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剛把小貓兒拿下來,放在中間,拉了拉被子,上方便響起一個戲謔的聲音:“你不是不睡床嗎?”鳳城寒醒了,因為是睡到中途醒的,聲音有些沙啞透著一股子慵懶。

雖然鳳城寒喪常在嘲諷她,但冷落月還是覺得這個聲音很好聽,若是在現代聽到這樣的聲音,一聽會有一大堆人,尖叫著說耳朵懷孕了。

夏遙有些尷尬地道:“我冷。”

打臉來得太快,就像龍捲風,半夜爬床還被狗皇帝給抓到了,這簡直就是尷尬他媽給尷尬開門,尷尬到家了。

“你為何不願與朕一起睡?”也許是夜太靜了,鳳城寒鬼使神差地問起這種類似於談心的話來。

“皇上說的是那個睡?”下意識的脫口而出。

鳳城寒有些無語地閉了閉眼,“就這樣睡。”

哦,明白了,“因為皇上不喜歡臣妾呀!臣妾不想跟不喜歡臣妾的人睡一張床上。”冷落月覺得自己的這個理由很完美,因為狗皇帝不可能喜歡她,所以這個理由她可以用到明年,後年,大後年。

鳳城寒沉默了幾息,輕聲道:“你想讓朕喜歡你,想要朕的心,難道不應該來取悅朕,討好朕,讓朕喜歡上你嗎?”

夏遙皺了皺眉,為什麼她和狗皇帝有一種在談心的感覺呢?

她說:“如果要讓一個人喜歡上自己,得到一個人的心,要通過取悅和討好的方式,那豈不是太卑微了?”

“而且,單方麵的付出,到最後不過是感動了自己而已,還是雙向奔赴才更美好珍貴。”夏遙嘴上這麼說,心裡卻在想:想要我卑微的討好你,取悅你,做你的春秋大夢吧!姑奶奶不是那樣的人。

鳳城寒:“雙向奔赴?”

“就是臣妾喜歡皇上,皇上也喜歡臣妾,我們彼此付出感情,成為彼此的依靠……啊哈……”冷落月說著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。

昏暗的燈光下,鳳城寒的嘴角微微揚了起來,看吧,她又說喜歡朕了。

彼此付出感情,成為彼此的依靠,聽著倒是挺美好的,但是他還不需要依靠一個女人。

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冷妃,因為他從來冇有喜歡過誰,也不知道什麼才叫做喜歡。

但是可以確定的是,他現在不厭惡冷妃了,跟她相處的時候,比跟其他妃嬪相處的時候更讓他感到舒服自在。

對他而言冷妃和儷妃她們是不一樣的。可能是因為他的身體,對她不排斥,所以她纔會顯得不一樣。

他的身體隻對冷妃不排斥,能和他行周公之禮的人隻有冷妃,她也是他唯一的兒子的母妃,或許他應該試著去喜歡冷妃……

鳳城寒在腦子裡思考了許久,輕聲道:“或許……朕可以試著去喜歡你。”

說罷,鳳城寒便等著冷落月高興得找不著北地說:“真的嗎皇上?”

等待的同時,嘴角還抑製不住地朝上揚,然而回答他的卻是,一陣輕微的呼嚕聲。

“呼……”

鳳城寒剋製地抿著唇,太陽穴跳了跳,生氣的想:算了,這個睡得比豬快,還打呼嚕的女人,朕還是不要喜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