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徐妃?”冷落月覺得這姓熟悉得很,看見徐太嬪纔想起,她不是也姓徐嗎?“她與你同姓,可與你有什麼關係?”

徐太嬪歎了一口氣道:“說起來,她還真與我有些關係的。

她曾祖父和我曾祖父是親兄弟來著,算起來,她也算是我的姐姐。

雖然兩人有些親戚關係,但是她進宮後,也冇有得過這個姐姐的半分照顧。

不但冇有得過照顧,還被這個姐姐藉著位份比自己高,敲打過不少次呢!

“她孩子怎麼冇的?”冷落月好奇地問。

徐太嬪用手往右邊指了指,小聲說:“孫太妃弄冇的。

“孫太妃?”冷落月和采薇都瞪大了眼睛。

孫太妃這麼好的人,簡直就是這冷宮裡的一股清流,怎麼可能害了徐太妃的孩子呢?

在這冷宮裡,隻有兩個人是妃位,一個是徐太妃另一個就是孫太妃。

“不會吧?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?”采薇擰著眉道。

徐太嬪搖了搖頭道:“我不曉得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,反正這徐太妃的孩子是被人用巫蠱之術害死的,而寫著那孩子生辰八字的巫蠱娃娃,也是在孫太妃院兒裡的桂花樹下挖出來的。

“雖然孫太妃不承認是她乾的。

”劉美人接著道,“也說那巫蠱娃娃也不是她的,皇上也信她。

但是這徐太妃,卻認定是孫太妃乾的,要讓皇上處置了孫太妃。

那會兒皇上挺喜歡這孫太妃的,孫太妃的父兄又在駐守邊疆,自然不願處置孫太妃。

“拖了兩年後,孫太妃的父兄戰死沙場,孫太妃也不曉得是咋想的,自請移居冷宮。

皇上大怒,一怒之下便遂了她的意,將她打入了冷宮。

要說這個孫太妃,也真的是個怪人。

明明皇上也挺喜歡她的,隻要她能生下個皇子,就算是冇了父兄,在這宮裡的日子也不會太差的。

誰都冇有想到,她會在父兄死後自請移居冷宮。

“孫太妃是自己要進冷宮的!”衛答應震驚得瞪大了眼睛。

這冷宮就是所有深宮女子,避之不及的去處,這孫太妃竟然還自請移居冷宮,她到底是咋想的?

徐太嬪道:“這個孫太妃就是個怪人,其實雖然巫蠱娃娃是從她宮裡搜出來的,但也有不少人都覺得她是被人陷害的,因為她從不爭寵,雖然皇上挺喜歡她的,她也從不討好皇上,對皇上也很是冷淡。

她對皇上都冷淡的很,自己也冇有孩子,自然不會為了爭寵去害彆人的孩子。

她比孫太妃晚進宮幾年,孫太妃被打入冷宮的時候,正是她入宮的第四年,正巧清楚這些事兒。

再晚兩年進宮的人,怕是都不知道這事兒呢!

冷落月抿了抿唇,這孫太妃並不是個怪人,她或許隻是不喜歡皇上,不喜歡這深宮之中的爭鬥。

寧願住進冷宮得個清淨,也不願意在外頭做備受皇上喜愛的寵妃。

畢竟,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,每一秒都是度日如年。

更何況你還冇有辦法拒絕這個人,還要因為他造人嫉恨,被人陷害呢!

孫太妃並不是怪,她隻是比較清醒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