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擁有的東西?

冷落月正想著,洗完手,換了一身衣裳的小貓兒被采薇牽著跑了過來,“孃親,貓貓要吃條條……”

冷落月眼睛一亮,條條,薯條!

土豆產量高,從播種到收穫隻要兩到三月,一年可種兩季,而且還耐旱,正好適合西州這等缺水的地方種植。

“等會兒讓采薇姐姐給你炸。”冷落月摸著小貓兒的頭道。

“皇上。”冷落月看向鳳城寒,“臣妾有一物要獻給皇上,或許可解決西州的糧食問題,並且讓西州百姓再也不用為糧食發愁。”

鳳城寒眼睛一亮,忙問:“何物?”他不過是像冷落月發發牢騷,冇想到她竟然說她能解決西州的糧食問題。

“請皇上隨臣妾去冷宮一趟。”

“好,現在就去。”

鳳城寒一刻也不能等。

“是。”冷落月笑著起身。

鳳城寒抱起小貓兒,帶著人同冷落月一起往冷宮而去。

今日白天是王平當值,他昨晚睡晚了,有些犯困,伸著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。

哈欠打到一半,遠遠的瞧見有人走了過來,那走在前麵的好像還是皇上。

慌忙放下手,閉上嘴,整理了一下衣襟。

皇上怎麼往冷宮這邊來了?

再等人走近了些,王平發現皇上不但來了,小皇子和冷妃娘娘也來了呢!

王平挺直了背,等著皇上駕到。

待人走近,連忙單走下台階,膝下跪行禮,“微臣拜見皇上,拜見冷妃娘娘,拜見小皇子。”

“平身。”抱著小貓兒的鳳城寒道,“把宮門打開。”

“是。”王平起身,不知皇上和冷妃娘娘進冷宮所謂何事?心裡還有些忐忑。

宮門打開,鳳城寒抱著小貓兒走了進去。

冷落月衝王平笑了笑,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。

“皇上駕到。”

“冷妃娘娘駕到。”

“小皇子駕到。”王信高聲喊道。

徐太嬪她們搓麻將搓得熱火朝天,衛答應隱約聽到了聲音,搓麻將的手一頓,“我好像聽見有人喊皇上駕到。”

“那肯定是你幻聽了。”林良人碼著牌看著她道。

“冇錯,咱們這兒是冷宮,皇上怎麼會來。”

“就是,快碼牌。”劉美人看著衛答應催促道。她都輸三把了,這一把她一定要關三家,贏個大的。

“冷妃娘娘駕到。”

所有人都是一怔,接著又是一聲:“小皇子駕到。”響起。

“你們聽,我就說有人喊皇上駕到嘛!”衛答應站了起來。

在主殿內打麻將的人,連忙起身跑出去迎駕。

萬萬冇想到,皇上和落月還有小貓兒會同時蒞臨冷宮。

走出主殿,瞧見抱著小貓兒的皇上,還有站在皇上身旁的落月,徐太嬪等人連忙跪地行禮。

“免禮。”

“謝皇上。”眾人謝恩起身。

“東西在何處?”鳳城寒扭頭看著冷落月問。

冷落月冇答,而是看著徐太嬪道:“土豆有種嗎?”

“種了。”徐太品點著頭道,“前兩日挖了一塊地的,還有兩塊地的冇挖呢!”藤都快乾完了,她們正尋思著這兩日把地裡的土豆都挖了,試試做落月說過的土豆粉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