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4章

這點小醋

霍慕沉冷嗬:“這點小醋,你也吃,你讓我拿你怎麼辦?”

宋辭吐了吐舌尖,隨即繼續看好戲。

何美萍被氣得不輕,老臉都憋紅:“你們纔是外來者,給我滾出去!這個家,我纔是女主人,你們算是什麼東西敢來做我的主!”

“霍太太可不是這麼說,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住在這裡,反正大家都是遠城的女人,讓遠城回來再決定。”

“就是,我們都要住在這裡!憑什麼就隻有你可以享用這裡!”

“管家,幫我收拾好東西!我晚上還要陪遠城去參加慈善拍賣會,他說要為我拍下一件珠寶。”

何美萍見幾個身段姣好,年輕貌美的女孩子穿戴得比她都富貴,又聯想起宋遠城昨晚還和她說,就隻有她一個女人,不用疑神疑鬼翻看他手機,腦子頓時炸了!

宋遠城居然揹著她,弄出這麼多女人!

甚至……他的私生子都已經這麼大了!

“滾,把她們都清理出去!我看你們誰敢不服從我的命令!”何美萍崩潰的抓起傭人端過來的茶壺,朝最近的喬夢砸去。

喬夢也不是肯吃虧的女人,當即用抱枕擋住還把茶壺彈了回去!

“啊!”

慘叫一聲!

何美萍手臂被燙得立刻紅腫,齜牙咧嘴的模樣被其中一個小明星立即拍攝下來!

“哢嚓!”

“哢嚓!”

連環拍攝後,小明星又直接發出圍脖:【上位小三的猙獰醜相!搶占人家的丈夫,還敢公然叫板!】

她們現在對付何美萍特彆有底氣!

反正宋辭和霍慕沉在這裡罩住她們!

訊息傳得太快了!

幾乎有媒體們立刻挖掘出這一醜聞,直接在唐城沸騰起來,宋遠城剛在股東會上開會,就看見何美萍猙獰醜相,還伴隨一段侮辱唐詩的錄音!

華城裡人人都知,唐城能夠創立,基本都歸功於唐詩的功勞,股東們也是大部分都看在唐詩和唐家麵子上才肯認宋遠城。

要不是宋遠城手中捏有唐詩留下來給宋辭的股份,他們早就瓜分唐城,還會留宋遠城這種廢物苟延殘喘到今天!

宋遠城被股東們嘲諷一通後,怒氣沖沖的回到辦公室,又聽到何美萍打電話!

那邊,何美萍怒氣沖沖的把控訴電話打過去,裝出一股柔弱和委屈:“遠城,我在家被人欺負,你能不能回家來幫我?

我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,她們說是你的女人,還想對我的孩子動手!

這可是你將來的繼承人啊!”

“何美萍,你自己看看網絡上,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!要不是看在嫣然的麵子上,你怎麼可能代替唐詩成為宋家夫人!

我告訴你,你趕緊想辦法處理網絡上的事情,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宋遠城聽不了何美萍的一通抱怨,直接怒吼回去!

何美萍被人吼住一通,眼前發黑到站不穩:“遠城,是她們!都是她們設計我說出汙衊唐詩姐姐的話,否則我對唐詩姐姐一向尊重,怎麼會說出那種話呢?

今天早上好幾個女人來到唐莊,都說是你的女人,還有個女人直接帶來個男孩,說是你的私生子!”

“混賬!什麼私生子!”

宋遠城一下子就猜出,他金屋藏嬌的幾個女人都被人發現,而且還都送到唐莊裡。

他不再猶豫,二話不說就往回趕,又一麵通知公關部:“不管是什麼代價,都要把這個醜聞全都壓下去!”

要是唐城再因為他動盪一次,公司絕對會逼迫他從董事長位置上卸任,隻能做一個決定時的股東,屆時就真冇有他的位置所在!

何美萍被人吼完,又撂斷電話,滿腦混沌。

“怎麼?遠城是幫你來出氣了?”

“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就冇有什麼結果?遠城怎麼會看上她這種女人呢!說不定就是自己在自言自語!”

“……”

幾人嘲諷過後,管家走下來,恭敬頷首:“各位夫人,我把房間收拾好,等晚上就可以入住!”

幾個女人同住一個屋簷下,那畫麵感……太強烈!

宋辭偷偷捂住嘴巴,掩飾住嘴角的譏笑。

管家又朝宋辭走去,恭敬問道:“大小姐,您和霍少要在這裡用午餐嗎?”

“好呀。”

宋辭就是來看何美萍下場,被用同種手段,接受同種刺激!

何美萍一聽到宋辭要留下來吃飯,臉立即扭曲,猙獰起來:“宋辭,你不能在這裡!以前你是宋家千金,但現在嫣然纔是真正的千金!”

“還有你們,都給我滾出去!”

“何美萍,你敢對宋千金說這種話,就不怕遠城回來怪罪你得罪霍少和霍太太!”喬夢聲音刁鑽的挖苦何美萍,一麵又不忘記討好宋辭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!我非要教訓你不可!”

何美萍氣沖沖的朝喬夢走去,揚起手臂,毫不猶豫的甩一巴掌過去!

“啪!”

“賤人,這個家是我做主!”

“何美萍!這個家我還在,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!”宋遠城從回來就聽到何美萍仗著他給的身份,作威作福,又在外鬨出醜聞,一回家還聽到何美萍都快騎到他頭頂!

何美萍見到宋遠城進來,頓時如同見到救星般撲過去:“遠城,你快來看看,她們都想害我肚子裡的孩子!

她們一定是妒忌我!

還有私生子!”

宋遠城看著滿屋子裡的女人,又看向淡定看戲的宋辭,霍慕沉,臉色登時變了!

“遠城,你快來把她們都趕走!都趕走!”

宋遠城聽著耳邊嘰嘰喳喳的吵鬨聲,憤怒的擰起眉頭:“閉嘴!”

他目光落到被打腫臉的喬夢身上,一把甩開何美萍:“是你打喬夢了?”

何美萍怔住!

喬夢捂住臉頰,疼痛難忍的朝宋遠城低低啜泣:“遠城,不是姐姐打我,都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!”

“摔?摔的臉上能有巴掌印?”宋遠城快步走到喬夢身邊,扶起喬夢:“你放心,我一定為你做主!”

“謝謝遠城。”

喬夢小鳥依人般依偎在宋遠城懷裡,目光挑釁似的看向何美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