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妃嬪們對視了一眼,眼中閃過一抹嘲笑這色,太後還真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出風頭呢!在為天啟使團辦的接風宴上,也打扮得像一隻開屏的孔雀一般,和年輕人爭奇鬥豔。

她或許是覺得自己覺得美豔無雙,在旁人看來,不過是為老不尊罷了。

“這邊是天啟的君玄太子吧?”太後走到君玄麵前停下了腳步,含笑看著他問道。

君玄衝她揖手一禮:“正是,君玄見過太後孃娘。

他身後的使臣們,也跟著行禮。

太後笑道:“哀家早就聽人說天啟人傑地靈,如今見著君玄太子,才知果真不假。

“太後孃娘謬讚了。

”君玄閉著氣,客氣地說道。

娘呀!這天元太後身上也太香了,都快把他給香暈過去了。

鳳城絕看了一眼太後身邊的鳳城夜向君玄介紹道:“這位是六王爺鳳成夜,旁邊的是夜王妃。

秦雪瑤抬起一雙秋水明眸快速地看了鳳城絕一眼,又低垂著眼眸,隨著行揖手禮的鳳城夜衝那天啟太子福了福。

君玄揖手還禮,多看了夜王妃兩眼,這殿中也就這夜王妃最好看了,坐在上頭的那些後妃都不及她,雖然隻著素雅裝扮,卻也比那些濃妝豔抹打扮華麗的後妃貴女們更吸引人的眼球,就像是姹紫嫣紅中一株潔白的幽蘭。

看來這天啟皇上不行啊!這最好看的竟然成了弟弟的媳婦兒,像他父皇最好看都成了他後宮的妃子。

太後換了嬤嬤扶著上了踩著台階上了平台,妃嬪們皆在位置上站著,待太後走上來了,屈膝行禮。

太後淡淡地掃了妃嬪們一眼,看到這一張張嬌豔光滑的臉,又想起自己照鏡子時看到的臉上的皺紋,眼中閃過一抹嫉妒之色。

方纔因為那天子太子盯著自己瞧而產生的好心情,瞬間散了個乾淨,心裡煩躁不已。

就算她打扮得再豔麗華貴,也比不過這一個個皮膚光滑,身段似少女的年輕女子名,這人為什麼會老呢?

太後抬了一下手,繞到鑲著金邊兒的桌子後落座。

夜王和夜王妃坐在了左側的第一個位置,旁邊坐著的是長安王夫婦,齊嫣被太監給糟蹋的事兒,已經傳遍了整個皇城,連門都不敢出了,自然也冇臉來宮中赴宴。

一些坐得離長安王較遠的人,也在小聲地談論著這件事兒,時不時地抬頭看上長安王和長安王妃兩眼,眼中帶著同情和幸災樂禍。

馬才人和打扮得像小仙女兒似的十一公主也入了常樂殿,門口通報的太監冇有認出二人來,所以也冇有通報。

二人無人注意,也不知道自己該坐哪兒,在殿中尷尬地站了好一會。

倒是禮部派去通知她們今日要來赴宴的管事宮女認出了二人,引二人上了平台,給太後行禮後,坐了左側第一排的一張桌子。

母子二人坐定後,也顯得十分拘謹,馬才人的一雙眼睛,更是不敢亂看,就怕人覺得東看西看的她冇見過世麵。

“那便是十一公主吧!”有貴女看著坐在上頭的少女說。

“應該是了,瞧那拘謹樣,瞧著不像個公主,倒像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小門小戶的小姐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