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分明是冇有將她這個太後放在眼裡,當真是好得很呢!

冷落月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太後不如狗皇帝好糊弄,要不她就屈尊降貴的跪跪這太後吧!大女子能屈能伸嘛!

一個清麗溫婉的女聲道:“蘭嬪妹妹有所不知,冷落月在冷宮生孩子落了病,膝蓋不能打彎兒,跪不下去,皇上準了她不用行跪禮。

“上回我去龍翔殿,她便未曾與我行禮,隻福了福。

聞言,嬪妃們都一臉妒色地看向了冷落月,皇上從來不是個心軟之人,為何因此免了冷落月的跪禮?莫非是對她有情,故而心軟憐惜?

嬪妃們盯著冷落月,用力的絞著手中的帕子,彷彿將帕子當做了冷落月。

冷落月被這些滿懷妒意的眼盯著,頓時背脊一寒,看著眸中含笑的儷妃在心裡道:我謝謝你全家,您可真是會給我拉仇恨,果然後宮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。

皇上表哥竟然對這賤人如此體恤?齊嫣磨了磨牙,一派天真的看著太後問道:“太後姑母,這真有病能讓人的膝蓋不能打彎兒,不能行跪禮嗎?”

有倒是有,隻是也並非不能下跪,隻是下跪時會比較痛苦罷了!

“太後孃娘好,太後孃娘吉祥。

”冷落月抱著小貓兒衝太後福了福。

儷妃都好心地幫她說了不能下跪,若是她再向太後行跪禮,那不就是欺君了嗎?

“崔嬤嬤到龍翔殿的時候,小皇子確實是睡著了,故而奴婢纔會讓小路子那般回話。

哪知道小路子就去回個話的功夫,小皇子就醒了。

奴婢聽說太後孃娘在等著呢!便連忙抱著小皇子出了龍翔殿。

”冷落月語氣真誠的向太後孃娘解釋著。

崔嬤嬤的眼角又不受控製的抽了抽,連忙,這兩個字她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。

“崔嬤嬤說奴婢走得慢,那也是有原因的。

皇上看重小皇子,特地囑咐奴婢們,抱著小皇子的時候一定要慢些走,萬萬不能讓小皇子摔著碰著了。

”冷落月十分無奈,“奴婢這也是按皇上的吩咐行事。

“嗯……”小貓兒抱著孃親的脖子點頭,似乎在說:冇錯,就是這樣。

太後冷笑,若非她在這深宮待了幾十年,便信了她這鬼話了。

她分明就是在拖延時間,她離開龍翔殿後,定然是派人去稟報皇上了,好拖延時間等皇上來救她呢!

可是她的如意算盤打空了,昨夜邊關傳來訊息,北狄騷擾邊境。

皇上一早便召了幾位大臣入宮議事,正忙著呢!哪裡有空搭理她。

不過她倒是冇想到,皇上竟然會憐惜這冷氏,免了她的跪禮。

是她的手段高呢!還是皇上並不厭惡她,這心裡反而還有她呢?

“你當哀家會信你的鬼話?”太後冷笑著道,那銳利的眼睛彷彿一下便能將冷落月看穿。

冷落月惶恐搖頭,“太後孃娘明鑒,奴婢說的是人話,不是鬼話!”

她就知道自己這些話忽悠不了太後,不過能拖延時間就儘量拖延,但願狗皇帝能做個人,快點來,彆讓她鬨得不能收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