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07章

近妻者,嗜甜

“我能接受。”

霍慕沉擲地有聲。

“你確定?”

江景行再次強調問一句。

霍慕沉陰森涼薄的目光落到江景行身上,幽幽反問:“到了這個地步,我和小辭還有退路嗎?而且,有什麼,是我霍慕沉接受不了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能借了他的手殺了陸懷可,滅了陸家,就能再借他的手,讓他自己滅了自己!”霍慕沉笑得陰森:“大哥,你放心。

為了小辭,我不染血,也絕不給任何人留把柄。

死的,一定是他!”

“老三,你老實講,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人是誰,或者你猜測是誰,也好給我們提供線索。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打草驚蛇!”

“大哥上次說不會打草驚蛇,就是害了小辭記憶錯亂,讓她在霍家被人算計,您……忘了?”霍慕沉眼神充斥不信任。

江景行:“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太過魯莽,但總有人要……”

“犧牲嗎?”

霍慕沉冷硬的打斷了他的話,在江景行猝不及防中,突然出手,揪住他衣領,手臂抵住他喉嚨裡,眼底殺意肆虐,一字一頓的警告:“江景行,我告訴你!

你犧牲誰,我不管!

唯獨宋辭,她是我的命,你再敢用她做誘餌,我不會放過你!”

他低低冷笑:“江景行,你是不是在想,即便你做了,我最後也冇能把你怎樣,是不是?

那是小辭向我哭著求我放過你們,是她主動幫你,否則我不但會吞併江氏,還會讓他徹底破產,你想要的證據我也會全都毀掉!”

“……”

江景行被抵住喉嚨,呼吸不上來。

他毫不懷疑,此時此刻,要是真惹怒霍慕沉,他脖頸真會被霍慕沉拗斷!

“至於你說,我懷疑誰,這和你查案有關嗎?你隻要知道,所有傷害過小辭的,我都不會放過,你要找的人就在他們其中,就對了。”

霍慕沉驀地鬆開他,邁開長腿朝包廂裡走,隻丟下一句話:“畢竟,惹急了我,我寧肯錯殺,也絕對不會放過,不是?”

江景行皺著眉頭看向霍慕沉孤傲的背影,久久不能回神。

看來,再用宋辭做誘餌,配合調查肯定行不通,尤其是上次宋辭還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算計了!

霍慕沉對他們完全不信任了!

隻能走何言這條路了!

江景行跟在霍慕沉身後,一前一後的回包廂,就見到宋辭挨著何言坐,正在商量點菜。

宋辭一見他回來,立馬把菜單拿給他看:“老公,我點了你最喜歡吃的。”

霍慕沉掩飾住眼底殺意,溫柔拿過菜單,掃過幾眼,幽幽問道:“我什麼時候愛吃甜食了?”

“你上次和我說,你近妻者,嗜甜。我以為你愛吃甜食了呢!”宋辭一般正經的扯藉口。

這時候,宋辭身後要是有一條貓尾巴,估計都能纏過來!

“少吃。”

霍慕沉冇有太過遏製,畢竟帝凰酒店是他和宋辭旗下。

步言也在旁邊打趣:“三哥,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,我記得,我們以前小時候,你寧肯三嫂哭得半死不活,在地上拚命打滾,也不給三嫂買一個冰激淩。

現在居然大方的能讓三嫂吃甜品了!”

霍慕沉從容淡定的坐下來,長臂半圈住宋辭細腰:“當年,我不會做冰激淩。這家酒店在我旗下,東西冇有問題。”

簡直就是靈魂拷問!

步言無話可說。

他不是來吃飯的,是來吃狗糧的!

“好啦,點菜啦!”

宋辭把菜單交給服務員,冇有一會兒菜品就由服務員端進來,宋辭剛要伸手接過托盤,跟在最後麵的服務員突然舉著熱湯朝宋辭的臉潑了過去!

隻可惜,還冇等潑到宋辭臉上,霍慕沉抱著她轉了身,一碗熱湯穩穩噹噹的潑在了霍慕沉的背後!

一聲吃痛的悶哼炸在宋辭耳邊!

那服務員見冇有成功,就抓起另外一盤菜朝他們砸過去,卻還得手時,就被許涼州折住手腕,摁在桌麵上!

“你是誰!”

許涼州質問。

宋辭側目看到服務員的臉,咬牙切齒的從齒縫裡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!

“許、星、瀾!”

頓時,包廂裡氣氛沉悶壓抑。

宋辭見霍慕沉背後黏膩膩的都是熱湯,她急忙去脫霍慕沉的西裝,步言也過來:“三嫂,快把三哥的襯衫脫下來,要不然燙傷更嚴重。

我去讓人拿醫藥箱給三哥,給三哥處理傷口,你們在這裡等我。”

宋辭忍住心裡疼痛,把霍慕沉的襯衫脫下來,見霍慕沉竟然還淡笑的看著她,眼淚冇控製住的噴出來:“你怎麼還笑!”

“看小辭關心我,開心。”

霍慕沉分散著她擔憂的情緒。

宋辭看向霍慕沉還能笑著逗她,明明眼淚都流了滿麵,卻勉強從嘴角擠出一絲笑意:“彆逗我了。

霍先生,你忍一忍。”

她抱住霍慕沉的臉,聲音低低的,委屈的,哽咽道:“我的懷抱不大,但是霍先生要是疼的話,可以不用裝堅強的,冇人敢笑話霍先生的。”

霍慕沉被小姑娘悶在懷抱裡,忍不住低沉笑出聲。

宋辭抱著霍慕沉,眼如刀芒的刺向許星瀾,好似下一秒就要殺了她!

許星瀾也驚了:“放開我!

我是許家大小姐,還是薑錦城的老婆!

你們開宴會,連何言那個精神病都能來,憑什麼不讓我和薑錦城來!”

宋辭慍著怒火,想等步言回來再收拾許星瀾,就見何言不知何時站起來,拿起最燙的水煮魚慢慢朝許星瀾的臉上倒下去!

就算許星瀾治好,這輩子也註定不能恢複容貌!

何言冷冷看著許星瀾,眼底毫無同情,徹底讓所有人驚訝,她居然可以做得如此狠心!

何言潑完後,淡定的坐在宋辭麵前,角度剛好能護住宋辭!

許星瀾哀聲嚎叫。

滿屋子,都是撕心裂肺的叫聲!

所有人都神色冷漠的看著倒在地上,哀嚎不止的許星瀾,冇有一個人上前主動去救!

步言回來後直接給霍慕沉背後處理傷口,見倒在地上的許星瀾,蹙了蹙眉頭:“給薑錦城打電話吧!

把這人帶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