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冷宮?

宿池驚呆了,在他的認知裡是,冷宮的女人都是犯了錯,被皇上所厭棄的女人。

進了這冷宮那就是等死的,一輩子都彆想出去,活得十分淒苦狼狽。

可是眼前所見,重新重新整理了他對冷宮的認知。

冷落月跳嗨了,仰著頭大聲喊道:“冷宮的朋友,你們好嗎?”

“好。

”徐太嬪他們笑著大聲迴應。

“宮外的朋友你們好嗎?”冷落月的手指向了宮門旁的視窗。

孫明從視窗把手伸了進去,揮了揮大聲回道:“好。

段子看多了的冷落月,又隨口喊出了:“樹上的朋友你們好嗎?”

完了,他被髮現了。

宿池大驚,慌忙下樹,慌亂間這腳踩滑了,身子往後一仰,朝靠牆的方向摔了下去。

徐太嬪笑著道:“落月你傻了吧!樹上哪裡來的朋友啊!”

“就是哈哈哈……”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冷落月抓了抓頭道:“我是隨口喊……”

“咚。

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,音樂聲戛然而止。

眾人扭頭朝發出聲響的地方看去,隻見地上爬了一個人。

眾人的目光順著人的身體,往上看,看到了宮牆外那棵二十尺高的樹。

她們看了看樹,又看了看冷落月,樹上還真有人?

冷落月雙手一攤,聳了聳肩膀,一臉懵逼的道:“我不知道樹上有人。

“娘娘可要小的進去?”孫明見有人掉進冷宮了,擔心那人會傷害她們,便出聲問道。

他身上有鑰匙,是可以打開冷宮門進去的。

冷落月說:“先不用。

這人從那麼高的是樹上掉進了冷宮,還摔得那麼狠,估計都摔暈了。

冷落月和徐太嬪她們朝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走去,看清人臉後,不少人眼睛都是一亮。

“喲!還是個英俊的男子呢!”

“瞧著小臉多白淨。

”膽大的鄭常在乾嚥了一口,蹲在地上伸手摸了摸男子的臉。

“是啊!”劉美人也伸手摸了摸。

冷落月的眼角不由抽了抽,這冷宮裡冇有男人,她能理解她們這麼多年冇與男人接觸過的心情。

但是她們這樣摸人家,真的有點兒像猥瑣的怪阿姨。

還有,她們現在應該關注的點難道不應該是,他是誰?為何會從樹上掉下來嗎?

見她們兩人摸了,其他人也有些意動。

宿池隻覺得自己的頭和背好痛,緩緩的睜開眼,看見了一群女人兩眼發光的看著他。

他嚇得坐起,連忙坐著往後退,後背抵住了牆才停下來。

他怎麼會在這兒?這是哪兒?

落地時的撞擊,讓他短暫的暈了過去,也對他造成了短暫的失憶。

不過他也很快的恢複了記憶,知道自己為何會在此處了。

瞧瞧都把孩子嚇成啥樣了?冷落月的低頭看著弱小無助的清雋男子道:“你彆害怕,她們不會傷害你的。

她們隻是覺得你好看,想摸摸你而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