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落月坐了一會兒,林良人她們回來了,見她在,熱絡的和她打了招呼,還來逗了逗小貓兒。

“幾位姐姐可有興趣,一起跟著我做玩偶賺銀子?”冷落月看著林良人她們問道。

因為林良人她們和王婕妤差不了幾歲,所以她也像喚王婕妤一樣喚她們姐姐。

其實,她會跟著王婕妤來吃茶,也是為了拉冷宮支線任務的進度,想拉王婕妤跟她一起賺銀子的。

林良人她們都看了看王婕妤,笑著搖了搖頭道:“我們不缺吃不缺穿的,也不需要賺銀子。

隻要跟著王婕妤,她們便有吃有穿,在這冷宮裡的日子過得也是比其他人滋潤的,她們乾嘛還要自己去勞心勞力的做事兒賺銀子呢!

冷落月又看向了王婕妤,那眼神分明在問:“王姐姐呢?”

王婕妤笑著道:“我也不需要賺銀子。

冷落月道:“雖然幾位姐姐都不缺吃穿,也不需要銀子,但是終日在這冷宮裡待著也無聊得很,找點兒事兒做,讓自己動起來,不但可以打發時間,也可以活動一下身體。

何才人說:“我們平日裡無聊的時候,也會一起彈彈琴,彈彈琵琶,吹吹笛子打發打發時間。

冷落月雙目微睜,她們還會彈琴,彈琵琶,吹笛子?也對,這古代的大家閨秀,那個又不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。

不像她,同樣是長了一雙手,人家是能彈琴,能吹笛,可是她呢?就隻會劈裡啪啦地敲鍵盤。

不過,這倒是給她來了些靈感,以後她可以在冷宮裡組個樂隊,負責彈唱。

然後她再來教其他人跳廣場舞,這樣不但能給這冷宮裡的人枯燥無味的生活增添樂趣,還能使她們的身體得到鍛鍊。

她小時候,是跟著奶奶長大的,曾跟著她奶奶混跡小區周圍的各大廣場舞圈兒。

從小耳濡目染,她的廣場舞跳得也是相當的奈斯。

為了不製造噪音擾民,她奶奶所在的廣場舞隊,好幾年前就換上了戴耳機跳舞,而她獲得的第一筆稿費,就用來給奶奶買耳機。

見王婕妤她們都冇有跟著自己一起賺銀子的打算,冷落月也就冇有再說了。

小貓兒也在她說話的時候睡著了,她便先帶著小貓兒回去了。

回去後,她把王婕妤給的糕點,分給了采薇和徐太嬪她們吃。

月上柳梢。

儷妃穿著一身繡著粉色桃花的白色重紗宮裝,一頭烏髮,一半梳起綰了個單螺,插了根簡單的白玉簪子,剩下的一半,如黑色瀑布一半垂在身後。

圓圓的鵝蛋臉上施這薄粉,畫著柳葉眉,櫻唇上,摸著一層薄薄的口脂,整個人裝扮得十分素淨雅緻。

她如今掌管著六宮,平日裡裝扮得是比現在要豔麗華貴幾分的,不然壓不住人。

下午皇上派人來說了,晚上會留宿倚雲殿,她才裝扮成了這樣,因為她知道,皇上喜歡人打扮得素淨一些,不喜歡太過豔麗的裝扮。

“娘娘,可要熏點兒香?”宮女景玉整理著儷妃的裙襬問道。

儷妃揚了楊下巴,看著等身高銅鏡中的自己,搖了搖頭道:“不用,皇上不喜歡人身上有香味兒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