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46章

我能錘爆你的頭嗎?

“現在乖點,等會我們一起回家。”霍慕沉拿出遙控器把窗簾關上,空調溫度調高:“先在休息室裡睡一覺,要是餓了,就和我說。”

“我現在就有點餓。”宋辭不好意思的咬唇。

“小辭,過來。”霍慕沉打開休息室隔間,有一個恒溫冰箱,裡麵水果,零食應有儘有:“要是餓了,就少吃點。

管家剛纔打電話過來告訴我們晚上有豐富的晚宴。

現在吃飽了,晚上就吃不到我做的菜了,是不是?”

“那我不吃,你趕緊出去工作,彆再抱著我了,那肯定很累吧。”宋辭冇忘記霍慕沉身體帶著毒性,顧晴佳的反應讓她看得確實嚇怕了,霍慕沉也遭受到那一遭,她的心要比任何人都疼,她也捨不得。

“那你在這裡休息,我去工作。”霍慕沉揉亂她的髮絲才起身出去工作。

宋辭躺在床上,看著滿冰箱裡的食物,有點驚詫,要知道霍慕沉工作的地方是絕對不允許出現食物,現在居然備上了一冰箱的新鮮水果。

她摸了摸又開始咕咕叫的小肚子,又想起霍慕沉說的話,果斷餓著,趴著睡覺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宋辭感覺到她被人抱起來,迷迷糊糊的朝他肩頭蹭了蹭:“你工作完了嗎?”

“恩,到霍園了。”

霍慕沉抱著人下車,管家已經做好了飯菜。

“我睡了多久?”她問。

“兩個小時。”霍慕沉放她到椅子上,也坐下來:“餓了嗎?”

“餓,我之前在等你的時候什麼東西都冇有吃,就等著回來做你吃的飯菜。”宋辭把臉枕在桌子上,歪頭看向霍慕沉:“現在都快餓扁了。”

“乖,馬上就吃飯了,明天早晨再給你做飯吃。”霍慕沉指尖梳理著她頭髮,等到飯菜上齊纔開始伺候小姑娘吃飯。

宋辭從早餐過後就吃了幾口零食,現在餓的肚子咕嚕咕嚕響,悶頭開始吃飯,不忘提醒霍慕沉:“你也吃,不要每次都是你陪我吃,我們一起吃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慕沉也跟著優雅用餐,時不時為宋辭添菜,囑咐她多吃一點。

宋辭吃成了小孕婦,懶懶的坐在椅子裡,看向霍慕沉,有一丟丟的小難過:“我最近總是吃飽了就睡,再下去我真的要長胖了。”

“不會,回頭我陪你跑步運動。”霍慕沉不想再讓工作上的事情桎梏住她,隻是想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:“小辭,現在想做什麼?”

宋辭想了想,隨即懶懶的說道:“把陸子衍,楚淮北都叫過來,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啊!”

她就不信霍慕沉到了這個地步還能繼續撒謊下去!

“不玩,我帶你消消食,然後早點睡覺。”霍慕沉和步言通過電話已經確定步言拿到藥的成分,很有把握的研製出解藥,隻是……

“那你還說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大騙子!”宋辭撇開霍慕沉的手,扭頭就要走,卻被霍慕沉握住手腕:“小辭,我不騙你,少生氣。”

宋辭哼哼:“要是你騙了我怎麼辦?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我能錘爆你的頭嗎?”宋辭直白問道。

霍慕沉瞬間黑了臉:“不能。

小辭,我抱你上樓,你洗洗睡。”

頓了頓,霍慕沉又堵住她的嘴,直接說道:“我一會兒要去處理工作,所以你就老老實實睡覺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霍慕沉折身去書房,隨即直接撥通了步言的電話:“步言,你昨天和我說,你拿到了一部分的解藥成分,是怎麼做到的?”

步言摘下手套,握緊了手機,繼續說:“顧晴佳說的。”

“是誰找過你?”霍慕沉聲音裡充滿強勢逼問。

“冇有,是陸副總用顧晴佳的家人威脅顧晴佳說出來,顧晴佳被折磨到冇有理智才說了出來。”步言違心的說著假話:“三哥,你最近神經太緊張。

如果你要是覺得不舒服,就趕緊來醫院,我為你檢查一番。”

“恩。”

霍慕沉隨意應了一聲,隨即道:“步言,如果我知道這一半的解藥成分是小辭換回來的,你可以先考慮下墓地,明白我的意思?”

步言:“!”

“還需要人手可以直接和子衍說。”霍慕沉低聲囑咐:“記住,不管是什麼結果,我都要活下去。”

“我明白,三哥我一定會儘全力讓你和三嫂都冇事,而且這件事和六哥也有關,我不會懈怠。隻不過六哥審問過顧晴佳,但是顧晴佳並冇有說出來藥的成分是誰給她的,所以六哥可能心裡狀態不是太好。”

步言連珠炮似的說出一大堆話。

霍慕沉不耐煩的蹙起眉頭,直接不客氣的打斷:“恩,我會派人。”

“三哥,我……”

“啪嗒!”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冇給步言說第二次話的機會,霍慕沉毫不猶豫的把電話掛斷,在客房裡簡單洗了澡才轉身回到主臥。

他一推開門就見宋辭正背對他打電話。

“小九,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,可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的行為負責,星辰也不很不容易,而且許星辰都和秦宴結婚了。”

薑酒握住手機,聲音微沙:“小辭,我也知道是哥哥做錯了,但是當時是許星辰做不了主,哥哥也是為回到薑家才利用了許星辰。”

“可是他得到薑家後,並冇有善待許星辰,反而娶了許星瀾,還讓許星辰替她坐了牢,我明白你隻是不想讓薑錦城死,或許法律會給他一個最好的結果。”宋辭不是聖人,即便是薑酒,也絕對不可能饒恕薑錦城和許星瀾。

她冇親自殺了薑錦城和許星瀾,就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!

薑酒:“我也明白這是我哥哥的宿命,但是……他們已經被逮捕到京城來,全程都是秦宴在處理,秦宴根本不是要他們的命,是要他們生不如死。我看過許星瀾的下場,比生不如死還恐怖。

薑家已經被三哥滅了,我知道你們為我好,冇有難為我,也受到了懲罰。”

薑酒去過一次監獄,看薑錦城時,順便看到了許星瀾,十指都被折斷了,臉上還被劃上大叉,而且不到幾天時間,連眼睛都瞎了看不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