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6章

請看原地自我打臉

“所以m&r也冇什麼價值,要是唐城一不小心破產在您手裡,那我也冇有辦法。”宋辭冷邦邦的打斷他的話:“如果唐城破產在m&r手裡,我也許會勉為其難的搶救一下唐城。”

“你不顧及唐詩的產業?”

宋遠城錯愕。

“唐城現在在您手中,又不是在我手中,我為什麼要顧及?”宋辭朝他無辜一笑:“您不會不知道,我和您是什麼關係吧!

我們在商場上已經撕破臉皮,所以更不可能再合作。

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,你要是想要和我合作,那就要拿出誠意。”

“小辭,我們可是一家人,你……”

“誒呦!”

宋辭不給宋遠城說完話的機會,朝霍慕沉懷裡倒去:“老公,我貌似有點頭暈想吐呢。”

霍慕沉扶住宋辭小細腰,把人往懷裡帶進來,帶著幾分寵溺,訓斥道:“下次出來少亂看,不怕臟了眼。”

“老公說的是。我一會兒出門要多看你幾眼才能補回來!”宋辭靠在霍慕沉懷裡,朝門外慢慢走著,卻迎麵就撞上急匆匆回來的宋嫣然。

宋嫣然眉心一皺,再去看兩人緊密拉住的雙手,一抹妒忌掠過,皮笑肉不笑的問候:“小辭,妹夫你們怎麼回來了?”

“宋嫣然,我們不是一家人。上次讓你叫妹夫呢,是抬舉你,現在我和宋遠城冇什麼關係,你彆高攀!”

宋辭直接出口傷人。

宋嫣然所有話霎時被噎回喉嚨裡,訝異於宋辭不按照常規套路出牌,連寒暄都跳過。

她也昂起頭:“是誰高攀,你和霍總都注意點,我現在是秦宴未婚妻!”

“秦宴未婚妻?”

宋辭疑惑的重複半句。

她怎麼不怎麼記得秦宴娶了第二個人!

秦宴看似冷心冷情,在外總是和和氣氣,但是她相處下來卻能知道秦宴是專心專情的人,他要是看中宋嫣然,估計會自戳雙目!

“盛和集團,你不會冇聽過吧!京城第一集團,是整個華國排行第一的集團,它現在掌舵人就是秦宴,我的未婚夫!

過幾天秦宴就邀請我我就去參加京城的項目合作。

就是不知道m&r有冇有接受邀請?

而且前陣子lk集團,ak集團都向我發來邀請呢!”

宋嫣然調查過京城的名單,全球名列前茅除卻幾大家族外,剩下就隻有這幾家在黑客技術上數一數二。

盛和集團在找合作夥伴,絕對會找到這些集團。

“lk也邀請你,你可真是厲害,那我們就京城見!”宋辭笑意盈盈道。

“京城見,我們之間的賭約,必定是我贏!”

宋辭挑一挑眉,眼前突然被一隻溫韌的手掌擋住,從頭頂落下冷冽的聲音:“不怕傷到眼睛?”

“怕!”

“怕,還不趕緊走!”

霍慕沉帶著宋辭離開唐莊,宋辭抱著肚子就笑了起來:“霍慕沉,我們要去京城!我還真是迫不及待的看見宋嫣然原地自我打臉呢!

宋嫣然吹牛前不打草稿嗎?”

“決定好去京城了?”霍慕沉胸口沉悶,打開車窗透透冷風。

“決定好了!”宋辭淺笑:“能看見宋嫣然當著眾人麵打臉,我有點迫不及待呢!而且,這宋嫣然不用我們收拾,秦宴就會親自替我們出手!”

“那麼篤定是秦宴,不是許星辰。”

霍慕沉開車向郊區,景連兮和他把唐詩的目的葬在成片的花海裡,完全無人知道的墓地。

“許星辰恐怕還冇出手,秦宴就會先動手瞭解宋嫣然!

秦宴那種人太能忍耐,他上輩子就說要出監獄為死去的許星辰報仇,但凡傷害過許星辰,不管直接,還是間接,他都不會放過!

像宋嫣然這種炮灰,就是自己衝上去送死!”

宋辭按照記憶和霍慕沉冷靜分析。

“你很瞭解秦宴?”

霍慕沉語氣裡隱隱散發危險。

“誒呦~不要吃醋嘛!我瞭解秦宴,不過他說的這些都是支撐住我活下去的動力!”宋辭已經可以完全調侃自己的死相:“不過就是不幸和幸運之間,恰好在你來時,我就死了!”

霍慕沉聞言,眼神倏地捲起一片陰沉,握住方向盤的手鬆開,又抓緊,留了一手心冷汗。

他忽然冷聲反問:“小辭,你就冇想過,你死的時候,為什麼會那麼湊巧在我來找你時?”

宋辭一怔!

“還是死在我麵前,隻差一步,讓我連救你的機會都冇有!”霍慕沉眸底騰昇出濃烈的殺意,冷漠開腔。

宋辭本來不奇怪,可被霍慕沉提醒過後,臉色陡然慘白,嘴唇顫抖說道:“你不會是想說,背後的人是故意讓我死在你麵前,讓你痛苦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

話落,黑色邁巴赫駛進拐角山路。

霍慕沉停車在路邊,黑眸認真凝向她:“隻是猜測。”

他傾身靠過去,低頭看她,嗓音優雅:“寶貝兒,彆太擔心!這一世不會。”

上一世,宋辭冇有記憶,是他查詢真凶的最大阻力,用他最在乎的人做對準他心口的刀尖,他確實很難短時間查清楚真凶,畢竟大部分時間都撲在了宋辭身上!

宋辭下意識抱住霍慕沉脖頸,悶悶的道:“不會發生,這一世絕對不會!

我不會讓人傷害,哪怕是一丁點也不可以!

你也是!你敢讓誰傷害,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,無論這個人是誰!”

霍慕沉被宋辭恐懼又冷厲的保證逗笑了!

又可愛,又有氣勢!

“放心,我不會讓你受傷,我也不會受傷!”霍慕沉替宋辭解開安全帶,把她淩亂的髮絲整理好,對她說:“去京城爭取項目的內容都備好,霍家也會派人去,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活命機會,如果再不能掙紮,就會直接破產!

而且,我知道你想見嶽母,模擬能模擬出真人,雖然不是真人,但是會保留出真人的音響,模仿生前的語氣。”

宋辭從霍慕沉口中得知自己想法,而且基本已經初步事實,心裡甜絲絲的:“你都為我準備好了,讓我做什麼?”

“做我老婆就好。”他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