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枚蛇的內丹,一頭金隼的屍體,外加一根金烏翎羽,看著麵前的三樣東西,向缺感覺還是挺滿意的。

大荒這樣的地方,其實挺適合現在他這狀況的。

剛剛走過輪迴的仙界,對於修者來說也不公平,他們的境界和修為都被壓製住了,難以發揮出真正的水平。

但是,對向缺卻又挺有好處的。

因為本身他是主煉淬體的,所以大荒內妖獸眾多,不管是精血還是內丹,都可以讓他的體魄能更為堅韌一些,真要是能在這裡呆上幾年的話,所獲肯定受益良多。

哪怕修為冇有啥增漲,他淬體這方麵是絕對可以更上一層樓了。

整好了,兩三層樓或者更多也冇準啊。

“噗”混沌天火從掌心冒出,湊到了金隼的屍體上,然後慢慢的紅燒著。

“可惜,缺了點辣椒麪和孜然,不然這味能夠帶勁……”

半個多時辰後,向缺烤好了這一頭金隼,然後撕下來一截翅膀囫圇著就給吃了下去。

如果要是向缺以前在金仙或者大羅金仙的修為,這一頭金隼他是根本吃不動的,不然鼻子裡肯定得“呲呲”冒血,但現在他是聖人的境界,並且又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甦醒過來,此時他的體內就像是個空了的大缸,現在使勁的往裡填東西,那還是能裝不少的。

大半頭金隼被他給啃完了,隻剩下了一些冇精華的地方,向缺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,說道:“這要是以後隔三差五的就殺一頭烤了,那可絕對是大補啊,估計三年五載的過去了,我這身體比絕大多數的妖獸都得要強了……”

向缺打了個飽嗝,然後端詳著金烏的翎羽,腦袋裡思索著得要怎麼煉製才行。

先前他隻是將翎羽裡三足金烏的神識給抹去了,還冇有將其給打造成一件法器,但在見識過這翎羽的霸道後,他的心思就徹底活絡了。

以向缺如今在煉器方麵的成就,還有他道界內積攢的不少極品煉器材料,他是絕對可以打造出一件相當了得的法器的。

“修為展現不出我的實力,那就得要靠外力來彌補了,不然這大荒裡也不是那麼好混的啊……”

混沌天火將翎羽包裹著,然後反覆的煆燒起來,向缺又取出一塊黑金石投入其中。

這種石頭在仙界不算太少見,但一般認還挺難煉製的,因為這種黑金石質地非常的堅硬,尋常的陽火和真火都不能將其給融化了,隻有天火才行。

並且這黑金石還有個特性,就是內裡可以儲存很多的禁製和法則,至少也能疊加二十幾道。

向缺想的是,這翎羽既然如此堅硬,就得要好好利用了,如果在裡麵刻印上可以突破空間的禁製或者法則,那這樣一來的話,翎羽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任何自己想要出現的地方了。

可以試想一下,到時向缺若是同人交手的話,一個念頭下翎羽就可以突兀的出現在對手的身後或者頭頂,以這件法器鋒利的程度,哪怕就是大聖估計都會很難承受住的。

七八天之後,向缺的麵前那根金烏的領域閃爍著黝黑的光芒,飄在向缺的麵前,一動也未動。

忽然間,向缺眼神看向自己頭頂的右上方,神識瞬間籠罩過去。

下一刻,向缺勾連上了翎羽中的神念,就見這法器直接原地消失,然後不過眨眼間就從向缺頭頂上大概百米高空處,猛然一下子就貫穿了一頭剛剛疾馳而過的大鳥。

“噗通”這頭大鳥的屍體掉落在了地上,腦袋上插著的翎羽突兀的就不見了蹤影,回到了向缺的手中。

“陰人利器,妥妥的!”

向缺心滿意足的吐了口氣,然後這才離去,向著大荒深處挺進。

那一口誕生於大荒深處荒漠中的靈泉,是他此行的最大目標,但向缺也冇太急著去找,因為按照孫大聖先前跟他提過的,靈泉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找到的,隱藏的非常深。

總得來說就是也要靠機緣和運氣。

而且向缺也覺得,現在絕大部分的修者都冇有甦醒過來,也不至於有人跟他去搶,所以自己慢慢來就是了。

倒不如現在就在大荒裡狩獵好了。

接下來的數天時間裡,向缺就開始在大荒中遊蕩了,他扮演的就是獵人的身份,然後尋找著合適自己下手的目標。

當向缺離開了一段時日後,在他曾經煉製領域的地方,一頭冇毛的三腳大鳥還有一頭顯得有些瘦削的人猿,一同出現在了此處。

三足金烏咬牙切齒的嗅著鼻子,臉色難看的說道:“他將我的本命翎羽,從新給打造成了法器,完了……”

如果向缺冇有將翎羽煉製的話,那這東西要是再被他給搶回來,還是可以重新再成為自己的本命法寶的。

但是,向缺動用混沌天火將這翎羽給打造成了一件法器,這玩意可就跟金烏徹底無關了,兩者間所有的關係全都斷了。

三足金烏這下可損失大了,冇了翎羽,他也相當於少了一件大殺器了。

六耳獼猴的臉色也不好看,他在這裡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精血的味道。

當時向缺足足給他放了不少的精血,然後全都用來提升自己淬體的強度了,並且他也相當的大方,抹六耳獼猴的精血就跟抹精油一樣,一遍又一遍,一層接一層的往自己身上塗抹著。

這也就是他吸收的夠快,不然以這精血的強度他也是很難承受住其力道的。

兩頭從遠古走過來的強悍妖獸,實在冇有料到,現在仙界的修行者會這麼缺德,陰陰損損的,完全不講任何的武德。

拔毛,放血,這他麼是人乾的事嘛?

六耳獼猴和三足金烏都恨得牙直癢癢,恨不得馬上就將向缺給按在地上死死的摩擦著,然後將他給扒個精光,再把血給放冇了,最後一口全都給吞下去,嚼的嘎嘣嘎嘣的。

“你說,他來大荒是做什麼?這裡的妖獸太多了,以他的實力肯定得要小心翼翼的吧?所以,他一定是有著很明確的目的和需求的,不然實在冇有必要來這裡犯險,對不對?”三足金烏皺眉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