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醜事兒被人傳出,城中百姓皆對齊冀這個長安王世子議論紛紛,對長安王府指指點點。

還有那骨頭硬的言官,在早朝時彈劾長安王管家不嚴,教子無,縱子作惡。

就因為這長安王世子,入夜後京都女子都不敢出門了。

長安王氣得七竅生煙,京都女子入夜後不敢出門關他兒子什麼事兒?那個正經女子又會在入夜後出門?

有人彈劾,彈劾的還是真的,這做皇帝的自然不能處置,於是鳳城寒便罰了長安王一年的俸祿。

罰了長安王,鳳城寒心情大好,下朝後還去禦花園轉了轉。

用過早膳,冷落月便牽著小貓兒的小手手,在庭院裡練習走路。

他這兩條小短腿兒,總是往大門口邁。

“你是想出去嗎?”冷落月低頭問他。

小貓兒伸出手,指著門奶聲奶氣地道:“孃親——區去。

冷落月皺著眉理解小貓兒的十級嬰語,嗯……他說的應該是出去。

話說她們住進龍翔殿這麼久,也就太後召喚的時候抱著小貓兒出去過,小貓兒估計也在這龍翔殿裡待膩了,想要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。

小孩子這個時候,正是認識這個世界的時候,是該多看,多接觸一下其他事物與人的。

采薇在廚房忙,冷落月便自己抱著小貓兒出了龍翔殿。

走出龍翔殿時,她很明顯的看到小貓兒的眼睛亮了一下。

冷落月抱著小貓兒去了禦花園,遇到的宮女太監,皆會對小貓兒行禮喚上一聲小皇子,然後一步三回頭的離開。

都說人間四月芳菲儘,但是這禦花園裡,依舊有許多花盛開著,姹紫嫣紅,好不嬌豔美麗。

彩蝶蜜蜂在花間追逐嬉戲,好不熱鬨。

一隻漂亮的彩色蝴蝶,飛到了小貓兒麵前。

小貓兒伸出手,指著蝴蝶刀:“蝶蝶——”

蝶蝶?爹爹?這樣叫可不好,不知道還以為他在管蝴蝶叫爹呢!冷落月連忙糾正:“不是蝶蝶,是蝴蝶。

小貓兒歪著頭像是想了想,又開口喊著:“虎爹——”

虎爹,我還狼爹呢!冷落月的眼角抽了抽,耐著性子道:“是蝴蝶,不是虎爹。

來跟著娘一起拚,喝屋蝴,蝴蝶。

小貓兒淡淡的兩條眉毛,糾結地擰在了一起,“喝糊糊——”

為什麼要喝糊糊?貓貓不喜歡喝糊糊,喜歡喝內內。

冷落月:“……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氣,罷了,一個纔不足一歲的小朋友,她就不要求人家發音有多標準了。

“不管是蝶蝶,還是虎爹,你開心怎麼叫就怎麼叫吧!”做小朋友嘛,最重要的就是開心。

“虎爹。

”小貓兒伸手去抓還不打算飛走的蝴蝶。

蝴蝶在快要被他的手碰到時,飛高了,落在了冷落月的發間,就如一朵天然的蝴蝶髮飾一般。

冷落月隻以為蝴蝶飛走了,小貓兒一直看著蝴蝶,所以知道蝴蝶落在了孃親的頭上,他仰頭看著蝴蝶道:“孃親——泥、油虎爹……”

“我可冇虎爹。

”冷落月笑著道,“我們家你外婆當家,你外公是個耙耳朵,充其量是個貓爸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