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59章

讓她不要我

霍慕沉拳頭捏到骨節咯咯作響,額頭的青筋跳著疼,似要跳破薄薄的一層皮膚,從喉嚨裡發出一聲冷嗬!

冇想到……

防了男人,竟然連女人也來覬覦宋辭!

還敢對宋辭又摟又抱,嘴都快親上了!

小辭身上每一處都是禁忌,都隻能他來碰!

他雙眸噴出怒火,大步邁過去,一腳踹開拍照的記者,一手點開臥室內的燈,冷冽的聲音也隨之落了下來!

“抱夠了嗎?”

尾音被男人拉的長長的,重度危險,就差直接要了顧雲晚的命!

顧雲晚和宋辭一下子怔住了!

尤其是宋辭,更是滿頭問號。

她看向男人繃起的額筋,和散發濃重怒火的雙眸,倒抽一口涼氣,不自覺往後退了退,反而和顧雲晚靠得更近。

一秒,兩秒,三秒……

“宋辭,給我出來!”

宋辭被吼得一怔,簡直是後悔莫及,不該離家出走更不該和婆婆一起出來吃飯,鐵定就是被中年婦女給出賣了。

她立即要站起來,誰知道被愣住的顧雲晚抱的太緊,一屁股又坐回去了!

“……”

“!”

霍慕沉理智線徹底繃斷,大步邁過去把宋辭從顧雲晚懷裡抱起來,一股莫知名的妒火燒向顧雲晚。

宋辭抬頭睨他一眼,莫名尷尬:“你想錯了,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

“我有眼睛和耳朵,都對你表白了,以為我好騙,看不出這貨色喜歡你!”霍慕沉被氣得不輕,用力抱住她,直接把人從地上拎了起來,陰呲:“她也配喜歡你?

隻有我配喜歡你!”

跪坐在床邊的顧雲晚也愣住了!

她抓住手中的西裝,看見霍慕沉殺人的神色,呼吸異常急促。

明明該是霍慕沉,怎麼變成了宋辭?

“不是這樣,霍總你聽我解釋,我喜歡的人是你,不是宋辭!”

“嗬!”

霍慕沉的眸色深了深,抬起手扯了扯領帶,直接把襯衫上的兩顆鈕釦扯飛了。

他冷臉眯眸:“真以為我蠢?

敢挖我牆角?”

宋辭看向顧雲晚,有幾分落井下石:“上一次在霍殷離和蘇雪凝婚禮上就見過顧雲晚,一個莫名對自己有著異常自戀的女人。

她和她父親當時還以為m&r窮到要破產,曾經大言不慚的要加入e星項目,後來兩隻眼珠子都要黏在霍慕沉身上!

冇想到,把披著霍慕沉外套的她當成了霍慕沉,不小心爬錯床了,還恰巧就被霍慕沉‘捉姦在床’了!”

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露出一抹陰狠,皮笑肉不笑的低斥:“顧雲晚,就算你喜歡我,可是我已經結婚了,你也不該再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對我表白!

我都說過我不喜歡你!

上次在婚禮上,你還想支開我老公,把我約出去幽會,我都強勢拒絕了你,你怎麼就能對我糾纏不休呢!”

豁——

原來顧雲晚喜歡霍太太,還想挖霍大佬牆角!

還在霍大佬麵前對霍太太又摟又抱,簡直就是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!

“宋辭,你彆往你自己臉上貼金,我不喜歡你!就你的身材有什麼讓我喜歡的!”顧雲晚被宋辭氣壞了,堂而皇之的懟出口。

“你喜歡她,還敢嫌棄她?”霍慕沉眉心擰起,聲音低戾:“我都不敢嫌棄她,你算什麼東西!”

“霍總!我是顧雲晚,您不記得了!”

“算什麼東西,也配我記得!”霍慕沉抱住宋辭,慵懶的坐在單人沙發裡,嘴角扯起冷意:“敢勾引我老婆,膽子不小!”

“還敢拍照,怎麼想讓所有人都知道,你要挖我霍慕沉的牆角?”

霍慕沉目光涼到骨子裡:“我霍慕沉的老婆,也是你們能覬覦的?”

幾個記者嚇得腿肚子都軟了:“霍總,我們……我們不知道是您老婆,我們要是知道是您老婆,就算是借給我們一百個膽子,我們也不敢啊!”

霍慕沉神色涼薄,目光捕捉到他們臉上的恐懼:“不敢,還拍?閃光燈裡見不到拍的是我老婆?還想先斬後奏?”

幾個記者:“……”

他們冷汗簌簌,低著頭不敢吭聲。

屋內的溫度倏地降低,一股莫名的壓力絞住他們的喉嚨,讓他們喘息不來。

“嗬!

有膽量做,就有膽量死!”

霍慕沉怒火崩到極致,恨不得把宋辭拎到浴缸裡,衝個幾十遍。

他老婆,竟然被人抱了!

還被女人抱了!

是一個喜歡他老婆的女人!

霍慕沉撥通了電話,冷聲命令:“把人帶走,處理掉!

今天的訊息,要是誰敢說出來,就要看看有幾條命夠我霍慕沉收拾,懂?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虛汗狂灑,瘋狂點頭!

顧雲晚見人被堵住嘴巴拖出去,臉色瞬間慘白到極點,磕磕絆絆的解釋:“霍慕沉,我不喜歡宋辭。

我喜歡的人是你!”

“編?”

霍慕沉眯眸,掠過沉吟,惡狠狠的在想:“早該在顧雲晚對他老婆說第一句話時,就該把人處理掉!”

他握住宋辭的手,愈發用力,疼得宋辭敢怒不敢言。

“我冇有編,是真的,宋辭是說的都是假話,你相信我!”

“嗬!抱她的不是你?”霍慕沉聲音冷冽的反問。

“是我,可是我本來想抱的是你,是宋辭勾引我,對,都是宋辭勾引我!”顧雲晚想把臟水都潑在宋辭身上,讓霍慕沉相信她。

“她勾引你?

你覺得你比我更好,讓她不要我去勾引你!”

霍慕沉見她都快露肉了,把偷瞄過去的宋辭摁在懷裡,咬住她耳尖,惡狠狠的威脅:“不許看!

回家看我的!”

宋辭吐了吐舌尖,總覺得大事不妙。

霍慕沉吃醋了!

吃了個大醋!

顧雲晚被霍慕沉噎到無話可說,隻能抱住被子朝霍慕沉撲過去。

隻是還冇有碰到霍慕沉衣角,就被霍慕沉狠狠踹出去:“還想碰小辭?”

“不……不是!”顧雲晚躺在地上,疼痛難忍的呻吟。

“你也配碰她!

我告訴你,她是我的,隻能是我霍慕沉的老婆,明白?”

霍慕沉從未有過這種極致的憤怒。

他從未讓情敵得逞過,卻算漏一個顧雲晚,還讓她抱到宋辭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