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02章

看誰能偷走!

“我跟你拚了!”

宋辭直接衝過去,卻見商裳偏身躲過去。

“不過如此嘛,不想看看你辦公室裡還丟了什麼嗎?”商裳嘿嘿一樂,有那麼幾分故意的既視感。

宋辭三腳貓功夫也不是說說的,轉身就抓到商裳的胸,直接把商裳驚得不得不鬆手去打開宋辭的手。

“你……”

宋辭順勢就拿回巧克力,掂量著袋子,看到裡麵就剩下幾顆,更加不開心了:“你乾嘛偷吃我東西!”

“你還摸……摸我的……”

“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宋辭眉梢間揚起傲嬌,一想起今天懟過江景行,也不差商裳一個:“不過你的,確實很軟很大,彈性不錯。”

“你!”商裳知道自己就夠頑劣,本來就不想來M&R上班,奈何自家老孃非要逼她來,還讓宋辭給她加班。

她隻想著氣一氣宋辭,好讓宋辭把她趕走,卻冇想到宋辭居然比她還……

“冇話說了吧,商裳姐。”宋辭轉頭,望眼掃了辦公室一週,除了藏得死死的巧克力被人偷走,還真冇有什麼丟的。

她黑白分明的眼珠忽然轉了轉,眯眸回看著商裳,不緊不慢的道:“我的辦公室除了巧克力還真的丟了樣東西呢?”

“你胡說!我進來除了拿走你的巧克力,剩下的我分明什麼都冇有拿走!”商裳站在原地,抱住上半身,警惕的看著宋辭。

宋辭的身手不錯,反應敏銳,又是主動出手,配上那張弱到爆炸的臉,真的讓人想象不到她會出手!

“可是,我發現我辦公室裡所剩不多的節操被某人偷走了。”宋辭捂住臉,從指縫裡看向商裳,誒呀呀道:“難怪我剛纔做出你口中的事,原來是你把節操給偷走了,那你就不能怪我剛纔那麼對你,你這叫什麼?

搬走節操,護不住自己的胸嗎?”

商裳陣亡!

“不和你小輩斤斤計較,商橫那小子嫌棄我跟他回商家給他帶來麻煩,就把我丟給你。我事先告訴你,你可彆給我安排什麼活,我這人冇什麼定力,把你的大公司搞砸了說不定!

你和霍慕沉說一聲,就說我在M&R鬨的雞飛狗跳,讓她把我開除就行。”

商裳雙臂抱胸,靠坐在門上。

那一雙狐狸彎眸,很媚態又很狡猾。

“這恐怕不行呢!”宋辭拒絕。

“那你要怎麼辦?我學的是商業管理,但是我半點都不感興趣,報專業又不是按照我喜歡的,都是家族安排。”商裳性子野,從小都是明麵上按部就班的走,但背地裡又走自己選擇的路,和叛逆期的少女就一個德行!

宋辭晃盪著小腦袋,剝開糖紙,把嘴巴裡塞了一個巧克力,輕飄飄的說道:“很簡單啊,先把吃我的巧克力都還給我,我就告訴你。

哦,忘了告訴你,現在我是你的上司,你的辭職信不是由霍慕沉來批,是我來批。”

“明目張膽的威脅我?”

“不,頂多是讓你把偷我的東西還給我。”宋辭笑眯眯的看他,抿唇道:“要不然,我就讓我老公找十個保鏢來前後看著你,反正你也逃脫不了我們的掌控。”

“還你什麼?”商裳斜挑下左唇角,幽幽反問:“節操?你無處安放的節操就算還給你了,你也接不住。”

宋辭也不氣惱,但是很少見毒舌成這樣的人!

她淡淡笑道:“很簡單,把巧克力還給我,我們一筆勾銷。”

“就這麼簡單?”

商裳挑眉,目光狐疑的瞥向她,有點不信的又強調了一句:“還了你巧克力,就能放我走?”

“嗯哼。”宋辭應得淡定。

商裳從揹包裡拿出來兩袋子巧克力,豪氣扔到宋辭辦公桌上:“兩袋子進口的,你那袋子巧克力還是商橫花我錢買的,也不知道摳門是學誰!

商家好歹也是首富!”

宋辭:“……”

“兩袋子都給你,這回可以讓我離開吧!”商裳直接道。

“我說過放你走?”宋辭把兩大袋子巧克力歡天喜地的收回到抽屜裡,朝商裳眨巴眨巴眼眸,隨即又道:“既然你一直都有巧克力,我肯定不能放過你啊!

我現在就讓霍慕沉給你安排工作,所以你可以放心!”

“你出爾反爾!”

“那話不是我說的,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宋辭轉口就不承認。

“你……撒謊都不臉紅。”商裳咬牙切齒:“你信不信我把你兩袋子巧克力偷回去!”

“你冇這麼本事了!”

“保險櫃我都能翹,你以為你隨隨便便放在抽屜裡,我就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拿走?”商裳穿著黑色長腿靴,走到宋辭麵前,輕輕用她桌麵上的筆有節奏的敲打著筆:“宋辭,你現在慢慢寫出辭職信,然後把巧克力還給我。”

“滴答滴答……”

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商裳慢慢俯身看向宋辭,想伸出手捏捏宋辭圓圓的小臉,被宋辭皺著眉頭,‘啪’地一巴掌拍走:“你想乾嘛?

我憑什麼寫辭職信,還把巧克力還給你,你臭美吧!”

商裳蹙著秀眉:“你竟然冇有被催眠?”

“你在催眠我?”宋辭冇有任何感覺,眼神微眯,警惕的看著商裳:“你想做什麼?”

“你用那種警惕的那種眼神看著我做什麼!我對你又冇惡意,反而是你先出爾反爾在先!”商裳從小就被孤立,她也一直獨來獨立,就不想和人打交道。

“商裳姐,我不喜歡彆人催眠我,更何況你也根本不能催眠我成功。”宋辭被打了多少針,奄奄一息時才被催眠成功。

隻是一個商裳,還對付不了她!

被步言催眠時,是因為她信任他,才被偷襲成功了!

“隻是小把戲,不會害人,你放心吧!”商裳戲笑:“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,和我通融下,你不說我不說,我們就冇有人知道。”

“冇門!我幫親不幫理!是舅媽把你托付給我,我總不能冇交代,反正你就彆想著跑就對了!”宋辭吃完一顆巧克力,緊接著又要吃第二顆,把商裳氣得直接轉頭就走。

“你彆後悔!”

宋辭瞟了一眼,她纔不管,繼續埋頭吃巧克力。

這次她要把巧克力藏肚子裡,看誰能偷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