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殿外守著的采薇聽裡頭冇聲兒了,估摸著是小皇子已經睡著了,便輕輕地敲了敲們,小聲問:“皇上,娘娘,要奴婢進去將小皇子抱出來嗎?”

小皇子不跟娘娘一起睡,睡不著,如今睡著了抱出來總可以了吧!

聽見采薇的說話聲,冷落月臉上的表情一僵,閉著眼深吸了一口氣,采薇你可真是一個儘職儘責的好宮女啊!

鳳城寒看著冷落月不說話,自然冇錯過,她閉眼吸氣的動作,認為她這是因為小貓兒被抱出去後後要發生的事兒而緊張了。

“不、不用。

”冷落月壓低聲音,“小貓兒覺輕,一抱就該醒了。

采薇:……認真的嗎?這麼說話小皇子都冇醒,還覺輕。

她懷疑娘娘是在騙她,但是她又冇有證據。

她難道不應該讓采薇將小貓兒抱出去嗎?鳳城寒神色疑惑地看著冷落月,很想在她的腦殼上開個大洞,看看她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。

冷落月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,卻還是笑著道:“臣妾是很想伺候皇上的,可是小貓兒在這兒,實在不便,所以……咱們還是早些睡吧。

說罷,冷落月便躺平,被子往上一拉,閉上了眼睛。

其實她也不必表現出一副很迫切的樣子讓狗皇帝厭惡,隻要有小貓兒這個絕世大寶貝在,狗皇帝留宿冷香宮也乾不了啥,哈哈哈……

鳳城寒擰著一雙不濃密的劍眉,盯著冷落月的側臉看了許久,直到眼皮沉重,才側過身閉上了雙眼。

冇過多久,寢殿內便響起了三道平穩而又均勻的呼吸聲。

月入中天,守在寢殿外的宮女和太監都打起了哈欠。

一陣風吹過,從窗戶的縫隙吹進寢殿內,吹得油燈裡的火苗晃了晃。

睡在床上的鳳城寒擰著眉心,神色有些痛苦,似乎陷入了夢魘之中。

夢裡鳳城寒變成了一隻大老虎,在鬱鬱蔥蔥的森林裡奔跑著,在他身後有一群流這涎的大灰狼長在追趕著他。

“嗷嗚嗷嗚……”大灰狼邊追邊叫。

雖然他聽不懂獸語,但是卻知道大灰狼是在喊:“我要咬斷你的腿。

不想成為斷腿虎的他拚命的奔跑著,忽然他的腳被石頭絆了一下,在草地上打了個滾,躺在了草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