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洛薇從他懷裡起來了,鬆了口氣,走向前,“還好那個供體人的心臟跟你配型成功了!”

不然,所有的麻煩都要落到她身上了!

試問他若將一切留給了她,傅家的人會願意纔怪!

身後的傅沉淵疊著腿,又邪肆地笑起,“對,所以你還是我傅沉淵的妻子,誰也彆想惦記!”

洛薇側眸撇了一眼這個佔有慾嚇人的男人,“還有什麼事,繼續說!”

“其實我知道你是南國國王的孫女。”傅沉淵又說道。

“哼!”洛薇顯然知道了他知道,因為去到南國時她爺爺已經告訴了她。

“因為當年你父親救我身亡後,我叫了救護車,救護車將他與我母親一起送到了醫院。”傅沉淵說起當年的事,“當時南國的人已經找過來了,在醫院領帶了你父親的遺體,我當時就知道了救我的人是南國的王儲,不,應該是前王儲。”

洛薇深吸了口氣,垂下眼睛,她爺爺說,她父親也是名非常厲害的軍人,生前所屬的部隊就是她去的那支部隊。

他爺爺為了讓她父親回到王室繼承王位,所以強行讓部隊退了他父親,但他父親是個性子灑脫的人,根本無意當王,離開部隊後也冇回王宮而是去遊曆世界了,甚至嘗試各職業,之後在Z國當出租司機時就遇到了她母親。

很巧,她母親也是個無意繼承喬家的灑脫女子,兩人相見恨晚,相愛相知,兩人不顧喬家阻撓在一起了,而且生下了她這個女兒!

隻是她母親出了意外,當時失去妻子的她父親情緒非常低迷,所以一時間冇看住她,她5歲時才走丟了......

洛薇長吸了口氣,說起之前自己懷疑的另一點,“我爺爺還說,你是那個世界最高權利聯盟‘十人圓桌會’的首腦,今年就是你坐那個首腦位置的最後一年了......”

洛薇一邊說著,一邊轉身看著傅沉淵,“要連任的話,需要那個組織的現成員以及前成員再次投票選舉。”

傅沉淵神色一滯,看著洛薇。

“我爺爺是那個組織的前成員,他手中有選票。”洛薇看著傅沉淵,問他,“所以,你不放棄我,是因為對我的愛,還是因為你想得到我爺爺手中的那一票?”

其實她早就想問他這個問題,隻是他們之前的矛盾太多,也就冇問這個事。

但自古以來,哪個男人不追逐權利,何況是至高無上的權利!

在極多數男人的眼裡,妻子與女人根本不能與他們嚮往的權利劃等號!

“你如果懷疑。”傅沉淵迎著洛薇的視線,墨暗的眸很鎮定,“那我今年就不參選‘十人圓桌會’的首腦,或者我可以退出。”

洛薇看著傅沉淵,看著這個天生就是王者的男人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君臨一切的霸氣的男人。

她彷彿能想象到,他坐在那個世界上權利最大的聯盟組織裡麵的手握重權的畫麵,世界各界人物都畏忌他的情形......

他傅沉淵似乎就是權利象證!

退出那個權利最大的聯盟?他這樣的人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