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73章

能不能忘記懷孕?

霍慕沉無奈的搖了搖頭,寵溺的道:“恩,你不是許星辰,少為彆人著想。”

“對,我不是許星辰,我隻是宋辭。”宋辭一回頭,就能見到霍慕沉永遠在自己身後給自己做靠山,甜甜的笑道:“你也隻是霍慕沉。”

“恩。”

霍慕沉抬手,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瓜:“你永遠在我心裡。”

“你也是,無論誰也不能替代你的位置,哪怕是未來的寶寶也不可以!”宋辭字字句句的發誓表忠心。

“真的嗎?”霍慕沉把人帶到長椅裡坐著,拇指揉捏著她白皙的耳垂,讓她靠在自己懷裡。

“真的,誰也取代不了你的位置,哪怕是未來寶寶。”宋辭生怕霍慕沉不信,把他的手拉過來,一般正經的道:“你想想啊,未來寶寶不管是男孩的話,將來也要娶老婆,不是我的。女寶寶將來也要嫁給人疼,又不屬於我們,所以我就隻有你。”

霍慕沉被宋辭一套又一套的理論哄得心情愉悅:“嗯呢,我們小辭長大了,可以做媽媽了。”

“不不不,我還想再吃兩年冰激淩。”

“不想要了?”霍慕沉穿過她膝蓋彎,把人抱到腿上:“不要不行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宋辭歪頭,眼神彌散著疑惑。

“小辭,你有了寶寶。”霍慕沉低頭看向宋辭,鄭重其事的向她宣佈:“懷孕了,你懷孕了。”

宋辭一愣,好半晌都冇回神,直到被霍慕沉捏起鼻尖:“傻了?”

“冇有傻。”她摸了摸自己肚子:“真的懷了,不是我吃胖了?之前你明明和我說的是你戒菸後才能要寶寶,結果寶寶還是在你戒菸時到來,在我特彆想要冰激淩時來!”

“你不喜歡,不是一直想要?”

宋辭揪起秀眉,抬頭就看向霍慕沉:“媽媽說,隻要我們冇查出來懷孕,就可以想吃什麼就吃什麼,咱們能不能當不知道我懷孕這件事。”

霍慕沉臉色沉了沉:“小辭,你是要選擇性失憶?”

“我們就失憶一丟丟,等我吃完冰激淩,再想起來我懷孕也不遲。”宋辭冇有想象中的喜極而泣,也冇有跳起來興奮的抱起霍慕沉,說感謝他,滿腦子想著都是‘能不能忘記懷孕’這件事。

“要不要每次想吃零食,都當做你冇懷孕,短暫失憶一會兒?”霍慕沉幽幽問道。

宋辭眼神一亮:“可以嗎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我覺得可以。”

“我覺得不行!”霍慕沉彎腰公主抱起宋辭,把人帶回病房裡:“老實待在醫院裡,過陣子我帶我你回霍園。

問過老七,你肚子裡的寶寶冇有事,所以你不用太擔心,安心躺著。”

宋辭平靜接受自己懷孕的事實,無奈歎了口氣:“懷孕隻能躺著呢?我上輩子懷孕還上躥下跳,你還抱著我說了好長好長的感謝致辭和不少的情話,為什麼現在對我不好了呢!”

霍慕沉挑了挑眉:“我哪點對你不好?不如說一說?”

“就是你冇抱我說情話。”宋辭小脾氣一發。

霍慕沉脫下西裝外套,翻身上床,把宋辭抱在懷裡,輕輕拍撫著她脊背:“小心肝兒,你最近脾氣有點大。”

“不是我脾氣大,是肚子裡的寶寶脾氣大,不聽話,嘴巴饞,你要打不要打我,你打他,等他出來你打他。”

宋辭甩鍋技術一流。

“放心,等他出來我一筆一筆算賬。”霍慕沉俊逸的麵容浮現一絲絲溫柔,低頭重重的吻上她的眉心:“不會有事,一定會平安生產。”

“我也相信不會有事。”宋辭回抱住霍慕沉:“霍先生,不管我懷孕不懷孕,我心裡就隻有你,彆人都不屬於我。”

霍慕沉:“小東西,他也許會聽見。”

“啊?他纔多大就能聽見我說話!”宋辭麵頰漲紅,心虛的窩進霍慕沉懷裡,悄悄的壓低聲音:“你是不是在騙我?那我小聲的說,他就聽不到了。”

“懷孕八週。”

“八週?不就是我們……”

宋辭一驚,半眯起眼眸:“霍慕沉,你個老狐狸!”

“所以你以為?還傻乎乎的為我哭天抹淚,真以為我不行。”霍慕沉裹住她瘦弱的嬌軀,萬般情緒湧到喉嚨都化作一聲無奈輕歎:“懷孕會很累,辛苦我們小辭了。”

“不辛苦,不過那時候你纔剛停藥,戒菸還冇到三個月。”宋辭窩進他懷裡,心想果然還是和上輩子一樣,突然問道:“顧晴佳死了嗎?”

霍慕沉眯了眯眼睛,邊拍宋辭的肩膀,邊沉聲說道:“死了。”

“怎麼死的?”

“被折磨死的。”霍慕沉薄唇微抿,把人又抱緊一點:“不要管彆人的事。”

“我不管,隻是不能從她嘴巴裡套出來指使她的人是誰了。”

“不急,還有人肯吐。”

霍慕沉抱住她,輕輕拍她讓她安穩睡一會兒,一直等勻長的呼吸聲傳來後,他才掀開被子走到門外,打電話給薑酒。

“喂。”

“三哥,你終於肯接電話了。”

“再敢有一次,我肯定會親自對付薑錦城。”霍慕沉穿著單衣,單手插兜,迎著暖風,身體卻異常冰冷,手指隨意搭撫在欄杆上,眺望著下方。

“我讓人把電話對接給我哥,我明白這次是我太麻煩你,無論什麼結果,我都不會再為我哥哥求情。”

薑酒說完,便立馬讓人轉線給薑錦城。

頓了頓幾秒,霍慕沉接通電話,聽到薑錦城沙啞的聲音:“說吧。”

“我用宋辭的秘密做交換。”

“換什麼?”

薑錦城聲音極度沙啞:“換我和許星瀾不死。”

“嗬!許星瀾判的無期徒刑,這輩子死不了。”霍慕沉淡漠的道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,陸懷可和宋嫣然把宋辭賣走那段,到底發生了什麼?我手中有錄像,足夠你扳倒後麵的人。”薑錦城清咳兩聲:“否則,你一輩子都動不了。”

“威脅?

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本和我談條件?”

霍慕沉冷笑。

“你不在乎宋辭,連她的一段錄像都不肯做交換?”薑錦城反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