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個王爺都表態了,人家王爺都不嫌牛痘醃臢,也不怕接種牛痘之後會有什麼問題,你其他人還有好嫌棄的。

三分之二以上的大臣也紛紛表態,說願意接種牛痘,剩下的那三分之一見此,也隻得心不甘情不願的隨聲附和。

鳳城寒甚是滿意,龍心大悅,又道:“說出此法的冷氏,和進行驗證的太醫院禦醫皆有功,有功自然便該賞,宣冷氏,太醫院院使,林禦醫,許禦醫進殿。

王信嚥了咽口水潤喉,高聲唱道:“宣,冷氏,太醫院院使,林禦醫,許禦醫進殿——”尾拖得老長不說,還拐了好幾道彎兒。

四人微低著頭,走進殿內。

鳳城絕和鳳城泓扭頭朝後看,隻見身穿粉色宮女裝的冷落月低著頭,跟在陸院使等人身後漸漸走近,看不到她的五官,隻能看到她瑩白如玉的耳垂和側臉和一小節脖子。

“五皇萬歲萬歲萬萬歲……”

四人走到殿中,除冷落月外,其餘三人都行了跪禮,隻有她微微屈膝行了萬福禮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個入殿不跪的廢後身上,不少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,這廢後金鑾殿麵聖竟然不跪。

“大膽宮女,見了皇上竟然不跪。

”容尚書指著冷落月嗬斥道。

見著皇上不行跪禮,不但不合規矩,更是對皇上不敬。

鳳城寒鳳眼微眯,不悅地瞥了容尚書一眼,冷冷地道:“她腿腳不好,朕早已給了她恩典,見著朕不必行跪禮。

“……”容尚書一噎,瞳孔縮了縮,這廢後果真是妖女,竟已將皇上迷惑至此。

文武百官臉上都閃過一抹詫異之色,他們所認識的皇上,可從不是什麼仁慈的君主,卻憐惜這廢後腿有疾,免了她的跪禮。

右相的腿疾都患了好幾年了,一到陰雨天幾乎不能行走,也冇見皇上免了右相的跪禮。

可見,這廢後在皇上心裡還是有些不一樣的。

“平身。

“謝皇上。

”陸院使他們謝恩起身,冷落月也直起腰,抬起了頭,雙眼平視前方。

“嘶……”殿中響起了一陣倒吸氣的聲音。

工部尚書耳根微紅,目不轉睛地盯著與陸院使他們並排而戰的廢後,心道:“這廢後果真是妖女。

鳳城絕的臉上也露出了驚豔之色,這人還是皇嫂冇錯,五官也冇有改變,但是看著就是比在以前好看了不少。

眼睛純淨明亮,肌膚白皙細膩,宛如上等的羊脂白玉,好看得讓人移不開眼。

“皇嫂原來這麼好看的嗎?”鳳城泓乾嚥了一口,小聲嘀咕道。

眼前的人確實是他在冷宮見過的皇嫂,可是他之前怎麼不覺得皇嫂這麼好看。

張肅官職低排在後麵,看不到冷落月的臉,隻知道前排的那些大人倒吸氣是因為看到了娘孃的臉。

見前排的大臣,皆目不轉睛地盯著冷落月瞧,一些年紀輕一些的,臉上還帶著可疑的紅暈,鳳城寒麵露不悅之色,直想讓這些大臣都背過身去。

冷落月發現不少大臣都在看她,也不惱,也不羞,就大大方方的站著讓他們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