碗菘菜炒肉片,肉片上放著兩個灰麵饅頭,手裡端著碗大骨湯走進了他和妹妹的小家。

躺在墊了一層薄薄的黑棉褥子的魚兒聞到香味兒,眼睛頓時一亮,“肉?”

“鼻子真靈。”陳瑜笑著走到木板床邊。

魚兒坐起,將放在床尾的小桌子,擺在了床中間。

這桌子是哥哥和大叔們,自己去山上砍了木頭做的,是她們的飯桌。

陳瑜把飯菜放在了桌上,他妹妹的病,經過大夫的治療,已經大好了,隻是身體有些弱,還需要靜養。

他拿了個饅頭給妹妹,又把插在窗台上竹筒裡的木筷子拿了過來,遞了一雙給妹妹。

“哥哥,今天怎麼有肉吃,還有肉湯喝?”魚兒咬了一口饅頭,一臉好奇地問。

她們在這兒的日子,可比在家裡過得還好,冇餓過一頓肚子,還有大夫給看病,如今還有肉吃了,就跟過年一樣。

陳瑜說:“京裡又送賑災的糧食藥材還有銀錢來了,縣令大人便買了兩頭豬給咱們開葷,聽說京都還有商人捐了棉花和布,縣令大人統計好人數了,就發給咱們做衣裳。”

他們就一身薄衫,眼看天氣越來越冷了,確實也需要厚衣裳。

“太好了,京都的商人可真是心善。”魚兒雙眼亮晶晶地道,對京都的商人充滿了感激,以後再也不說商人唯利是圖了。

“聽縣衙的人說,這次賑災的糧食藥材還有銀錢,都是京都的人捐的。而且,宮裡的冷妃娘娘和小皇子,還參加了募捐義演,為咱們募捐,所以募捐到的銀錢才這麼多。”陳瑜也雙目明亮地說道。

聽縣衙的人說,冷妃娘娘還創作了好幾首感人肺腑的歌呢!也是因為冷妃娘孃的歌聲,才喚起了京都百姓心中的大愛,紛紛捐款。

就單靠朝廷賑災,也隻能吊著他們一條命,不讓他們餓死,哪裡還能讓他們吃飽,吃上肉。

“冷妃娘娘和小皇子真好。”魚兒夾了一筷子菘菜炒肉送進嘴裡,嘴裡的肉香讓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。

她記住了,是冷妃娘娘和小皇子讓她在逃荒的路上,吃飽了飯,吃上了肉,還能有暖和的衣服穿,以後要是有了機會,她一定會求菩薩保佑冷妃娘娘和小皇子。

陳瑜啃著饅頭點了點頭,把菜碗裡的肉翻了出來,放在了妹妹那一邊。

前些日子他們安置點裡還有人說,西州會大旱,都是因為出了妖妃,而且這妖妃就是冷妃娘娘。

老天在西州降下災禍,就是為了警示世人,隻要除了妖妃,西州旱災就得解了。

還真有不少人信,住他隔壁的陳夫子說,西州本就是乾旱之地,向來都是十年三旱,所什麼大旱是出了妖妃,老天降下的災禍,純屬就是無稽之談。

還給他分析了一下當前形式,說皇上登基六年,膝下卻隻有一子,就是冷妃娘娘所出,分明就是京都有人想借西州旱災,妖言惑眾,除掉冷妃娘娘和小皇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