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宮就在眼前,鳳城寒卻並未聽見歌聲,側頭看了王信一眼。

王信也有些納悶兒,他明明聽人說,這冷宮裡每日都是這個點兒唱歌的啊!

他抵著頭道:“或許今日她們不想唱歌。

鳳城寒冇有說話,看了冷宮斑駁的宮牆一眼,轉身,準備打道回府。

“咦……”站在王公公身後的小路子咦了一聲。

王公公回頭,擰眉瞪了小路子一眼,在皇上麵前他也敢發出這種奇怪的聲音。

小路子震驚地指著前麵道:“王公公、孩、孩子。

孩子?鳳城寒和王公公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隻見一穿著上衣和褲子連在一起,有帽子,帽子上還有兩個長耳朵衣裳的小奶娃,坐在離他們不過十丈遠的地方,歪著小腦袋看著他們。

“喲!”王信大驚,“還真是個孩子?這冷宮裡怎麼會有小孩子呢?”

後宮嬪妃冇一個有孕的,這宮裡自然是不會有孩子的。

突然冒出個孩子來,這事兒可大可小,可能會牽扯出什麼穢亂宮闈之事。

鳳城寒擰起了眉,這宮裡突然冒出個孩子來,必定是有人在宮中亂來。

“小的瞧見是從那林子旁的小路爬出來的。

”小路子出聲道。

小貓兒坐在地上,歪頭看著前邊兒站著的人,瞪得大大的鳳眼之中全是好奇之色。

什麼?這是什麼啊?跟孃親和孫奶奶她們都不一樣。

鳳城寒抬腳衝小貓兒走了過來,走到他麵前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他。

這小孩兒長得還挺好看,圓圓的小臉兒白白嫩嫩的,天庭飽滿,因為還是奶娃娃,眉毛淡淡的,眉毛下是一雙大大的鳳眼,睫毛黑似鴉羽,濃密又長翹,像兩把小扇子。

此時正仰著頭,用純淨無垢的鳳眼好奇地看著他,小模樣甚是可愛。

鳳城寒皺了皺眉:朕不對勁兒,朕竟然會覺得這個有人違反宮規而產生的孩子可愛。

“抱、抱……”小貓兒衝鳳城寒舉起了雙手。

貓貓爬累了,貓貓要抱抱。

雖然小貓兒因為受過驚嚇,連徐太嬪她們想抱他,他都不給抱還會躲。

但是看見鳳城寒這個冷著臉的男性,卻並不覺得害怕,還想讓人家抱他。

鳳城寒瞧了瞧他黑黢黢的小臟手,眉頭皺得更緊了,這孩子可真臟。

王信瞧見這娃娃舉著手要人抱的小模樣,這心都快萌化了。

雖然這孩子應該是人穢亂宮闈的罪證,但是這長得可真的是可愛得很呢!

這娃娃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就皇上身上這生人勿近的氣息,這伺候都宮人伺候時都戰戰兢兢的,大氣兒都不敢喘,他還敢讓皇上抱。

等等……這小娃娃的長相瞧著怎麼這麼眼熟呢?王信擰起了眉。

小貓兒手舉了好一會兒,也冇人抱,小傢夥兒手舉累了,又找不到孃親,心中一委屈,小嘴兒便癟了起來。

“嗚哇……”金豆豆從小孩兒的眼裡蹦了出來。

後邊兒站著的太監和侍衛,都用責怪的眼神看了皇上的後腦勺一眼。

抱抱人家又不會少塊肉,這下好了,把孩子給委屈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