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淑儀死前到底還是皇上的妃子,所以還是被葬在了皇陵邊上,陪葬品也是按淑儀的禮製放的。

蘭嬪怕這江淑儀會變成厲鬼來找自己,傳了信到家中,讓妹妹容沁蘭去護國寺給她求了一個辟邪的平安福。

平安福求來後,她便日日都戴在身上,睡覺的時候就放在枕頭下。

這雪又連日下著了,王平他們在宮門口弄了個大油紙傘,免得當值時,落一身的積雪。

這日王平穿上了他娘做的鴨絨襖子,站了大半夜這身子不但不覺得冷,還覺得暖呼呼的。

他忙將這事兒告訴了張肅他們,讓他們也去做一身來穿。

張肅他們也讓家人給做了一身鴨絨襖子來穿,這一穿發現還真是暖和得很。

他們本想做了鴨絨襖子來賣,但是一想到這鴨絨不好弄,畢竟這一隻鴨子的絨毛就不多,要想做一件襖子,可得要十幾隻鴨子的鴨絨呢!

這鴨絨實在不好收集,他們便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畢竟,他們如今做小娃娃穿的連體衣,都做不過來了,更彆說再做鴨絨襖子了。

這個月他們生意極好,因為天冷,再過一個多月又要過年了,家裡都得給孩子準備新衣,那家裡有四歲以下小娃娃的大戶人家,都跑到了他們小寶貝買連體衣。

還有那來皇城做生意的客商,都是四五件的買的,說是買回去家裡的小孩兒做禮物。

這個月才過半,他們就已經賣出去差不多快兩百多件了。

照這樣下去,到月底賣個四五百件是冇有問題的。

看守宮門的守衛,見張肅他們每次上值下值,這臉色都紅潤潤的,腰背挺得直直的,瞧著一點兒都不冷的樣子。

不像他們,凍得縮手縮脖子的,便問他們是怎麼做到不冷的。

張肅他們也不藏私,直接告訴守衛用鴨絨做襖子。

冇過幾日,這宮中的守衛和侍衛們便都知道了,用鴨絨做襖子穿著不冷的事兒,紛紛穿起了用鴨絨做的襖子。

這日,鳳城寒收到了鎮守北境的大將軍宋衛遞來的摺子,說北地連日大雪,將士們的冬衣,不足以禦寒,向朝廷再申請十萬件冬衣。

他也覺得今年格外的冷,這皇城都冷得不行,這北境自然是更甚,他在奏摺上寫了準字。

夜裡鳳城寒批完所有奏摺走出了禦書房,王信在他身後舉著傘,擋住從天飄落的雪花。

走在長街上時,遇到了一隊巡邏的侍衛,侍衛身上穿著冬日裡的侍衛製服。

一個個的背挺得特彆直,也不見冇有一人縮手縮腳,且麵色紅潤,瞧著像是一點兒都不冷的樣子。

見皇上迎麵而來,侍衛們都靠牆衝皇上跪著。

鳳城寒有些好奇,縱使是他披著厚厚的皮毛披風,走在這外頭也會覺得冷。

這些穿得並不比他多,為何瞧著卻一點兒都不冷呢?他朝跪在牆邊的侍衛們走了過去。

侍衛們見皇上走了過來,心中不免忐忑。

“都起來吧!”他說。

“謝皇上。

”侍衛們紛紛起身。

“你們不冷嗎?”他問。

侍衛們異口同聲地回答道:“回皇上的話,微臣不冷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