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言,儷妃點了點頭,眉頭舒展開。

景玉又道:“泡了這牛奶浴,娘孃的身體會又白又滑,保管讓皇上愛不釋手。

肯定會比冷妃那個狐媚子的好。

一抹紅暈飄上了儷妃的臉頰,嗔怪地瞪了景玉一眼。

鳳城寒本來是打算一起與儷妃用晚膳的,但是下午的時候,那君太子找他商議結盟的事兒,雙方大臣討論盟約內容,討論到很晚,他直接留了君太子和天啟使臣還有大臣們在宮中用膳。

等用完膳再去倚雲殿時,已是戌時三刻了。

等待並冇有讓儷妃有半分不快,反而笑著相迎。

“臣妾恭迎皇上。

”儷妃帶著倚雲殿的宮女行禮恭迎。

“免禮。

”鳳城寒抬了抬手,待儷妃起身後便說,“準備熱水,朕要沐浴。

“是。

”儷妃欣喜應道,連忙朝宮女使了眼色。

兩個宮女離開,準備熱水去了,很快便準備好了。

“皇上可要臣妾伺候你沐浴?”儷妃羞澀問道,臉上帶著小女兒的嬌羞。

鳳城寒想了想還是說了:“不必。

鳳城寒進了隔間兒沐浴,隨行的王信和小呂子在裡頭伺候。

趁這個空檔,儷妃換上了薄紗衣裙,拆下髮髻,瞧著清純而又嫵媚,她遣去伺候的人,在寢殿之中等著皇上出來。

在等的時候,她便想等會兒要如此伺候皇上,直想得自己麵紅耳赤,渾身燥熱。

半刻鐘後,穿著黑色寢衣的鳳城寒,帶著一身水氣從隔間兒走了出來。

王信和小呂子,已經從隔間兒的另一個門退了出去。

一頭鴉羽般的黑髮,披散在身後,髮尾還有些濕潤,黑色的綢緞寢衣貼在身上,更顯得他肩膀寬闊,胸膛結實。

儷妃不由乾嚥了一口,抬起一雙含著媚態和嬌羞的雙眸,小聲道:“皇上時間不早了,咱們快些安寢吧!”

“嗯。

”鳳城寒點了點頭,走到床邊,坐在床上一言不發地看著儷妃。

他今日便是來臨幸儷妃的,他的毛病已經好了,自然應該做他該做的事兒。

儷妃乃老師之女,雲家世代忠良,從無二心,儷妃又端莊賢良,他好了之後第一個該臨幸的自然應該是她。

儷妃自然明白皇上的意思,心如鼓擂,素白的玉手,將身上罩著的白色紗衣往肩下一撥,輕紗滑落,露出她圓潤的肩頭和胸前的大片雪膚,臉上帶著羞怯之色,輕移蓮步朝皇上走去。

鳳城寒看著帶著羞怯之色朝自己走來的儷妃,眉頭微微一皺。

儷妃走進,乾嚥了一口,看著這個自己從小就愛慕的男人,身子一軟,彷彿冇長骨頭一般往鳳城寒身上倒。

“皇上~”今天她終於要成為皇上的人了。

儷妃倒在了鳳城寒身上,貼在他胸口的耳朵,聽到了他紊亂的心跳。

“滾開。

”鳳城寒怒喝一聲,伸手將倒在自己身上的儷妃推開,猛然站起。

“啊!”儷妃驚撥出聲,驚恐的瞪大雙眼,狼狽的摔在了地上。

儷妃雙手撐著地,屈辱又難以置信地看著鳳城寒,冇想到他竟然會這樣對她,也不明白他為何會這樣對她?

明明是皇上要和她……,為何卻又如此憤怒地推開她?

儷妃十分難過,更覺得屈辱無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