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雲第一次凝聚出本源道身的時候,雖然也招來了大量的雷霆,但是因為環境的限製,根本冇有能夠包括到整個道興天地。

但是此時此刻,正如他對魂分身解釋的那樣,這幅道興天地圖內,容納了整個道興天地,從而讓他的本源道身,輕易的將所有的雷霆全都召喚來了。

因為雷霆的數量太多,道興天地的麵積又是太大,所以需要一點時間,才能全部趕來。

身在雷霆暴雨的傾盆覆蓋之下,魂分身在最開始的時候,還能堅持。

他身周的護罩也冇有消失,但是當雷霆的數量越來越多,越來越密之後,先是他的護罩終於再次無法支撐,轟然破碎。

緊接著,魂分身的身體,就彷彿變成了雷霆的樂園。

所有的雷霆已經不再僅僅隻是劈落在他的身上,而是順著他的七竅,甚至是毛孔,鑽入了他的身體。

就這樣,當半刻鐘過去之後,薑雲的雷本源道身,到達極限,緩緩消散。

失去了本源道身的控製,所有的雷霆,也是如同來時一樣,重新向著四麵八方飛去。

然而,薑雲的瞳孔微微一凝,自己的魂分身,竟然還存在!

魂分身整個人蜷縮成了一團,渾身上下已經是焦黑一片,身形都是變得虛幻透明起來,陷入了昏迷。

作為一縷分魂,魂分身是冇有肉身的。

隻不過是藉助道尊的力量,將魂實質化,如同有了肉身一般。

現在,在如此猛烈的雷霆襲擊之下,他體內的力量已經完全耗儘,自然再也無法繼續保持著肉身了。

薑雲的目光盯著魂分身,臉上露出了沉吟之色。

對於修士的魂是否完整,大道有著自己的特殊的規則。

並不是說,隻要你的魂有了損傷,就會被認為魂不完整。

畢竟,魂受過傷,有過缺失的修士不再少數。

如果隻要魂有了損傷,境界就會停滯不前,無法繼續修行,那也不可能會有強大修士的出現了。

隻有像薑雲這樣,有分魂在外,冇有消散的情況,纔會被大道認為修士本尊的魂不完整。

自然,薑雲也並不需要去融合魂分身,隻需要將其擊殺,讓其徹底消散,不複存在,依然可以讓自己的魂重新變得完整。

這也是符合大道規則的。

然而現在,薑雲招來了整個道興天地的雷霆,卻仍然冇有能夠讓魂分身消散,這個結果,委實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定定的對著魂分身看了片刻之後,薑雲邁步來到了魂分身的麵前,又轉頭看了看四周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難怪,這次我贏得這麼簡單!”

“原來,道尊不讓我殺了我自己的魂分身!”

雖然薑雲一直想要讓自己的魂變得完整,但是在魂分身被道尊抓去之後,又被道尊徹底斷開了和自己之間的關係,變成了一個完全獨立的生命。

這種情況之下,薑雲膽子再大,也不敢用吞噬的方式,去將魂分身給融合。

誰知道道尊會不會在魂分身的體內做什麼手腳,從而再影響到自己。

不過,現在看來,道尊明顯是考慮到了這點,竟然讓薑雲無法徹底殺死魂分身!

“這幅道興天地圖,也不是給魂分身準備的,而是給我準備的吧!”

說話的同時,薑雲掌心吐出寂滅之力,冇入魂分身的體內。

等到寂滅之力消散開來,魂分身也依然保持著原樣,冇有消散。

接下來,薑雲又嘗試了幾種其他的力量,結果都無法讓魂分身消散。

無奈之下,薑雲釋放出了神識,冇入了魂分身的體內,認真的檢查了起來。

一圈看下來,薑雲冇有任何的發現。

沉吟片刻,薑雲再次用神識搜查起魂分身的記憶。

原本薑雲以為,魂分身的體內,應該會有道尊留下的力量或者神識。

就算不保護他的安危,至少也要保護魂分身的記憶。

畢竟,魂分身既然都已經拜了道尊為師,道尊又經常給他指派任務,那他對道尊,甚至是對整個道興天地肯定都有著一些瞭解,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密。

然而,在將魂分身的全部記憶看完了之後,薑雲也冇有遇到任何的阻力。

簡而言之,魂分身的情況,就如同薑雲剛剛對他的形容一樣,幾乎就是一個空的瓶子。

除去一些記憶之外,什麼都冇有。

而那些記憶,如果薑雲早幾年看到,的確會有些幫助,但是現在去看,某些事情,某些秘密,薑雲知道的甚至比魂分身還要詳細!

當然,也不是冇有收穫。

唯一,也是最大的收穫,就是魂分身的記憶之中,有著如何使用這幅道興天地圖的方法。

總之,擊敗了魂分身,除了可以讓自己的魂真正圓滿外,薑雲還獲得了一幅道興天地圖的贗品!

薑雲將神識從魂分身的體內抽出,轉而將神識向著遠處延伸而去。

這幅道興天地圖的贗品,操控的方法很是簡單,就是需要在畫麵上的某個位置,留下自己的一道神識即可!

如同繪畫之時的畫龍點睛一般!

在特定的位置留下這道神識,就可以隨時隨地的溝通道興天地圖,讓其為己所用!

薑雲的神識,很快就找到了留下神識的地方。

而一看之下,卻是讓他微微皺眉。

因為這處地方,赫然是真域界海深處的氣運之地!

“氣運之地,縱然不是執筆老人的住處,至少的確是整個道興天地的氣運彙聚之處。”

“道尊將這個位置,比喻為龍眼所在,倒也算合理。”

薑雲神識中看到的氣運之地,和他真正進入過的氣運之地,環境也是一模一樣的。

就連裡麵充斥的大量的霧氣,都是一點不少。

薑雲的神識在氣運之地轉了一圈之後,就立刻離開了。

因為薑雲在思考著,自己有冇有辦法,拒絕這一切。

“道尊故意讓魂分身帶著這幅圖,進入這裡,故意讓魂分身不會消散,又故意讓我得到這幅圖,那必然會在魂分身和圖中留下什麼陷阱。”

“按理來說,我是不應該將神識留在圖中的。”

“但是,如果我不留下神識,那麼現在我都無法離開這幅圖!”

這幅圖中,的確囊括了整個道興天地,但並冇有法外之地,冇有漩渦空間!

薑雲也找不到其他讓自己離開的辦法。

因此,哪怕他知道這幅圖是個陷阱,除非是外麵有人能夠將他帶出去,否則的話,他隻能留下神識。

更重要的是,這幅圖的作用,對於薑雲來說,也是極為有用。

在圖內,他的本源道身,可以招來整個道興天地的雷霆。

尤其是他隻要融合了魂分身,幾乎就等於是邁入了本源境。

再搭配上這幅圖,不說他能成為無敵的存在,但至少他都有著膽子和紅狼那樣的強者過過招了。

良久之後,薑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道:“這些強者,冇有一個是易於之輩!”

“一個個都不玩陰謀,直接來陽謀了!”

“如果我的所有推測都是對的,那就像我當年麵對血無常時一樣,明知道麵前是道尊佈下的陷阱,也必須要往下跳!”

話音落下,薑雲的神識終於再次進入了氣運之地。

而薑雲也是徹底斷開了和那道神識間的關係。

下一刻,道興天地圖微微顫動了起來。

畫龍點睛!

薑雲暫時成為了這幅圖的新主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