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69章

你彆嚇我!

他哄起宋辭來愈發溫柔,不吝惜多說幾句話,就像小時候抱著繈褓裡的宋辭,哄她睡覺。

宋辭靠在他懷裡:“好。”

她抬頭仰望星空,看向一簇又一簇的煙花。

一直到全城煙花都在一夜之間全部綻放,慢慢夜幕被暖陽取代。

一縷陽光破除黑夜,籠罩在霍慕沉和宋辭周身外,兩人都冇有言語。

霍慕沉抱起宋辭,低頭看了眼腕錶,淩晨四點半多了。

他摸了摸她柔順的烏髮,呼喚著宋辭:“小辭,我帶你回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冇人迴應。

霍慕沉低垂著頭,看向宋辭靠在他懷裡,閉著雙眸一動不動:“小辭,還睡呢?回家了!”

“……”

霍慕沉心口一涼,掌心用力拍了拍宋辭的臉蛋,卻發現她冇有任何反應,臉色慘白:“小辭?小辭!”

他抱起宋辭,立即往山下跑:“小辭,你彆嚇我!”

“霍少,您冇事?”

保鏢見霍慕沉冇事,成功下來了,一秒還冇開心過頭就被霍慕沉打斷!

“開車去醫院!快!”

“是!”

霍慕沉抱緊宋辭,坐在後車座裡,一遍遍呼喚她:“小辭,你彆嚇我!我禁不住你有事,我不能冇有你啊!”

他把宋辭壓向胸膛,俊臉深埋在她頸窩裡,一滴接著一滴溫熱的清淚沾滿她頸窩裡:“彆離開我,我真的不能冇有你!”

無助,彷徨,挫敗……湧向霍慕沉!

他從來都冇有這麼狼狽不堪過,卻抱著宋辭哭的泣不成聲,驚了開車的保鏢。

保鏢一路飆車,闖了不少紅綠燈直奔醫院,還打電話讓醫院準備急救。

霍慕沉指尖顫抖的去摸宋辭的頸搏,發現她還有氣,心裡也痛到不成樣子了,沾滿淚水的臉貼緊宋辭:“小辭,彆嚇我,以後你說什麼是什麼,我都聽!

我求求老天爺,彆奪走我的小辭!

我真的,不能冇有她!

我用我全部去換,哪怕是我的命,隻要宋辭平安活著!”

保鏢冇見過霍慕沉哭,還哭得像個無助的孩子,用最近的速度奔向醫院。

步言那邊接到了電話,也差點嚇暈了。

宋辭要是有個好歹,那霍慕沉也不用活了!

他做好全部的急救措施,焦急的站在門口等人送過來。

大概不到二十分鐘,一輛黑色的邁巴赫便卷著滿地晨輝朝醫院奔去。

步言跑到車邊,替霍慕沉打開車門:“三哥,你……”

哭了?

隻是半秒,步言便立即回神,朝後麵的醫生大喊:“擔架,快過來!”

霍慕沉把宋辭小心翼翼的放在擔架上,卻不敢鬆開她的手,一路推著到急診室,那邊步言還喊著:“上呼吸機,快點過來!”

宋辭被戴上氧氣罩,往急救室送,一路推到門口。

“三哥,你不能進去!”

“我必須進去!”霍慕沉眸子猩紅,拽住步言的衣領,保鏢攔住了霍慕沉:“霍少,步先生是醫生,他有準確的判斷,還要進去為太太搶救,您不能乾預,彆耽誤太太搶救!”

步言:“三哥,你冷靜點!我讓醫生帶你去穿防護服,一會兒會有人帶你進來!”

他現在也不確定宋辭是怎麼回事!

霍慕沉能挺了過來,宋辭怎麼會有事?

難道是免疫力太低,還是?

步言都不太確定,也快被霍慕沉掐死了,隻能讓其他醫生先進去搶救,看看具體是什麼情況,一邊安撫:“三哥,你相信我!

我先進去,一會兒再讓你進來!

你冷靜點,彆耽誤黃金搶救時間!”

霍慕沉不甘心的手被保鏢一根一根掰開,好幾個保鏢桎梏住他,把步言從霍慕沉的手中救出:“步先生,您快去進去為我們太太救治吧!”

他們也看得出來,要是太太真出事,霍慕沉完全承受不住打擊,說不定都會發瘋!

步言看了霍慕沉一眼,轉身進急救室,就聽見身後的嘶吼:“步言,宋辭不能出事!”

他腳步一頓,隻是一秒遲疑就趕緊關門去給宋辭急救。

“是啊,霍少您彆掙紮了!剛纔,步醫生都快被您掐死了!”

霍慕沉被人壓住,可幾個保鏢的身後完全抵不住瀕臨危險邊緣,完全喪失理智的霍慕沉。

離霍慕沉最近的黑衣保鏢直接被霍慕沉單手撂倒,摔得五臟六腑差點都移了位!

趕過來的保鏢見狀,齊齊嚇了一跳!

“攔住霍少!”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!

後麵的保鏢見霍慕沉眼球佈滿血絲,恐怖陰沉得要人命,也不敢想太多,齊齊攔住霍慕沉,免得影響了裡麵的搶救!

那邊,陸子衍也聽到訊息,嚇了個好歹,就立馬趕了過來,心裡也在祈求,宋辭千萬不能有事,要不然霍慕沉一定會給宋辭陪葬!

霍慕沉被醫生帶過去換防護服,第一次失魂落魄的不知道做什麼,滿腦子都是宋辭在煙花下對他的笑。

天都亮了,你為什麼還要離開我!

霍慕沉快速換好防護服,做好一係列消毒操作。

而急救室內。

步言進到急救室,先為宋辭看瞳仁,就聽到旁邊的醫生說:“院長,霍太太隻是溫度偏低,一切生命跡象正常。”

“先給她抽血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樣的試劑,如果一起中了毒,不會隻有霍慕沉好,宋辭不好!

步言嚴肅命令:“去抽霍慕沉的血化驗,看看是不是哪裡出現紕漏了!”

醫生點頭,出門攔住霍慕沉,畢恭畢敬的道:“霍少,院長說先抽您的血和霍太太的血去化驗。”

霍慕沉饒是再心急如焚,也隻能催促醫生快點抽血。

化驗的結果很快被醫生拿到了步言麵前,他看了一眼,嚇得直接靠坐在儀器邊上,差點跌坐在地上!

怪不得,他一開始冇看出來!

霍慕沉的結果一切正常,宋辭被人下了藥後,就是解藥!

而宋辭生命跡象正常,也隻是昏迷了!

步言滿頭冷汗,心有餘悸的對自己說:“這要是真是因為他的失誤,那恐怕他這輩子就引咎自殺算了!”

“院長,您冇事吧!”

“我扶您起來。”

步言自己從地上爬起來:“去再給宋辭做檢查,查一下她體溫為什麼會偏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