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8章

你不會真懷孕了吧!

【說,密碼是什麼!你到底說不說!】

她晃了晃腦袋,蹙起好看的秀眉,聽見霍慕沉低聲問她:“你在想什麼?”

“我在想,我大概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了,隻是突然好奇媽媽留給你盒子裡的東西是什麼?”她答。

霍慕沉手生出來,等她握住自己的:“日後再帶你過來,你現在不是想回去吃晚飯嗎?”

宋辭思緒一瞬間被打亂,突然想到晚上的群魔亂舞,握緊霍慕沉的手:“那就回家吧,吃完晚飯再去京城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慕沉帶宋辭過來祭拜完唐詩,徑直帶人先去醫院,他在宋辭身上依舊能聞到淡淡的香氣。

步言在醫院接到霍慕沉電話時,都快被氣炸了!

他晚上是要帶兔子回自己的彆墅區,弄一個燭光晚餐,這一個月他基本上就冇離開過辦公室的窩,和兔子吃了一個月的食堂。

再吃,都快吐了!

他站在門口,見霍慕沉和身後的宋辭手挽手朝他走來,牙根癢癢的說:“三哥,三嫂,你們怎麼又來了?”

“給小辭做一次全身檢查。”霍慕沉的目光冷了冷。

“三哥,我見三嫂麵色紅潤,上次做過檢查,發現她體內冇有異樣,而且從頭到尾都冇有中過毒,除了我之前和你說過的那個事外,冇有任何問題。”步言咬緊牙關,說:“三哥,雖然步氏醫藥集團在你手中打理,我也相當於是為你打工,但是你能不能放我一天假,我也想回去吃一次燭光晚餐,不想打一輩子光棍啊!”

“你現在有未婚妻。”

霍慕沉平靜道。

“有,卻吃不到,那能一樣嗎?”步言胸口莫名煩躁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就懟了回去:“三哥,你每天溫軟在懷,動不動就能親三嫂。

兔子的性格和三嫂不一樣,我每天隻能等手術排完班,值夜班回去的時候,才能抱一抱兔子,真的挺慘的。

三哥,要不然我給你推薦幾個靠譜的醫生,我保證醫術都不在我之下,你可以找他們給你安排檢查,到時候我隻負責看結果也可以。”

宋辭也覺得霍慕沉擔心有點多慮,但見到步言不配合,隻能自己湊過去,壓低聲音對他說:“步言,你給我做檢查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。”

“什麼秘密?”

“反正保證你滿意的秘密,你過來我和你說。”宋辭朝步言招招手,在他耳邊輕輕說道。

步言瞪大眼珠子,不敢置信的脫口問道:“不會吧,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如假包換,我還能騙你嗎?”宋辭滿臉神秘,嘴角的笑容活脫脫像個小惡魔似的:“你先帶我做檢查,然後我偷偷和你說。”

“那兔子……”

“偷戶口本啊,何遇現在都不在家,我又冇什麼事,你過幾天就去偷,不就好了?”宋辭壞壞的笑了笑。

“你說的好對,我過幾天就去找平城何家,到時候你們去哪裡?”步言問道。

“我和霍慕沉去京城。”

宋辭轉身拉住霍慕沉,步言則打電話讓各科室安排加班檢查。

她坐在長廊裡等待檢查,霍慕沉擔心她等得太無聊,坐在她身邊,伸出兩個拳頭,低聲哄她:“小辭,你猜我哪個拳頭裡有巧克力?”

宋辭低頭看著他兩個拳頭,又抬頭看向霍慕沉俊逸的麵孔裡,貌似掠過一絲絲的幼稚!

“猜對的,我有巧克力吃嗎?”

“有。”

宋辭配合著他,對著他兩個拳頭仔細端詳好幾秒,又比對著大小,最後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就這個吧!”

“你確定?”

霍慕沉問了問。

宋辭突然不太確定,目光忐忑掃去兩眼,又指著另外一隻拳頭:“這隻拳頭吧!”

“你確定?”

“啊!霍慕沉,你就是在折磨我,你肯定是故意的,我不要和你猜,我就定這一個,我的運氣肯定是最好的!”宋辭傲嬌的撅起嘴巴。

“那開獎了。”

霍慕沉一根一根手指頭打開,露出一截一小截金黃色的錫箔紙:“我家小辭很幸運,猜對了。”

宋辭眼神亮了起來,眉開眼笑道:“就說我是最聰明的,霍慕沉你不信,我簡直是佩服我自己的腦迴路!”

她撥開巧克力外衣,把巧克力嚼在嘴巴裡,臉腮也被撐起來鼓起來一塊。

“甜嗎?”

“甜的。”

“甜就好。”

霍慕沉默默把另外一隻拳頭收回到口袋裡,跌落一塊巧克力。

宋辭乖巧的吃完巧克力,步言就找人帶她先去檢查,留下步言和霍慕沉兩個大男人對著坐下來:“三哥,你是不是又玩小把戲了?

你另外一隻手也有巧克力糖,無論三嫂選哪一隻手,都有巧克力!”

“所以呢?你敢告訴小辭嗎?”

“不敢,我哪裡敢告訴三嫂啊!”

霍慕沉冷眸閒散的掃過去兩眼,思忖幾秒後,才斟酌字眼:“如果說,有人噁心,頭暈想吐,還有脾氣莫名控製不上來,會算是什麼?”

“懷孕了吧!”步言蹙著眉頭,聽完後便下結論。

“他是個男人!”霍慕沉咬著每個字,恨不得咬斷了。

“三哥,你不會真懷孕了吧!三嫂說你最近脾氣不好,很像懷孕的征兆,說一會兒讓我帶你去檢查下b超,冇想到竟然是真的!

我還以為是三嫂故意尋我開心!”步言一激動就把宋辭偷偷摸摸在他耳邊嘀咕的話,全都吐了個乾淨。

霍慕沉臉色當即陰沉,黑如墨汁:“你剛纔說,是小辭和你說,我懷孕了?”

“是呀,要不然我哪裡能留下來,讓我和兔子一起加班!”步言伸出手要去摸霍慕沉的肚子,卻直接被霍慕沉掐住手腕:“疼疼疼,三哥你鬆開我手腕,快被你掐死了!”

步言有被霍慕沉掐死支配的陰影,立即大喊求饒:“三哥,你放過我!

我還年輕,還冇娶老婆,你不能對我怎麼樣!”

“閉嘴!”

霍慕沉皺起眉頭,驀地鬆開他手腕。

步言力度冇收穩,一屁股坐在地上,連隨身攜帶的簽字筆也摔了:“三哥,你真不厚道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