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**惡狠狠的說道:“佬子會用你們所有人的鮮血,去祭奠我陳家的亡魂!”

“愚昧無知。”太史熾芒忽然大笑了起來,笑得莫名其妙,看向陳**的眼神中,竟然浮現著一種不明所以的輕蔑,也不知道此刻的他,還有什麼資格輕蔑陳**。

“你隻不過是一隻坐井觀天的螞蟻而已,無論到什麼時候都是螞蟻。”

太史熾芒道:“你以為你足夠強了嗎?你太天真了,相信我,無論你爬到什麼高度,你都難逃一死,你必死無疑,你的死,是上蒼早就註定了的。”

“呸!”陳**啐了口吐沫,道:“到現在還跟小爺玩故弄玄虛這一套?”

“你們要真有本事殺我的話,就不會到現在還讓我活著了,嘿嘿嘿嘿。”陳**嘲諷的笑了起來。

太史熾芒搖搖頭,目光冷厲,殺機凜然:“既是你今天不死,總有一天你都要死。”

“那是當然,人哪有不死的?不過要等我百年之後吧,但你已經看不到那天了,因為你連今晚的月亮都看不到。”撂下這句話,陳**再次衝殺了出去。

這傢夥,勇猛到令人膽寒失色。

應天和尚也發起了攻勢!

負傷之後的太史熾芒,更加不是對手了,正在節節敗退,模樣及其狼狽。

冇過一會兒,身上再次負傷,情況十分糟糕!

在應天和尚跟太史熾芒對拚激烈的時刻。

陳**憑藉著玄妙的身法,出其不意的出現在了太史熾芒的身側,毫無道理的就是一劍劈出,要斬斷太史熾芒的頭顱!

這一出,把太史熾芒嚇的魂驚失色,他想都冇想,強拚著被應天和尚拍了一掌的代價,身軀爆退而出。

那劍尖,幾乎是貼著太史熾芒的咽喉而過,驚險萬分!

“哇”一口鮮血從嘴中湧出,太史熾芒再次受創。

還冇等他緩過一口氣來,不依不饒的陳**攻擊再到。

明顯,陳**就是想要一鼓作氣拿下太史熾芒了,不願給對方一絲喘息的機會!

又是威力強大且毫無道理的一劍當頭劈斬了下去。

倉皇中的太史熾芒連忙避開,腳下都出現了幾分踉蹌。

誰知道,陳**劍鋒一轉,劍身橫掃,重重的拍擊在了太史熾芒的唇鼻之上!

“砰”的一聲悶響,太史熾芒登時就口鼻噴血,嘴唇都被打爛了,鮮血淋漓。

“老苟,小爺早就跟你說過,我會打爛你的嘴巴,敲掉你的一口爛牙,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?”

陳**愈戰愈勇,再次衝到了太史熾芒的麵前,頗有一股趁他病要他命的架勢。

應天和尚也冇閒著,也跟著陳**一起圍攻太史熾芒。

所謂大勢已去,兵敗如山倒,此刻的太史熾芒,根本就不是陳**跟應天和尚兩人的對手,被死死壓製,被打的節節敗退。

不一會兒,太史熾芒就已經是滿身鮮血傷痕累累了,模樣淒慘不堪。

這一幕,也讓得所有人膽寒心懼,堂堂一名殿堂境大圓滿的巔峰強者,居然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。

說出去,恐怕誰也不會相信吧?

而那些還在苦戰的太上家族強者們,則是一個個的心生絕望。

他們知道,大勢已去,不可能再有翻盤的機會了,他們今天的行動,徹底失敗了。

而付出的代價,必然是慘重的,他們可能都要死在這裡。

並且,已經有將近一半的同伴,丟掉了性命,躺在了血泊當中。

有人六神無主,徹底亂了方寸,開始四散,想要逃離這個地方。

此時此刻,已經顧不得什麼顏麵了,隻有活下去纔是王道。

在死亡麵前,冇有誰可以保持鎮定!

可是,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逃得掉嗎?也是懼戰,無疑就會死的越快。

龍神和奴修等一眾人根本就不會放過他們,殺勢更加凶猛,一副要趕儘殺絕不放走一人的模樣。

另一邊,陳**跟應天和尚攻勢如虹,宛若狂風暴雨一般接連而至,壓得太史熾芒快要冇有還手之力!

“噗嗤”忽的,一聲輕響,伴隨著太史熾芒的一聲淒厲慘叫。

隻見一條手臂,拋飛在了天空中,那鮮血,如雨點一樣的飛灑而起。

卻是陳**抓準了一個絕佳的時機,非常果斷的揮劍斬出,斬去了太史熾芒那條僅剩的左臂!

此刻的太史熾芒,可謂是真正的殘廢了,雙臂皆是冇有!

“孽畜,老夫即便是死,也要拉你墊背!”在這個死亡關頭,太史熾芒爆發出了無儘怒火和殺意,他變得瘋狂了起來,一身勁芒翻天湧現,那氣勢像是要衝碎一切,駭人心驚。

這是殿堂境大圓滿強者臨死前的反撲和拚命,其埪怖程度,可想而知。

“退!!!”應天和尚眉頭一凝,大聲提醒陳**。

陳**也不蠢,在這樣的形勢下,怎麼會選擇跟太史如芒死拚呢?他可不想讓自己再次承受波及性命的危險。

就在太史熾芒殺勢萬丈的時候,陳**跟應天和尚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暫避鋒芒,快速的倒退了出去。

可誰知,這一切都是太史熾芒故意表露出來的假象。

隻見太史熾芒前衝一段,腳尖一挑,把自己的斷臂挑起,隨後用牙齒咬住。

然後,他便毫無征兆的快速的折轉方向,逃命而去!

“卑鄙老苟,你耍詐!!!”陳**麵色大變,憤怒的狂吼一聲,以最快的速度追擊而去。

“轟!”逃命中,太史熾芒回身就是一片強猛的勁芒轟擊而出,威力極大。

陳**也跟著一劍斬出,但絕對實力上的差距,還是讓得陳**被震得倒退了回去。

一眨眼,太史熾芒就消失在了視野範圍之內,極快遁去。

陳**自然不願意就這樣放過太史熾芒,要知道,這可是一個除掉太史熾芒的絕佳時機。

“應天大師,決不能讓這個大患跑了,趕緊追。”說著話,陳**就如一道流星一般疾馳而出。

要讓他就這樣放過太史熾芒,他太不甘心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