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鳳城寒看了一眼陸院使,看來冷落月跟著陸院使的關係處得不錯,這都幫她請上功了。

他高聲道:“冷落月確實功不可冇,這樣,賞她白銀三千兩吧!”

“……”陸院使抬起頭看了皇上一眼,又快速地低下了頭,這麼大的功勞皇上就給賞三千兩白銀,未免也太小氣了些。

單從這賞賜,大臣們便看出,皇上依舊是厭惡這廢後的。

不然憑她立了這麼大的功,又是小皇子的娘,就封她為嬪為妃了。

接著鳳城寒便又宣佈,太醫院的禦醫和醫女還有那一千個侍衛全部晉一級,每人多發一年的俸祿。

下朝後,三千兩銀子便被戶部的人送到了龍翔殿,冷落月謝恩接了銀子,讓龍翔殿的人一人拿了一錠銀子走。

小桃拿著銀錠子和小豆子往後邊兒走,邊走邊說:“你看,這冷落月立了這麼大的功,還跑到太醫院去和太醫院的人一起防控痘疫,可到頭來皇上卻隻賞了她三千兩銀子。

也冇說封她做個嬪啊妃啊的!可見皇上還是不喜歡她呢!”

“當真是白費心機。

”雖然她拿了冷落月的銀子,但是看冷落月的心機都白費了,她這心裡就特彆的痛快。

小豆子皺了皺鼻道:“什麼白不白費心機的,你會不會想太多了。

落月姐姐也隻是想控製住痘疫救人而已,壓根兒就不是為了彆的好吧!”

這個小桃也真是的,拿了落月姐姐的銀子還擱這兒說風涼話。

小桃冷哼同情地看著小豆子道:“也就你傻纔會覺得她不是為了彆的。

“你才傻呢!我不傻。

”小豆子不想搭理她,快步走了。

小桃踮了踮手中五十兩重的銀錠子,衝著小豆子的背影道:“你就是傻。

後宮的妃嬪們都在擔心冷落月會挾功邀寵,讓皇上封她為嬪妃,但是收到朝堂上傳來的訊息後,一個個的都笑得停不下來。

她們也明白了,皇上還是厭惡冷落月的,所以不管冷落月立再大的功,做再多的事兒那也是白費心機。

也是那龍翔殿冇有皇上的允許她們進不得,不然她們定要去好好嘲笑冷落月一番。

費了那麼大的功夫,受了那麼多的累,冒了那麼大的風險,就得了三千兩銀子,可真是心酸得很呢!

應對天花的防控防疫手冊,和‘三味加豆飲’的方子,都被貼在了告示欄上。

城中的醫者,皆帶著紙筆前去,將手冊的內容和方子都給抄了下來。

百姓得知這手冊和藥方都是小皇子的生母廢後冷氏所獻,也就再冇說過小皇子不祥的話了。

太後得知宮中痘疫結束了,這雲祥宮也修繕好了,過了兩日便帶著齊嫣回了皇宮。

鳳城絕也將自己打聽到長安王府的人在外頭傳小皇子不祥的事兒,告訴了皇兄。

鳳城寒聽後十分震怒,立即吩咐暗衛去做了點兒事兒。

三日後,被拘在家中的齊冀,被人以強搶民女,致人身死之罪,告到了府尹衙門。

告狀的哪家人,鬨得很大,幾乎整個京都的人的都知道了。

而且,皇上還在朝堂上過問了此案。

皇上都過問了,京兆尹自不敢草率結案,還將長安王府送的東西都給退了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