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烏啼鵲噪昏喬木,清明寒食誰家哭。

風吹曠野紙錢飛,古墓壘壘春草綠。

棠梨花映白楊樹,儘是死生彆離處。

冥冥重泉哭不聞,蕭蕭暮雨人歸去。

郊外野山。

白石堆砌的墳塋打理的乾乾淨淨,墳前擺放著的,是一碟精緻的點心,一碟新鮮的果子,以及一束插在瓷白細頸瓶裡,開得正嬌的青色蓮花。

青色的蓮花,在細白瓶子裡,隨著微風輕搖,散發著淡淡的清香。

一男一女,皆靜立在墳前,默然無言。

“這裡是她母親的故鄉,她心心念唸了許多年,終於是回來了。”

而且,以後都不必再四海為家了。

何處易眼中既有悲傷,亦有釋然。

這麼多年,他早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。

這一日,他也早就料到了。

說傷心嗎?那是必然的。

百年的糾葛癡纏,多少的愛恨情仇。

說不傷心嗎?或許吧。

無論有多少的愛恨情仇,百年的時間,凡人的一生,都足夠去釋然了。

“何叔,你接下來也要離開嗎?”

何處易還隻是練氣境界的修士,壽命並冇有比尋常凡人多出太多。

無病無災,百二十,已是長壽了。

而何處易,亦是壽元將近之相。

靈初早在看到何處易第一眼的時候,就已經察覺到了,那沉沉的暮氣。

何處易微微一笑,灑然道,“是啊,該離開了,她回到了故土,我也該回去看看了。”

“你呢?”何處易回頭看向靈初。

“我想在這裡,留上一段時間,陪一陪浣娘,”靈初明白,這一彆,恐怕也是最後一麵了,“……您千萬要多保重,後會,許是無期了。”

何處易看著眼前這個,從活潑機靈的小姑娘,長大到現在實力強大,聰慧美麗的大姑娘。

心中除了對浣娘離去的悵然外,多了幾分的欣慰。

至少,他這一生,還是做了一件好事。

“你也要多保重,後會,無期。”何處易最後留戀的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,最後轉身一步步朝著山下走去。

靈初則默默的靠著墳塋的階梯上坐下,手指輕輕拂過細白瓶子裡的青色蓮花。

指尖所過之處,青色蓮花層層綻放,花瓣微微顫動,彷彿生靈一般,眷戀著靈初的指尖。

天空很藍,雲層雪白,微風正好。

靈初什麼也冇有做,隻是閉上了眼睛,靠著白色的護欄,安靜的待著。

晴空化作的雪白色貓兒,也靜靜的躺在靈初的膝上,異色的雙瞳悄悄的看了靈初一眼,輕輕的將腦袋擱在前足上,同樣閉上了雙眼。

一人一貓,就這般靜靜的,在浣孃的墳塋前,待了七日。

隨後,靈初才下了山,來到了浣娘與何處易之前住著的小院,推門走了進去。

這處小院,早就被浣娘和何處易買了下來。

浣娘和何處易二人離開後,這處小院就空置了下來,隻留下了一對老夫妻看門。

這對老夫妻已經得過何處易的吩咐,這處小院日後就交由靈初處置。

所以當靈初回來的時候,那對年逾六十的老夫妻,忐忑的等了七日,終於等到了主家,可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兩人蒼老的臉上,露出了一層層皺紋。

“小娘子可算回來了,您長得如此漂亮,我和老頭子就擔心著您出事。”

老婦麵帶笑容,目光和藹的看著靈初,她這段日子,可把這一輩子見過的美人啊,都瞧了個遍。

靈初微微一愣,搖頭失笑,擔心她出事?

“多謝您了,這些時日,院子多虧婆婆和老伯的照顧。”以長輩稱呼兩位不過六十餘歲的夫妻,靈初確實有些彆扭。

她雖然看起來年輕,但……

陳婆婆看見靈初的笑臉,登時感覺眼睛一花。

哎呦喂,這小姑娘長得是真的俊,這笑容,瞧一眼就讓人晃神。

“小娘子肚子餓不餓,這都大中午了,老婆子早上包了餛飩,小娘子要不要嘗一嘗?”

陳婆婆心情愉悅,說話的聲音都透著幾分開懷。

靈初早就辟穀多年了,哪怕是吃東西也都是蘊含靈力的靈食,凡俗的食物,雜質太多,她已經許久都冇有碰過了。

下意識的,靈初就想要拒絕。

奈何陳婆婆似乎是看出來,拍了拍手,滿臉不讚同,“小娘子可不要學那些小姑娘,什麼節食減肥,這般大的年紀,就該吃好喝好,身子骨才能壯實!”

話都說到這兒了,又是餛飩,勾起了靈初的一些回憶,拒絕的話倒也冇有繼續說出口。

“好。”

靈初聽到,自己溫和的聲音。

得了確定的回覆,陳婆婆頓時眉開眼笑,忙不迭的往廚房走去,一雙腳健步如飛,完全不似老人家,彷彿怕慢了一刻,靈初就會後悔一般。

看著陳婆婆這般模樣,靈初心底暖流緩緩。

一直站在旁邊聽著的鄭伯等到陳婆婆走後,纔開口問道,“何郎君和那位娘子,可是不回來了?”

浣娘離去的事情,陳婆婆和鄭伯二人並不知情。

靈初抿唇,沉默了一瞬,隨後笑道,“他們遠遊去了,許是很長一段時間,都不會回來了。”

“遠遊去了?郎君和娘子也不說一聲,咋就能什麼也不帶就出門了,出門一趟,要帶的東西可不少,到底是年輕,毛毛躁躁的。”鄭伯看著嚴肅點,但一開口可比陳婆婆還要唸叨。

靈初卻是笑了,何叔和浣娘挑的人,都是心性質樸的人。

等她也離開後,這座小院,便贈予陳婆婆夫妻二人,倒也不錯。

“姑娘呢?要住幾日?可要出門?”鄭伯有些侷促的摸了摸手掌,他們收了不少的銀錢看門,可整日裡也冇事可乾,他們夫妻兩個,著實有些不安。

這樣的話,銀錢他們拿著都覺得燙手。

提到這裡,靈初懷裡抱著晴空,順著晴空柔軟的毛髮摸了摸,“我會住上幾年的時間,要離開的話,我一定會跟你們講的,不會毛毛躁躁的。”

三年。

靈初打算在這兒住上三年的時間,既算是陪浣娘,也算是,守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