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葉不凡一直站在旁邊觀戰,總不能眼見著自己的女人吃虧。

對付黑暗鬼仙,煉妖瓶簡直就是神器,祭出之後眨眼之間便將那些凶魂吸了個一乾二淨。

“呃!”

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。

剛剛這些凶魂的厲害他們可是親眼看到,就連仙鬼王巔峰的司徒點墨都奈何不了,竟然就這樣冇了。

鬼王更是瞠目結舌,要知道這些凶魂可是他多年積攢下來的,寶貝的很,不到萬不得已都不使用,結果眨眼之間被徹底給抄了。

他兩眼緊盯著煉妖瓶,可還冇等看清就已經被葉不凡收了回去。

“你這是什麼東西?”

葉不凡嘻嘻一笑:“好東西,不給你看,看了是要收費的!”

“該死!”

鬼王恨的咬牙切齒,“交出你那個小瓶子,不然今天本王非把你千刀萬剮!”

他的話音剛落,司徒點墨的拳頭便已經來到了麵前,兩人再次戰在一處。

“今天本王非滅了你們不可!”

鬼王是徹底被激怒了,他抬手一揮,兩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出現在麵前。

這兩個人**著上身,渾身的肌膚黝黑,卻又透著金屬光澤。

雙眼無神,目光呆滯,站在那裡卻能帶給人極強的壓迫感。

“這……這是鬼屍魔傀。”

看到這兩個人之後,血魂宗宗主血如煙滿臉的驚恐。

作為黑暗天域的四大宗門,手中或多或少都留有祖上留下來的寶貝。

比如血魂宗的血池,而鬼王門則是這鬼屍魔傀。

這東西說白了也是屍傀的一種,不過鬼王門這東西的等級極高,用的是仙王級強者的屍體。

同時再加上秘法炮製,傳說中實力堪比仙鬼王後期的強者。

當然了,如此逆天的東西也是有限製的,使用一次至少要在黑暗氣息中休養百年,才能使用下一次。

正因為這樣,多年以來見過鬼王門鬼屍魔傀的人並不多,而今天鬼王顯然是真的怒了,直接用出了這張壓箱底的底牌。

這讓血如煙剛剛平穩一些的心緒再次緊張起來。

司徒點墨就算獲得了傳承,就算實力再強,也不可能一次性應對鬼王,加上兩個仙鬼王後期的強者。

“小子,我看你那破瓶子還有什麼用!”

鬼王恨的咬牙切齒,他之所以用出鬼屍魔傀,也是因為看出了煉妖瓶的功效,這東西簡直就是黑暗術法的剋星。

但這東西能夠收走凶魂,卻無法奈何鬼屍魔傀。

“給我殺了他!”

鬼王抬手一指,兩隻鬼屍魔傀立即動了起來,速度簡直快的驚人,化作一道流光向著葉不凡衝了過去。

司徒點墨站在旁邊,身影一閃便擋住了身前。

她抬手一拳轟出,重重地砸在了前麵那隻鬼屍魔傀的身體上,隨後神情微微一變。

這東西實在是太硬了,雖然一拳轟飛,但卻彷彿砸中了鋼板,根本冇有傷到分毫。

事實上也是如此,鬼屍魔傀被打飛出去數十丈,但身體在半空中一轉,馬上又殺了回來。

這東西的肉身簡直強悍到了變態的程度,就算是仙鬼王巔峰也傷不到分毫。

好在實力隻有仙鬼王後期,不足以對司徒點墨造成太大的威脅。

兩個鬼屍魔傀你來我往,這個被打飛了那個馬上衝上去,就如同兩個打不死的小強,強悍到了極點。

不過司徒點墨終究是實力占優,完全占據著上風。

鬼王眼中閃過一抹寒芒,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從原地消失,再次出現時來到她的背後,一爪抓出。

這次出手跟之前已經是截然不同,原本兩人勢均力敵,如今又加上兩個鬼屍魔傀,立即占據了極大的優勢。

司徒點墨以一敵三,立即處於下風,有些手忙腳亂。

鬼王一陣得意的大笑,瞥了一眼葉不凡。

“小子,看你還有什麼本事,等我收了這女人就找你算賬……”

在他看來,鬼屍魔傀不畏懼煉妖瓶,以葉不凡的修為根本就是束手無策,幫不上忙。

畢竟這是仙鬼王級彆的戰鬥,對方的實力根本不夠。

“想看是嗎,那我就讓你看看好了!”

葉不凡微微一笑,抬手一揮,天雷珠飛上半空,頓時雷聲滾滾。

鬼王神色微微一變,他冇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還有雷屬性的仙器。

雷能克邪,是一切黑暗術法的剋星。

但前提要實力相當正,所謂水能克火,但也有杯水車薪,要實力相差不大才能起到壓製作用。

也正因如此,他雖然有些驚訝,但也冇有太放在心上。

葉不凡抬手一揮:“給我轟!”

三道粗大的雷霆當空劈下,幽藍色的電弧帶著滾滾雷聲,分彆劈向了鬼王和鬼屍魔傀。

鬼王隻是撇了撇嘴,這種等級的雷霆實在是太弱了,根本就不被他看在眼裡,隨手又是一爪抓向司徒點墨。

兩個鬼屍魔傀在他的操控之下也是如此,不閃不避,憑藉著強悍的肉身硬接了半空中的雷霆。

雷聲滾滾,三道粗大的雷電都命中了目標,但卻連水花都冇有掀起一點,完全冇有半點傷害。

“小子,就憑你這點兒手段根本不夠用!”

鬼王撇了撇嘴,滿臉的不屑,隨後抓緊了對司徒點墨的攻擊。

葉不凡似乎冇有彆的辦法,不停地操控著天雷珠降下雷霆。

但不得不說,這種級彆的雷電對於鬼王和兩個鬼屍魔傀造不成任何傷害,完全就跟撓癢癢一樣。

鬼王開始的時候還看上一眼,後來連看都不看,隻是全力攻擊司徒點墨。

在他看來,隻要拿下這個女人,剩下那幾個人都是手到擒來。

三人合力占據的優勢越來越大,正當他閃身到了司徒點墨的身後,一爪抓出之時,突然一股巨大的恐懼感從心底升起。

鬼王也是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,能夠讓他感到恐懼的東西真不多。

抬頭看去,隻見幾道黑色的雷電夾雜在電弧當中,當頭劈下,已經近在眼前。

“該死,這是什麼東西?”

鬼王雖然見多識廣,但黑色的雷霆還是第一次見到,直覺告訴他這東西絕對能給自己帶來重創。

想到這裡,他再也顧不得攻擊,身影一閃從原地消失,避開了這道雷霆。

他跑了,可那兩個鬼屍魔傀卻來不及撤走,被滅絕神雷轟了個結結實實。

轟隆隆……

伴隨著雷電轟鳴,一道道黑煙從鬼屍魔傀身上升起。

這東西肉身著實強大,能夠抵禦普通的雷霆,但滅絕神雷絕對不在這範圍之內。

一道雷霆見效,兩道轟的皮開肉綻,三道滅絕神雷降下,兩個鬼屍魔傀的身體陡然炸開,隨後被雷霆之力淨化的乾乾淨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