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六子如實道:“今天上午儷妃娘娘去膳房發作了一通,負責做冷宮膳食和采購冷宮食材的人都被打了板子,還下了令,日後冷宮的膳食虛的按例來,不能剋扣。

以前可從冇有人過問過冷宮的事兒的,儷妃娘娘去膳房發作了那麼一通,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。

膳房的人都在猜測,這事兒肯定與廢後是有關的,肯定是她告了狀,畢竟是她出來後纔出的這事兒。

徐太嬪她們也想到了冷落月,定然是她與皇上說了什麼,這儷妃纔會管這冷宮的膳食之事。

“落月出了冷宮還想著咱們呢!”徐太嬪端著自己的膳食扭頭衝身後的姐妹們道。

劉美人等人都點了點頭,落月在皇上麵前還能說得上話,就代表她在外頭過得還行的,她們也放心了不少。

其實落月也用不著再為她們這些冷宮的人做什麼了,她們有銀子,冷宮裡養得也有雞種得也有菜,就算膳房不送膳食,她們在這冷宮裡也是能活得很好的。

不過膳房按例給她們送正常的膳食也是件好事兒,以後她們也可以自己做些菜,配著膳房的膳食吃。

繁華的京都,每一日都是熱鬨的。

正街得告示欄上,貼上了新的詔書,黃底黑字還加蓋了大印。

不管是識字的還是不識字的,都圍在了告示欄前。

一年輕書生,用手中的摺扇,指著告示欄上的詔書高聲念道: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:天元二百五十年,六月十五日,皇長子降生於世,由前皇後冷氏所出,取名鳳九霄。

此乃大喜之事,為與百姓同慶,免除今年賦稅四成。

佈告天下,鹹使聞之。

百姓皆驚。

“什麼?皇上有皇子了?”

前幾日他們還因老天降災惶惶不安,簽了萬民情願書,讓皇上立有福運的齊嫣郡主為後,化解災禍呢!皇上無後,乃老天降災,可這皇上突然昭告天下,已得了皇子,不就和那老道人說的老天降災對不上了嗎?

“皇上有皇子了,不就破了老天降災的後繼無人嗎?”

“皇上早有皇子,那老天降災的後繼無人根本就冇有應驗,可見就是謠言。

“這可不一定。

”一身穿褐色短打的男子,抄著手聳著肩膀道,“去年六月這皇長子就出生了,為何現在才說?莫不是皇上不想立齊嫣郡主為後,在外頭隨便找的個孩子。

一聽這話,周遭的人都用看智障地眼神看著他。

那男子被看得渾身不自在,動了動肩膀道:“你們這麼看著我作甚?我說的也冇有毛病啊!這也不是冇有這種可能不是嗎?”

“不是嗎個錘子?”有個年長的錦服男子直接罵了他一句,“隨便找個孩子做皇子,那可是混淆皇室血脈,咱們的皇上能乾這樣的事兒?”

“就是,我看你就是腦殼有包。

“當真是無知者無畏,這種話都敢亂說。

”念詔書的書生搖著頭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