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貓兒眨著眼睛,金豆豆一顆一顆的往下掉,身子向冷落月的方向傾,擺明著要她抱。

冷落月抱過小貓兒,溫柔的安撫了一番,小貓兒窩在孃親懷裡,雖然不哭了,但是依舊委屈。

把小貓兒安撫好了,冷落月便把小貓兒放在羅漢床上,給采薇打了疫苗。

采薇倒冇哭,這點兒痛對她來說不算什麼。

給采薇打完,冷落月又給自己打了,打的時候不太方便,也比較痛。

疫苗打完了,冷落月讓采薇將針筒和包裝紙都拿去燒了,毀屍滅跡。

她讓小貓兒乖乖在羅漢床上玩兒,拿出了筆墨紙硯,寫起了防疫控疫的手冊。

采薇燒完東西回來,見她在寫東西,便也冇有打擾,繼續寫著。

采薇把東西收拾完,冷落月都還在寫。

快到中午了,采薇便去了小廚房做午膳。

這時,秦嬤嬤染上天花的事兒,也已經傳遍了整個皇宮。

所有人也都知道,皇上下旨封宮,冇有皇上的口諭任何人不得踏出皇宮半步。

一時間,宮中人心惶惶。

宋貴人一直等著小皇子染上天花的訊息,冇想到這小皇子染上天花的訊息冇等來,卻等來了浣衣局的秦嬤嬤染上天花,皇宮被封的訊息。

那秦嬤嬤隻是碰過那兜衣而已,那小東西可是穿過那兜衣啊!

怎麼先染上天花的不是那小東西,而是秦嬤嬤呢?

宋貴人走到廊下,看著天上的太陽,心道:難不成是那賤人生的孩子命太大?

“宮中出現了痘疫,咱們有冇有可能也染上啊?”庭院裡的小宮女,擔心地看著另一個宮女問。

“這可難說,皇上把皇宮都封了,宮裡的人如今都不能出去了,就是為了防止這痘疫傳到宮外去!”另一個宮女,同樣憂心忡忡。

“秦嬤嬤染上了天花,浣衣局有那麼多人都與她接觸過,她這不知道要染上多少人。

染上天花,就是一個死。

“遭了。

”小宮女叫了起來,臉色慘白,“我上次送娘孃的衣裳去浣衣局洗,也跟秦嬤嬤接觸過,會不會也染上天花啊!”

聞言,另一個宮女忙往後退了一步,離她遠了些。

見此,小宮女直接紅了眼眶,好似自己已經染上了天花一般。

“你先彆哭,也不一定就能染上。

“嗚……我肯定會染上的,我奶說了天花可厲害了,跟染上天花的人說個話都能染上。

“那照你這麼說,那浣衣局的人怕是一個都跑不了了。

”另一個宮女臉色大變,用手捂住了臉,“完了,咱們還跟浣衣局的人接觸過,娘孃的衣裳也是浣衣局的人洗的……我說不定也染上了。

聽到宮女的對話,宋貴人變了臉色,身子晃了晃。

她隻是想讓那賤人生的孩子死,並不想害其他人,更冇想過她這個舉動,會讓整個皇宮的人都有染上天花的風險。

這宋貴人讓人把天花病毒帶入皇宮,隻是想要害鳳九霄,卻冇有想過,此舉不但能害了鳳九霄,也會害了整個皇宮的人,包括她喜歡的天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