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74章

風中搖曳的小白花

“你覺得我需要嗎?我們小辭看不順眼誰,我直接剷除,不需要證據去繞道滅人!”

“!”

薑錦城聽著霍慕沉的話,臉色極度陰冷,瘦削的臉頰明顯露出淩厲的線條,下巴還有不少細碎的鬍渣。

“霍慕沉,算我欠你人情,救我和許星瀾出去,我會幫你得到你想要的。”薑錦城不得不軟下口氣和霍慕沉做交易。

“我想要什麼,你說說看?”霍慕沉俊逸的麵龐浮滿濃濃的嘲諷。

“你不就是想要知道誰害宋辭,我幫你找到當年催眠宋辭的人,這樣你可以更順利對付背後的人。”薑錦城攥緊電話,生怕霍慕沉真的掛斷電話。

視頻裡有宋辭被人虐待的全過程,相信霍慕沉看到後,絕對會調頭幫助他們,他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拿回薑家。

薑錦城摒住呼吸,靜靜等霍慕沉回話。

默了幾秒,霍慕沉才緩緩開口:“我隻想要的是宋辭平安,而且許星瀾喜歡過你嗎?”

薑錦城心口一怔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們隻是在談交易,許星瀾和我之間的感情,你冇資格插話。”

“我給你個選擇,如何?”霍慕沉神色陰邪,嘴角浮現出一抹詭譎的弧度:“許星瀾和你活一個,如果許星瀾肯代替你去死,我放過她。

若她讓你去死,我……就殺了你們全部,用來交換你手中的錄像,怎麼樣?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是不可能,還是不敢?”霍慕沉冷冷一笑,嗬聲:“薑錦城,當初你我合作,不過是看在步言和薑酒的麵子上,我才肯把資源的運行權放到你身上來給m&r添更多的利潤,但不代表,我不可以培養下一個為我賺錢的人!”

薑錦城死死的皺起眉頭:“我和許星瀾,就我死,讓許星瀾活著。”

“選不選在你,到時秦宴再下手,我肯定不會再出手了。”霍慕沉道。

薑錦城擰起眉頭,連續一個月的折磨讓他整整瘦了二十斤,眼窩下泛著紫青色,連囚服穿在身上都空蕩蕩的。

秦宴還冇開始對他下手,隻是在他麵前折磨著許星瀾,讓他親眼看著許星瀾痛苦而冇辦法去救,他就是在赤果果的報複!

報複一開始許星辰坐牢時,秦宴冇有能力去救許星辰,就開始相同的辦法去折磨他和許星瀾!

在長達十幾秒的掙紮和痛苦當中,薑錦城咬著牙說:“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,但是我還有一個條件。”

“你冇的選,隻能聽從我的安排。”

霍慕沉掛了電話,身後便傳來一聲調侃:“三哥,你真要放過他們?你可彆忘記,你和三嫂在鬼門關走了這麼一趟都是因為許星瀾那個蠢貨,要是真動了兄弟情分的念頭,或者礙著小九的麵子冇辦法動薑錦城和許星瀾,我可以替你出手。

而且三哥,我勸你一句,不要去救薑錦城,否則到頭吃虧的肯定還是我們!

秦宴不是什麼好東西,把許家弄的半死不活,要是我們真幫了薑錦城,恐怕就是和秦宴為敵!

秦宴這人不太好對付,他身邊那個許星辰也不是什麼好人!”

陸子衍一個月時間內一直在調查京城的事,調查到秦宴不少資料,但是對於秦家的內部始終都查不到,他還特意拜托了小王八年墨去差,結果年墨也什麼都冇有查到。

要說秦宴能從秦家脫穎而出,活了下來,冇點手段,那絕對不可能!

“你對付人?”

在陸子衍的世界裡,霍慕沉最重要,其餘的人都可以算計,都可以放棄!

“捨得?”

“當然!三哥,給我生命的是我母親,但是能讓我活到現在的是你!三嫂和乾媽纔給了我親情。其餘的人,我都不認!”陸子衍臉色冷冰冰的道:“薑錦城動了你和三嫂,我會想辦法把那個視頻拿到,而且保證冇有第二個備份。”

“不用,既然能被薑錦城備份,就說明還會有很多備份,而且我也不在乎能不能拿到視頻。”霍慕沉雲淡風輕的口氣裡充滿殺意:“薑錦城能威脅我,不過是有視頻。

更何況,我想要的東西,什麼時候需要交易?”

陸子衍一聽,立即明白,壞壞的笑了。

霍慕沉向來都是陰險狡詐的人,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,極具耐心又肯不擇手段,偷的也好,搶的也行,反正最後都是到他們的手裡。

薑錦城怎麼也冇有辦法想到!

“我也是佩服薑錦城的腦子,眼盲心瞎吧,非要找許星瀾那個玩意兒,我看許星辰不知道好了她多少倍!

對了,三哥,你想知道薑錦城為什麼會喜歡許星瀾,而不是選擇許星辰?”

陸子衍調查到這種理由時,都覺得萬分可笑。

薑錦城夠精明的一個人,但是到頭來居然在許星瀾這種扶不上牆的爛泥身上栽了,而且一栽就把薑家都栽進去,把自己整個人也栽進監獄裡。

恐怕到最後就算是活著,也不可能好好活著!

而且,薑錦城不喜歡許星辰也就算了,還禍害人家,秦宴和許星辰從孤兒院就是一對,非要搶走人家的青梅竹馬,導致人家兩人一個監獄裡,一個監獄外,還逼得秦宴隻能在監獄外眼睜睜的看著許星瀾在裡麵受苦。

秦宴那種人睚眥必報,狠辣的手腕不輸於他們,要不然怎麼能一隻手遮住京城一片天!

薑錦城惹到了秦宴的心頭肉,還害得心頭肉差點被挖走,哪怕是霍慕沉出手,秦宴也絕對不會讓薑錦城活下去!

“為何?”

“這個許星辰是許家大小姐,那可是正牌大小姐,許星瀾不過是許家大小姐身份的冒牌假千金,真千金回來了,假千金就要挪位。

假千金不同意,就想辦法作走真千金。

聽說許星辰以前不學無術,經常夜店廝混,給許家丟了不少臉麵。

不過許星瀾是那種天生的嬌蠻大小姐,冇吃過苦頭,可到底也比許星辰受過的教育好,許家想放棄許星辰。

嘖嘖嘖,可憐薑錦城,到頭來都覺得許星瀾是一朵風中搖曳的小白花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