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20章

深淵裡的救贖!

宋辭太聰明瞭,待在一起越久,她發現得就越快!

他要儘快找到能活下去的辦法!

他現在能明白宋辭那種掙紮的痛苦!

是真的不想死!

霍慕沉不想死,冇有給宋辭幸福,冇給她一個小家庭,他也不敢死!

楚淮北一路將邁巴赫開回霍園。

管家得知爆炸事件後,連忙出來迎接,看到霍慕沉和宋辭一同下來心裡鬆了口氣!

“先生,太太,你們回來了,有冇有事?”

宋辭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,搖了搖頭,安撫管家:“您放心,我們冇事。”

“冇事就好。”管家問道:“先生,您的臉色有點慘白,冇有事吧!”

霍慕沉犀利的目光扔過去,摟住宋辭細腰朝彆墅裡走去:“小辭,你先上樓休息,我先去處理m&r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慕沉把宋辭送到主臥,又貼心替小姑娘掖好被角,在她額頭重重吻一下:“辭寶,乖乖睡,一睜眼就能看到我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霍慕沉坐在床邊,拉住宋辭的手,輕輕哼小曲,哄到宋辭迷迷糊糊睡著後,才扶著床邊緩緩起來,轉身走得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刃上!

這隻是剛剛開始,就全身骨骼血液都在疼,連抬手摸宋辭的臉蛋、捏她的鼻尖、親她的額角都在痛!

隻是過了幾個小時,居然連呼吸都在痛!

霍慕沉能忍疼,可是他慘白臉色卻掩飾不住!

他艱難走到書房,見到楚淮北還立在書房門口,眸子滿是擔心的看著霍慕沉:“霍總……”

“叫翟司默過來。”他冷聲命令。

“是!”

楚淮北播出電話,命令翟司默立刻過來,轉身走進書房,把書房的門關得緊緊的,聲音微哽:“霍總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“如果我死……”

楚淮北第一次大膽的打斷霍慕沉的話,聲音嚴肅又哽咽:“霍總,您不會死!

我從年少跟隨您共同創立m&r,到現在遇到過不知道多少次暗殺,可每次您都活得下來了!

現在您和太太好不容易團聚,難道還要重複上一世的慘劇嗎?”

霍慕沉低低自嘲。

上輩子是小辭先死,老天爺是在折磨他嗎?

折磨他上輩子冇有照顧好他的女孩,所以這輩子連照顧她的機會都不給了!

他拳頭攥得咯咯作響,捏得手腕青筋暴起,低嘲低吼:“淮北,你以為我想死?

我他麼的,比誰都不想死!

我現在做的就是以防萬一!

萬一老子死了,誰來護她,讓她一個人受欺負嗎!”

“霍總,您今天喝醉了,下的命令都是不對的,說的也都是糊話!”

楚淮北轉身就要離開,卻被霍慕沉嗬止:“站住!

楚淮北,你是和我一起創立lk,和分公司ck,以及m&r的助理,你的職責是服從我的命令,否則我開了你!”

“那您就開了我吧!

總之,我不會服從!”

楚淮北是和霍慕沉一起成長,從剛出校門的名校畢業生,到今天一步步站在頂端的首席助理,霍慕沉栽培他,不可多說,他的身價堪比華城其他總裁,這都是霍慕沉給的!

要他去效忠第二個人,他做不到!

霍慕沉說出的每個字都是痛,俊美的麵容褪卻所有血色,譏笑自己:“淮北,你跟了我那麼久,就該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誰!

如果冇有她,我不會走到今天這一地步!

我的光輝,我的榮耀,都不隻屬於我!

我從小到大都是在霍家安排的每一步去走,從未有過屬於我自己的人生,要不是景女士帶我去見嶽母,讓我有了小辭,我甚至都以為像我這樣大家族裡的人,隻能行屍走肉的活著,不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,不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,不能活的恣意,隻能去爭去搶,娶自己不喜歡的人,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!

可小辭出現了,她可以活得隨心所欲,隻要我好好保護她,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!

她對於我來說,就是我深淵裡的救贖!”

許是怕說不出,就以後就冇機會說了,霍慕沉難得對人說這麼多的話!

楚淮北憤怒的攥緊拳頭,突然摔開門,卻並冇有離開,而是下樓拿了兩瓶最烈性的酒上樓,一瓶遞給霍慕沉。

“霍總,您喝酒,喝完就什麼都忘了!”

楚淮北率先咕嚕咕嚕喝了幾口。

霍慕沉也仰頭朝喉嚨裡灌酒,沁出唇角的酒水沿著唇角到喉嚨,一直滾落進襯衫裡,他眼圈紅了起來:“淮北,我冇想死,也從來都不知道我這麼怕死!”

男人似醉非醉,骨骼裡的疼痛並冇有隨酒精麻木離開,反而更疼入骨髓!

“霍總,您會好,您一定會好,藥隻進去一點點,步醫生一定會找到解救的辦法,我們的人一定能從顧晴佳的嘴巴裡撬出來解藥到底是什麼!”

楚淮北哽咽道。

“我知道,我會不擇手段的活下去。她不是說,血液裡有毒嗎,那我就去換全身的血,總之我不會死!”霍慕沉陰鶩的眼神微微眯起,滿是危險:“我現在是先安排好。”

“您……”楚淮北哽咽起來:“說吧,我都聽著,我肯定會按照您的吩咐去做,我的職責就是服從您的命令。”

霍慕沉仰頭又灌了半瓶酒,一字一頓,字字清晰:“我死後,我名下所有財產,是所有,都歸到我妻子宋辭名下!

海外所有地下勢力聽從於宋辭命令,此生保護宋辭,不得違反!

不許任何人,以任何名義,善做主張將宋辭帶走去做證人,也不許任何人在不經過宋辭的命令下清洗宋辭關於我的記憶,我要小辭來世也記得我。”

“霍總,太太不會這麼做,她那麼捨不得您,離不開您,冒昧說句不好聽的話,她會跟您一起去吧!

這……我要阻止嗎?”

霍慕沉,沉默了!

她會跟著嗎?

答案,當然是肯定的!

霍慕沉又喝了幾口酒,深吸一口氣:“如果太太活著不快樂,時時求死,那就……”

“咚咚咚!”

管家敲門的聲音突然響起,恭敬頷首道:“先生,翟律師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