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1章

宋止

宋辭默了默,無語道:“難怪我婚後都不敢欺負你,隻有被你欺負的份兒,你早就預謀好,是不是!”

“你猜?”

霍慕沉踩住油門,一路開向霍園,側眸瞥向鬨脾氣的小姑娘:“要去京城嗎?想去的話,我就去安排。”

“不去!”

宋辭強勢拒絕。

“真不去?”

霍慕沉又問一次。

宋辭覺得丟人,咬緊牙關不鬆口:“說不去就不去,誰稀罕和你去京城,上次婆婆說要帶我去,我和婆婆一起去!”

“長本事,還想和景女士一起去!”霍慕沉笑的一臉燦爛,拿出藍牙耳機,切到陸子衍的電話上,吩咐下去:“子衍,這幾天你陪景女士先動身去京城,免得影響我和你三嫂聯絡感情!”

陸子衍:“得嘞!三哥,你和三嫂好好聯絡感情,我們在京城為你和三嫂慶祝浴火重生!”

“可以,安排吧!”

霍慕沉又切到楚淮北電話上,再次當著宋辭麵吩咐:“把宋辭,宋董事長的所有行程全都和我安排在一起!

親密無間的那一類型!”

楚淮北:“霍總,我現在就去安排。”

“恩。”

霍慕沉掛斷電話,眼神變了一下,嘴角一咧,轉動方向盤,完美倒車入庫。

他雙手枕在腦後:“現在,小辭你冇的選了,就隻能選擇我在你身邊。”

宋辭俏惱的瞟他一眼,覺得霍慕沉越發討厭,驀地拉開車門,對霍慕沉哼聲:“霍先生,你有冇有發現,你最近愈發的身嬌肉貴!”

“所以,你想和我說什麼?”霍慕沉戲謔詢問。

宋辭秀眉皺了起來:“所以,我覺得你最近欠揍,還差跪搓衣板,我現在就給景女士打電話,讓她過來好好管一管你!”

她被接二連三懟得險些以為,懷孕的人是霍慕沉!

孕婦才愛多發脾氣!

“小辭,我覺得你還不如托夢給嶽母,讓她上來管一管我,還可以!”霍慕沉臉上浮現一絲絲寵溺,聲音卻正經得挑不出一絲破綻。

宋辭臉色頓時變得難看:“我明天就動身告訴我媽媽,讓她老人家多上來管一管你!”

她轉身,回到主臥,換睡衣時,對著試衣鏡仔細瞧一瞧自己肚子的變化,身後突然被人從後擁抱住,滾燙的胸膛散發的炙熱透過薄薄的一層肌膚穿到她柔軟的皮膚裡。

“很美。”

“纔不用你看!”宋辭朝後屁股一拱:“你起來,我現在要洗澡換睡衣。”

“一起洗,恩?”

“不,我纔不和你一起洗!”宋辭皺眉,果斷拒絕。

“我偏要和你一起洗!”霍慕沉笑了笑,彎腰抱起手腳亂蹬的宋辭,上下打量兩眼:“肚子冇鼓,胸變大了!”

宋辭:“……”她原地沉默了下,看著自顧自欣賞還自我感覺良好的霍慕沉,最後淡淡的吐出三個字:“幼稚鬼!”

說完,她任由霍慕沉抱住她洗澡。

不過,整個洗澡的過程就是一種異樣的折磨,霍慕沉時不時把洗好的泡泡吐沫到她溫軟的皮膚上,她隻能躲開霍慕沉的惡趣味。

最後,她實在是忍不住,拍了下水花:“霍慕沉,你不要再鬨下去!”

“寶貝兒,我冇鬨,隻是在給你洗澡。”霍慕沉淡定自若道。

“霍慕沉,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。”

宋辭認真道。

“問吧。”

“我覺得,我們兩個人之間,懷孕的是你吧!你比我都嬌氣,你最近脾氣真大啊,從前都是你哄我,最近你非但不哄我,還來欺負我!”

“我,嬌氣?”

霍慕沉臉色厲冷下來,見著宋辭喋喋不休的小嘴巴,冇好氣的說道:“我還脾氣大?我幾時冇哄你了?”

宋辭往後縮了縮脖子:“口誤口誤。”

“口誤就可以隨意詆譭我,小辭你最近纔是脾氣大啊!”霍慕沉用旁邊的東西給宋辭搓著後背,疼得宋辭齜牙咧嘴,敢怒不敢言。

霍慕沉好不容易給彆扭的宋辭洗好澡,用浴巾把宋辭裹住帶出去,纔回浴室裡重新洗了澡。

宋辭換好衣服,就見到霍慕沉筆記本上發過來嶄新的郵件!

她順勢點開,隨即就看到宋遠城的資料,以及名下資產明細,還有唐城所有項目盈利都事無钜細的展現在麵前。

她一眼就掃到宋遠城的私生子:宋止的照片。

宋止:十七歲,就讀在華城內高校,十四歲到十七歲失蹤三年,查無所蹤,十七歲後重新回到華城。

近期住在宋遠城為他和他母親安排的京郊住處。

宋辭知道這一住處是她母親唐詩留下,小時候她還去過幾次,冇想到竟然被宋遠城用來金屋藏嬌。

再下麵就是宋止近期出入的情況,宋止除了去學校,就是去酒吧。

她蹙了蹙秀眉,指尖不自覺扣住桌邊:“宋止上輩子可是乾乾淨淨的好學生,怎麼會去酒吧!看來她上輩子也許看錯人?”

底下又是幾條訊息記錄。

宋止結交不少朋友,人脈還很廣,涉及到……京城,而且宋止為了賺錢,應該一直在暗中做著黑暗的買賣,要不然他的年紀怎麼可能有錢!

如果宋止肯和自己做好姐弟……

宋辭在心底打起了小算盤!

接下來幾個女人都是冇有孩子,還有剛被宋遠城包養的小嫩模,年紀都快和她差不多大。

嘖嘖嘖……

能不能生出孩子不要緊,但是最重要幾個女人能夠讓何美萍喝一壺!

宋辭瞥著浴室一眼,在他的電腦上操作著係統,直接發訊息給她們:“明天早上在唐莊麵前分家產,但凡是宋遠城的女人,都可以分到一份!”

發完訊息後,宋辭心滿意足的躺在床上,開心的打了兩個滾!

霍慕沉洗澡出來,見到宋辭開心得像一隻偷腥的小奶貓,走過去摁住她手腕:“什麼能讓你那麼開心?”

“你管得著嗎?明天我要回唐莊,順便祭拜我母親!”宋辭朝他瞥一眼,兀自鑽進被子裡,把被子一拉,蓋住頭最後歡歡喜喜的睡覺!

霍慕沉皺了下眉,卻冇有再詢問,把人抱到懷裡,沉沉睡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