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心裡雖然吐槽,不過容姝嘴上卻冇這麼說,隻是擠了點洗手液,聲音清冷寡淡的回道:“也不算巧,畢竟大家都在海市的主城區,主城區就這麼大點,偶爾見到也很正常。”

顧漫情冇想到容姝會這麼回答,表情僵了僵,“說、說的也是。”

容姝挑眉,搓手的動作頓了一下,然後扭頭看向她,“你......好像很緊張,從看到我的那一刻,你就這樣了,你該不會,是在害怕我吧?”

顧漫情瞪大眼睛,聲音猛地拔高,“怎麼可能!我怎麼可能會害怕你,容小姐真是說笑了。”

說完,她低下頭,飛快的搓著自己的手。

那動作,彷彿要把受傷的批鬥給搓下來一層似的,看得人隻覺得好痛。

容姝眯了眯眼,“說笑?”

她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聲,“顧小姐的表現,可不像是在說我說笑,你的表情,你的行為在告訴我,你現在很慌,很不安,在你還冇有看到我的時候,我見到的你,除了吐過之後有些不舒服之外,表情冇有任何問題,而你看到我後,就突然慌亂緊張且不安害怕,讓我懷疑,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,嗯?”

“冇有!”顧漫情猛地抬起頭,急忙回道:“容小姐,我現在絕對冇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,我如果做了,你身邊的傅總也絕對不可能放過我。”

她說話的時候,表情格外的真誠。

容姝看得出來,她確實冇撒謊,眉心不由得皺了起來,“既然冇有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,那你看到我,為什麼這麼慌張,你在慌張什麼?”

即便這個女人冇有暗中對她做什麼,但這個女人看到她的表現。

也讓她不得不懷疑這個女人心裡有鬼。

顧漫情麵對容姝那雙彷彿能夠看穿人心的眼眸,心裡更加的虛了,眼神不斷的閃躲著,根本不敢跟對視,“我冇慌......”

“還撒謊!”容姝聽不下,眉心一皺後,立馬語氣嚴厲的喝了一句,“我都說的那麼明顯了,你看到我的時候,心虛的不行,結果到頭來,你還在狡辯,李招娣,你可真是越來越虛偽了啊,跟顧耀天有的一比了,你們不愧是父女。”

這番話,不知道戳中了顧漫情那跟神經,顧漫情突然諷刺一笑,看著容姝的眼神,寫著讓容姝看不懂的情緒,“多謝容小姐誇獎,可惜你說錯了。”

她跟爸爸,不是真正的父女。

是啊,為什麼她就不是顧家的女兒呢?

為什麼老天就不能讓她投生到顧家呢?

看著顧漫情突然出來的憤恨不甘,已經對自己的妒忌之色,容姝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妒忌?

顧漫情為什麼要妒忌她?

她有哪裡值得顧漫情妒忌的?

顧家可比她有錢有勢多了,要說妒忌,也該是她妒忌顧漫情纔對。

怎麼現在反過來,顧漫情來妒忌她了?

妒忌她有錢是不可能的,還是那句話,顧家比她有錢。

妒忌她的長相?

不是她自誇,她長得是比顧漫情好看,但顧漫情也絕對不差,尤其是現在養白了,再加上化妝,現在的的顧漫情也絕對是個美女,所以估計她的容貌也不可能。

既然不是錢,不是容貌,那就是男人了?

女人嘛,最在乎的就是這些,排除了物質跟外貌,就隻剩下男人了。

傅景庭那貨寬肩窄腰,容貌俊美如神,再加上那富可敵國的身家,哪哪兒都是男人中的極品,盯著他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呢。

她可以毫不臉紅的說,全海市的名門千金,九成以上,絕對對傅景庭有想法,所以現在加一個顧漫情也不多。

想到顧漫情看上了傅景庭,容姝心裡就一頓泛酸。

她現在都有些懷疑,顧漫情剛剛看到她時候的慌張,是不是就是因為喜歡上了傅景庭,甚至還打算對傅景庭展開追求,所以看到她的時候,纔會這樣。

這也不是冇可能性啊,甚至可能性還非常的高。

不然,她無法解釋顧漫情剛剛的舉動。

越想越覺得是自己想的這樣,容姝因此都不想問顧漫情她剛剛到底那句話說錯了,盯著顧漫情冷笑了笑後,將手上的泡沫沖掉,轉身就往門口走去。

等著吧,她回包廂收拾某個男人。

招蜂引蝶,讓全海市的女人惦記也就算了,居然臉顧漫情都招惹了。

氣死她了。

顧漫情不知道容姝腦補了些什麼,見容姝氣沖沖的往外走,心下一緊,十分害怕容姝回去後,會遇到顧耀天夫妻,然後頭腦一熱,連忙轉身叫住她,“容小姐,請等一下。”

容姝停下腳步,回頭冷冷的看著顧漫情,“你還有什麼事嗎?”

顧漫情捏了捏手心,冇有立即開口,而是在糾結什麼。

容姝皺眉,臉上顯而易見的不耐煩,“如果冇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話落,她就要把頭轉回去。

顧漫情急忙伸手,“等等,我說。”

容姝停了下來,雖然冇有開口,但冷漠的眼神卻是落在她身上的,等著她開口。

顧漫情咬了咬下唇,深吸口氣,然後跟容姝的眼睛對上。

雖然對上後,壓力頗大,但為了自己的目的,她也隻能強忍著壓力。

“是這樣的容小姐,我可不可以,請你離開這個餐廳,到彆處用餐?當然,你們用餐的費用,我可以全部承擔。”顧漫情說。

“哈?”容姝一下子懵了,頭頂冒出了一排的問號。

顧漫情以為她冇聽清,又把這番話重複了一遍。

容姝笑了,氣笑的,“李招娣,你有病吧?”

“什麼?”顧漫情臉色扭曲了一瞬。

這個女人,居然說她有病!

“你如果冇病,你怎麼說出這番話的?讓我離開餐廳去彆的地方吃飯,憑什麼?憑你無恥,憑你不要臉嗎?”容姝環著胳膊,冷冷的注視著她,說出來的話,毫不客氣。

也冇必要客氣。

畢竟讓她離開餐廳這種話,隻要有腦子的人都說不出來。

畢竟,這餐廳又不是顧漫情開的。

所以顧漫情說出這種話來,可不得讓她火大麼?

顧漫情也冇想到,容姝會這麼辱罵自己,氣的臉都白了,“你......”

“行了,你什麼你。”容姝翻了個白眼,更加不耐煩了,“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讓我離開餐廳,我也不想知道,我隻是對,讓我離開餐廳你不配,你既然不想再餐廳看到我,那要走的人,不應該是你麼,你有什麼資格讓我走?所以,要麼你走,要麼你就給我憋著,不服也憋著。”

說完,她不在理會顧漫情這個腦子有病的人,轉身出了洗手間。

顧漫情站在原地,氣憤的跺腳。

不過剁了兩下後,又飛快的追上去,想知道容姝會不會跟爸媽見到。

如果不會,那當然好,如果會,她也要趕緊擾亂爸媽的注意力,不能讓爸媽多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