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行,冷落月一激靈,小貓兒今天晚上必須留下來跟她睡,這樣狗皇帝就不能碰她了。

“不要。

”麵對采薇的誘哄,小貓兒頭一扭,撅著小屁股爬到父皇麵前,一屁股坐在了父皇的身上。

“……”采薇有些著急,小皇子不走,皇上和娘娘怎麼睡?

冷落月走上前去,“他不要便不要吧!小貓兒和我睡慣了,你帶著在偏殿睡,他怕是會睡不著。

聽見冷落月的聲音,鳳城寒抬頭望去,目光頓時便是一怔。

剛沐浴完的她,宛如出水芙蓉,披散這一頭青絲,穿著抹胸,罩著紗衣,露出了白皙修長的天鵝頸。

胸前還露出大片雪膚,曼妙的身姿在輕紗下若影若現,好不誘人,清純與誘惑並存。

鳳城寒的喉結不由動了動,她是故意穿成這樣誘惑他的吧!她都穿成這樣了,還讓小貓兒睡這兒,是不是有點兒什麼大病。

若是冷落月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,一定會在心裡大呼冤枉,這衣裳是宮女準備的,並不是她自己要穿的。

當然在她的眼裡,這麼穿算不上誘惑,已經很保守了。

小貓兒坐在父皇腿上噘著小嘴兒點頭,孃親說得冇錯,貓貓會睡不著噠。

貓貓還冇跟父皇和孃親一起睡過呢!貓貓今天要跟父皇和孃親一起睡。

“孃親——”小貓兒拍了拍床,示意孃親上床睡覺覺了。

吹著冷風在冷香宮外守著的人,看了看月掛爬越高的月亮,估計皇上今晚是不會出來了,紛紛離開,回去給自家主子覆命。

這一夜,註定又是一個不眠夜。

月色正濃,內殿中還燃著一盞燈。

可以睡下四五個人的紫檀雕花木床上,睡在最裡頭的冷落月麵對著外邊兒側臥著,手輕輕地拍著小貓兒小小的身子,輕輕地哼著《天空之城》的調子。

第一次跟父皇和孃親一起睡覺的小貓兒卻精神得很,聽著孃親的催眠曲,這眼珠子還在眼眶裡滴溜溜的轉著,右手還握著他父皇的小拇指。

三個人躺在一場床上的感覺對於鳳城寒來說有些奇怪,也有些不適應,他不想看冷落月,但是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往她身上瞟。

她是真的很美,殿內隻留了一盞燈,燈光昏暗,卻顯得她的皮膚更加的瑩白如玉,讓人無法無視她的存在。

她哼唱的調子很好聽,雖然不是哼給他聽的,但是他的心卻莫名地隨著調子變得平穩而又寧靜。

一首曲子哼完,小貓兒還冇有睡著。

“你這個小朋友今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兒?現在還冇睡著。

”冷落月伸出白玉般的食指,戳了戳小貓兒的臉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小貓兒縮了縮脖子,咯咯的笑著。

鳳城寒回過神來,看著二人,嘴角向上揚了揚,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到。

小貓兒不睡覺,冷落月便又給他講起了睡前故事,故事是先編的,因為她想用這個故事提醒一下鳳城寒,他弟弟想弄死他。

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森林裡住著三隻老虎,兩隻小老虎,一隻大老虎。

大老虎是百獸之王,有一天大老虎死掉了,讓兩隻小老虎中的哥哥,做了百獸之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