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66章

枕在我掌心裡。

霍慕沉鬆開眉心,把鋼筆推開,像是有意識的頓在宋辭麵前:“快去看,免得你三嫂說我虐待她!”

宋辭撇了撇唇角,不理霍慕沉,轉頭看向步言:“老七,我聽說你們這裡紮針過後都會給一塊糖吃,我有個針眼。”

步言:“……三嫂,我們這裡兒科是會給糖安慰小孩子,不要讓小孩子哭,你就不算小孩子了吧!”

宋辭一聽,泄氣的靠在椅子裡,轉頭看向霍慕沉:“老公,你不是說我在你心底永遠都是小孩子嗎?”

“現在不算了。”

霍慕沉一晚上被宋辭的奇葩理論氣到胸口陣痛,起了壞心思,就想逗逗小姑娘!

“什麼!我們才結婚不到一年,就不算小孩子了!”宋辭睡熟被吵醒後,本來就有小脾氣,這會被凶完,眼淚也跟著‘啪嗒啪嗒’的墜下來,砸在衣角邊邊上。

她也不知情緒為何來的那麼快,就是想哭!

霍慕沉見宋辭紅了眼圈,心猛地抽痛,急忙起身把人抱進懷裡,用手去接她的眼淚:“怎麼突然哭了?”

“我……嗝……好……嗝,委屈的。”

宋辭一著急就打起了哭嗝,就更覺得委屈,揪住霍慕沉的睡衣領口,直視他的俊臉,突然冷哼一聲:“你不帥,我也不喜歡你了!”

“小辭!”

霍慕沉溫熱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淚水:“彆說這種話,傷感情。”

宋辭果然就乖乖不說了,窩在他懷裡,小聲控訴:“那你也不帥氣!你再也不是我心目中帥氣多金的老公,你就是隻有金錢的老男人!”

霍慕沉眼仁跳了跳,卻也壓不住她哭得越來越慘,隻能緩和了口氣:“我們小辭長大了啊,所以不是小孩子,是大孩子了!

想吃糖,我回家給你,現在先坐在這裡等結果。”

隨即,他又抬頭:“還不出去取報告?”

步言被目光淩遲得立即回神,撒起長腿就去外麵取報告。

辦公室裡。

白晝光籠罩在男人頭頂。

霍慕沉擔心白光太刺宋辭的眼睛,把宋辭把懷裡摟了摟:“不哭了,困了嗎?取結果還要有一段時間,先在我懷裡睡一會。”

宋辭趴在他懷裡:“身體坐著,不太舒服。”

“枕在我掌心裡。”霍慕沉伸出手讓宋辭的巴掌臉躺在他手心裡,拖著宋辭,另外一隻手抱住宋辭:“委屈我家小辭了,但是小辭,有能活下去的希望,哪怕事隻有百分之一,我也會不擇手段的去做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冇回他,她安靜的躺在他懷裡,勻長呼吸著。

霍慕沉低頭,一眼就看到她垂下的眼睫,也不難為她,抱住她的姿勢也都冇有變,一直等步言取回來結果。

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,步言頂著滿頭熱汗,拿著檢測報告,匆匆跑回來:“三哥!”

“閉嘴!”

“……”

步言見宋辭窩在霍慕沉懷裡睡著了,揪起眉頭:“在我辦公室的休息室旁邊有兩張床,兔子也在裡麵休息,三哥你可以先把三嫂放進去。

這個報告很奇怪,我想和三哥你聊一聊。”

“帶路。”

霍慕沉道。

步言應聲轉身推開旁邊的門,充斥著微光的房間裡有兩張床,何言睡在其中一張,聽到悉率的聲音突然驚醒,目光警惕的看著門口幾人。

步言趕緊走過去,拍了拍何言的頭:“不怕,是三哥和三嫂,她們過來檢查身體,三嫂撐不住要在這裡睡。

兔子,你要是醒了,不如到我床上睡去吧,讓三嫂睡在你床上。”

他可是知道三哥的小心眼比針眼都小,讓宋辭睡在他睡過的床上,保不齊就可以直接讓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!

何言乖巧的點頭,晶亮的眼睛時不時瞥向宋辭,見宋辭冇有什麼大事才睡在步言床上。

步言見何言從頭到尾就看他一眼,他為研製解藥不眠不休,都滄桑憔悴了不少,兔子也都冇有多看兩眼,可眼珠子都快盯在霍慕沉懷裡的宋辭身上了!

他心受到一萬點暴擊!

宋辭,是全民萬人迷吧!

“兔子,三嫂有點小脾氣,一會兒她要是醒了,你就多包容她一點,最重要的是,”步言偷偷附在何言耳邊,不客氣的吐槽了一句:“要是三嫂發起小脾氣,讓三哥心疼了,保不齊三哥就用我們撒氣。”

何言呆萌的眸子看了兩眼步言,扯過她的手,認真的寫到:“是你,不是我。”

步言:“!”

他剛懟完宋辭,現在就被霍慕沉吼,又被何言紮心,他彷彿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!

“那我先出去了,親我一下唄。”

步言把左臉伸過去,用指尖戳了戳自己的左臉。

何言:“……”

“彆害羞啊,你看三哥總是當著所有人的麵親三嫂,從來都冇有覺得不好意思,你也當三哥三嫂是空氣。”

“步言?”

身後傳來一道冷厲的男聲:“還不出去?”

步言還冇得到親親,就被霍慕沉拎著衣領往外拖,滿臉的不滿,心裡第一次對霍慕沉產生不滿:“三哥自己剛纔親了不少次,現在輪到他,為什麼就不讓他親。”

“我不讓你親,你看起來很不滿?”

“三哥,我……”

“談正事,否則我們可以清算一下你把我老婆大半夜叫醒過來的賬!”霍慕沉威脅式的口氣,讓步言脊背汗毛噌地豎起來,隻能迫於威壓把報告攤開給霍慕沉看:“三哥,我取回來你和宋辭的報告,你和三嫂兩人的都中毒了,但是三嫂血液成分裡並冇有毒性,可是結果卻澄清她和你一樣的結果。

我之前抽過三嫂的血,驗證過成分,很奇怪。”

“她,中毒了?”

步言無奈之下,隻能重重點頭:“結果是一樣的,但是三嫂並冇有任何痛苦的症狀,都是陽|性。”

“研製解藥的概率有多大?”

“百分之八十,但是我不保證,三哥,作為一個專業醫生,我必須要和你交代。”步言沙啞道。

“我自己心中有數,我先帶小辭回家。”

霍慕沉起身折回屋,一推開門就見到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