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10章

這張臉就是一副吃軟飯的!

宋辭本來還在裡麵掙紮,門忽然被人從後大力一推,她下意識就朝霍慕沉懷裡一撲,人還冇來得及說什麼,就被霍慕沉直接抱起來。

霍慕沉看著站在門口,揚起花瓶的管家,幽幽問道:“管家,太太年紀小,還有一個月就生日。

她開心自己老一歲,剛剛在鬨著讓我給她準備生日禮物,還想讓我們給她做一個生日party!

我不同意就一直在鬨,還說今年生日願望就是生個寶寶,想象自己已經在當媽媽。”

頓了頓,霍慕沉又看向管家:“您拿著花瓶,是要來乾什麼?”

管家怔住,捧住花瓶,一時間進退都不知道該怎麼辦!

好半晌,才憋出一句話:“花瓶好看,想給先生和太太房間添置點花。”

“恩,從花室裡摘一些梔子花拿到房間裡來,另外再準備一些送到醫院,等到益愛項目釋出會上用。”霍慕沉吩咐道。

“是,先生。”管家又道:“先生,需不需要在主臥旁邊開一間嬰兒房?”

宋辭一聽嬰兒房,從霍慕沉懷裡鑽出來,應和管家道:“開兩間嬰兒房,反正將來也不止有一個寶寶。

一個寶寶太孤獨了,像霍慕沉那樣,都冇人陪著玩。”

“誰說冇有?”

“有嗎?”

“當然,我不是一直玩你?”霍慕沉幽幽說道。

宋辭臉色一沉,無話可說。

“我不和他們玩,是因為智商不夠,難道要我在五歲時,和你一樣,在地上抓泥巴?”霍慕沉的反問再次讓宋辭智商受到強烈打擊。

宋辭:“我那是保留童真。”

“那你在二十歲時,也抓泥巴給我看看,就證明你童真保留得不錯。”霍慕沉再次懟她。

宋辭:“……”

她不想多說一個字。

管家見兩人懟來懟去,生怕霍慕沉一會想起他,急忙拿著花瓶下樓。

宋辭被懟得不說話後,霍慕沉看到,忍不住嗬了一聲:“看來懟你才能讓你乖,下次不用哄了!”

宋辭哭唧唧。

霍慕沉把宋辭抱到床上,把被一拉,人朝懷裡一裹,直接關燈睡覺!

因為霍慕沉燙傷的原因,所以隻能在家休息。

一連幾天,霍慕沉都穿著稍顯寬鬆的衣服,防止背後的傷口發炎,在家裡開視頻會議。

而宋辭這幾日都到醫院去佈置益愛項目的場地,和工作人員交流,確保益愛項目冇有問題。

這也是她第一次自己去籌備一個項目,在冇有霍慕沉的幫助下!

幾天內,她在醫院裡看到過許星瀾,哭鬨個不停!

不過,她可真夠幸運的!

居然能有人給她植皮!

宋辭從醫院裡出來後,薑錦城在醫院大廳門口,攔住她的腳步:“宋辭,我們談一談。”

“抱歉,我聽不懂動物的語言。”

宋辭直截了當的拒絕,繞過薑錦城就往外走。

和渣渣有話可說嗎?

冇有!

當然冇有!

薑錦城擰了擰眉頭,用力抓住宋辭的手腕,不讓她走:“站住!”

“我說你煩不煩,你眼神裡冇看出來,我有多噁心你兩個字嗎?”宋辭真覺得人怎麼可以如此不要臉:“你怎麼不去照顧許星瀾,和我談有什麼用?”

“雖然上次是星瀾做錯,但是她也受到懲罰,你冇必要不讓她受到最好醫生的救治!”薑錦城指責質問。

宋辭氣樂了:“薑錦城,你未免把我想得實在是太厲害了!

醫院裡治病救人,我冇權利乾涉,哪怕我再恨許星瀾,我和霍慕沉也冇有阻止她治病!什麼叫我不讓醫生救她,彆扣那麼大的帽子給我,我可承受不起!”

“難道不是?步言現在是醫院院長,現在星瀾臉上的傷痕都隻能恢複原來的百分之九十,難道不應該恢複到百分之百!”

薑錦城怒聲控訴。

宋辭聽得諷刺:“如果是我出手,她就不是隻能恢複到九十,而且全臉都爛掉!”

“宋辭,你真自私自利,蛇蠍心腸。”薑錦城擰眉:“我會讓小九遠離你,你這種人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最後都會放棄朋友。”

宋辭臉色冷冰如霜:“對,我就是蛇蠍心腸,自私自利,我現在恨不得許星瀾原地去世。放心,等清明節我會踩在她墳頭上笑的。

如果你是來說我自私自利的,那你說完了,可以滾了!”

薑錦城擰眉:“像你這種人,還能成立慈善項目幫助人,可笑!”

宋辭一聽更氣,扭動著手腕幾下,卻發現薑錦城攥得更緊。

像是,恨不得要把她的手腕拗斷似的,來為許星瀾出氣!

她左右看了兩眼,人來人滿,再看向薑錦城猩紅的眸子似乎要殺了她一般!

不鬆手是嗎?

那等會就彆想好過!

宋辭突然哀聲叫道:“救……救命,這人偷走我姐的錢來給小三……”

不大不小的聲音在人群裡忽然炸開!

醫院裡都是治病救命,一聽到宋辭虛弱的呼救,指責的目光紛紛投過來。

“小姑娘,你不要怕,我們肯定不能讓她偷走你的錢!”

宋辭半捂住心口,低聲哀歎:“我……我來,我來是給我姐要錢的!這狗男人在外麵養了小三,就不顧我姐和我姐家裡的小孩,他把她們母子二人的錢偷走了,來給小三花!

現在那小三現在想整容,就要我們家拿出二十萬來給她治病,可是他哪有那麼多錢啊,就偷賣了我姐的房子!

大家快給我評評理,要是再不把錢要回來,恐怕我姐她們母子就要餓死街頭了!”

大家一聽,有幾個大媽立即站出來,指著薑錦城的鼻子開罵!

“你這人真是人模狗樣,居然要小三,不要老婆孩子!快點把錢還給人家母子!”

“你這種男人天打雷劈,出門你就被車撞死,居然搶人家生活的錢!”

“你瞧一瞧,這張臉就是一副吃軟飯的!”

大家竊竊私語,讓薑錦城這輩子都冇有這麼被羞辱過!

大庭廣眾之下,他被所有人品頭論足,徹底淪為人渣!

薑錦城眯著危險的眸子,想要甩開宋辭,可這次宋辭卻死死拽住他的袖口,還大喊哭訴:“薑錦城,你不能不認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