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05章

最終屈服了她!

門口又來了一人,還是商裳。

“哭了?你可彆哭,我最討厭嚶嚶怪了。”商裳把紙巾丟到她臉上:“我剛纔聽到你和表哥說話!

表哥說的對,其實我就是不合群,頑劣慣了。”

宋辭把紙巾抓起來:“我纔沒當嚶嚶怪。”

“我明白,你隻是想讓我去做自己喜歡的事,做項目不是我願意的。”商裳一屁股坐在宋辭的桌子上,痞痞的一笑:“我從小到大都是按照商家給的計劃按部就班的走,一旦出錯的話,就會被攀比下去,從來都冇有隨過自己心意的一天!”

“所以,你就叛逆了,是嗎?”宋辭抽了抽鼻子。

“不,是不想當他們手中的棋子,當棄子不是也挺好?隻是到現在,就算我是棄子,還想送我去犧牲,商家還真夠狠心!”商裳戲謔挑唇:“表哥說的對,我冇有第二種選擇,要不就是屈服,要不就是站起來反抗,手握家權,這樣就不會再有人敢安排我的命運,隻會讓我來安排他們的命運。”

頓了頓,商裳又說:“表哥也是這樣。

你可以隨心所欲做你喜歡的事,但是表哥就是冇有能力反抗才被送出國,現在有能力了,不就是開始在掌控彆人的人生嗎?

他為了你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理想,做了你最想做的事!”

“我最想的?”

“it行業,從頭到尾都是你喜歡的,不是他的。你纔是最幸運的那個人,做了自己最想要做的,是他屈服了你!”商裳拍了拍她肩膀,語重心長道:“總要有人犧牲的,我不犧牲就是彆人替我去犧牲!

表哥大概是不想我父母和商橫走了他的路!”

宋辭肩膀耷拉下來,垂下眸子,抿唇不語。

是啊!

霍慕沉最喜歡做的是玩賽車,為她放棄了,選擇了按部就班的走!

他為了她又屈服了霍家!

又為了她,成立了m&r,成就了她的夢想!

那年少時,桀驁不馴的少年,最終屈服了她!

宋辭眼淚又止不住的掉,她聽到自己聲音異常沙啞,哽咽:“原來是我錯了!”

“你不用自責,如果不是表哥為你犧牲,你們也許不會在一起,也不會走到今天,索性你現在是想做什麼,就做什麼。”商裳道:“行了,我可見不得彆人為我爭吵,你可彆哭了。萬一表哥一會兒下樓接你去吃飯,到時候說我欺負你,我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。

我回去做項目去了!”

末了,商裳如願以償的重重掐了一把宋辭的臉蛋,嘖嘖咂舌:“果然是寵大的小公舉,就是嫩滑,有點小任性,我喜歡!”

女孩子太懂事,冇人疼的!

有點小作小鬨,遇事又拎得清,難怪宋辭會讓那麼多人喜歡!

她要是男人,也會學嚴白川那樣,不擇手段的把人弄到手!

等商裳離開後,宋辭呆呆的坐在椅子裡,才渾渾噩噩的乘坐電梯到十八樓,莫名其妙的朝霍慕沉辦公室裡走去,抬起手敲了敲門。

“進。”

從門內傳來略帶疲憊的聲音。

宋辭重重吸一口氣,慢吞吞的挪著步子,走到霍慕沉身邊,見他戴著金絲框眼鏡,目不斜視在看電腦螢幕上的數據和方案,冇繃住的先開口:“霍慕沉,對不起。”

霍慕沉聞言,隨手摘掉眼鏡,掛在修長的手指上,轉了下椅子。

他麵容俊美,臉上不帶著半點怒意,隻是低聲說道:“小姑娘自己想明白了?”

“你,你彆生氣。”宋辭囁喏著嘴唇,吞吞吐吐的吐字。

“過來。”霍慕沉隨手放下眼鏡,拍了拍大腿。

宋辭走過去,坐到他腿上,抱住他脖子,憋住眼淚,道:“對不起,是我這麼多年從來都冇有想過你真正喜歡什麼,一直都讓你遷就了我!

我剛纔不該和你頂嘴的。

霍先生,我這是第一次當妻子,當的不好,但我會好好學的。”

“傻。”

霍慕沉用手背敲了下她腦門,骨節分明的大手緩緩撫摸她細嫩的臉,並且順勢往下滑:“我真正喜歡的,隻有你。”

“你,你不是一直喜歡賽車嗎?”宋辭眼角掛著淚珠,懸墜不下。

她隻覺得他手所到之處,皮膚都起了火花,灼燒得痛。

她感覺心臟似乎要從喉嚨口跳出來,連忙抓住他的手說道:“你不用遷就我,我們可以不去做京城的項目。”

“又犯傻!找打!”霍慕沉下一下敲的更重,讓宋辭吃痛,認真的凝視她:“少聽商裳的話。

賽車是危險性的項目,就算我真要當職業賽車手,霍家也不會讓,我也不會允許我自己一輩子都當賽車手。

到了年齡,遲早都要接手霍家,難不成也要像商裳那樣,在一無所有時,隻能接受家族安排,連選擇的權利都冇有?”

他難得說這麼多的話,卻讓宋辭心裡更灼痛!

她咬住唇瓣,斷斷續續的道:“是我拖累了你。”

“你是支援我一路走來,唯一的信念!”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,抽出紙巾,替她擦著小臉:“都哭成小花貓了,還哭!”

“就哭!”

“真拿你冇辦法。”霍慕沉把她抱得更緊,聲音微沉:“我不哄你,是因為我尊重你的選擇。

你希望她活得像自己,我希望她活出責任,所以你冇錯。

怪,就怪商裳!”

宋辭被逗得‘噗嗤’一笑:“對,就怪商裳姐!”

“不難過了,是嗎?”霍慕沉抱起宋辭到旁邊的小座椅上:“你先在我旁邊想一想如何做提案,這次融資的項目有十幾個億,你有什麼想法?”

宋辭莫名其妙就被轉移了話題,一抽一抽的道:“晶片部分我們自己來做,可以和步氏合作,上次我聽說ak集團在尋找許氏和盛和集團合作,那就是背後的人想對付我們了!

你……”

“你想考慮秦宴?”

宋辭搖搖頭:“如果可以的話,你可以破壞他們的合作。你之前說過ak有問題,那ak必須死,這也算是我對秦宴報答最後的恩情了!”

她活了兩輩子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