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太後都被皇上幽禁了,且不說他的身份會不會暴露,他就算想出宮都難了,難道他要一輩子在這宮裡當一個假宮女,日日對這人老珠黃的太後不成。

“崔嬤嬤,崔嬤嬤……”太後大聲地呼叫著崔嬤嬤。

崔嬤嬤匆匆走了進來,臉上也是愁雲慘淡。

“太後孃娘有何吩咐”

“去,找皇上來,哀家要見皇上,哀家要見皇上……”太後渾身顫抖地重複道。

崔嬤嬤:“……是。”

她福了福,轉身出去,向侍衛表達了太後想見皇上的意願,侍衛說會幫忙傳話。

但是冇過一會兒,侍衛就進雲祥宮回話了,說皇上正在用膳,不便來見太後孃娘,今日也累了,讓太後孃娘好生休息,若是得空,便會前來。

太後聽到崔嬤嬤的回稟後,當場便氣得白眼兒直翻,暈死過去。

恰好禦醫來了,看到雲祥宮的侍衛和氣暈的太後有些懵。

再把太後紮成刺蝟後,還是成功的把怒急攻而厥過去她給紮醒了。

太後滿頭銀針,雖然醒了一時卻也說不出話,但身體卻在輕顫,禦醫隻能一個勁兒地讓太後放鬆莫要激動。

冷宮內,燈火通明,用過晚膳,冷宮裡的廢妃們,正聚在主殿內打著麻將。

“五筒。”

“碰,三筒。”

“嘿,胡了。”胡牌的徐太嬪高興得拍手。

林良人數了十文錢,拍在桌子上,看著徐太嬪道:“你可真是老奸巨猾,竟然出五筒引我打三筒。”

徐太嬪得意地晃著腦袋,“這叫技術。”

坐在徐太嬪身後的馬太妃起身道:“大小姐技術好,好了,該我了。”

她們湊了四桌,但多出了兩個人,有兩桌就打的放炮下。

林良人不情願地站了起來。

“本宮不進去,本宮要見皇上,要見皇上。”

“嗚嗚,皇上,你對玉蘭好狠啊!”這話是被禁足的蘭嬪嚎的,因為容尚書向夜王投誠了,所以原本被禁足的蘭嬪容玉蘭,也跟著蘇昭容她們一起被打進了冷宮。

聽到哭喊聲,殿內的人皆是一愣,接著便紛紛站起,走了出去。

走到廊下,便瞧見太監再拖著幾個衣衫淩亂,髮絲散亂的女人往冷宮裡走。

這是又有人被打入冷宮了?

徐太嬪她們見這麼多人被打入了冷宮,頓時都皺起了眉,她們冷宮現在很美好,也很和諧,不想有些不懂事的人進來享受落月和她們建起的美好冷宮,更不想被她們破壞了冷宮的和諧。

“怎麼一下進來這麼多人?”劉美人擰著眉抱怨道。

“怎麼你們還不想要”負責送人來的小總管聽見這話,笑著問。

徐太嬪嫌棄道:“進來的肯定都是攪事精,咱們冷宮現在這麼好,誰想要這些攪事精進來”

“就是……”衛答應她們紛紛附和道。

蘇昭容和蘭嬪她們安靜了下來,麵麵相窺。

她們這是被嫌棄了嗎?

被打入冷宮已經夠悲傷難受了,冇想到她們還被冷宮裡的這些老廢妃們給嫌棄了。

可惡,好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