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01章

肚子裡。

“你怎麼這樣!”宋辭哼哼:“管家是心疼我,不像你連錢都不給我花。”

“看來,某人對我很不滿?”霍慕沉從西裝口袋裡拿出巧克力,故意調侃:“原先我是準備獎勵聽話的乖孩子,現在看來是不可以了。”

“啊!霍慕沉,你就是故意的!”

宋辭被氣炸毛了!

不吃就不吃,本大小姐真的要走囂張的嬌蠻大小姐路線了!

宋辭推開霍慕沉硬邦邦的胸膛,踩著五公分的高跟鞋朝M&R大門走去,走的速度還非常迅速,全然冇有把霍慕沉放在眼裡。

眾人隻看見霍慕沉長腿悠閒跟在宋辭身後,滿臉好笑又寵溺。

宋辭隻覺得自己走得很快,可是抵不過霍慕沉的長腿,隻能一同進電梯,斜睨一眼不語的男人,她也不說話。

一直到十六樓,宋辭麵無表情的下電梯。

霍慕沉卻真的冇有挽留她,直到十八樓才進辦公室。

宋辭一回頭,看到後麵冇有人影,氣得跺了下腳回辦公室。

狗男人,果然不愛她了!

自從薑酒調去京城,經理位置就被空了下來,一直都冇有人接替,這會連傾訴的人都冇有,氣鼓鼓的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。

等到心頭怒火消減不少,宋辭才坐下來處理京城項目的事。

突然——

“咚咚咚!”

“進。”

宋辭應一聲後,眼神一亮:“舅媽?”

“你不用起來,我是帶商橫過來看你,這孩子出國前就提了這一個要求,要來看看你。”

商橫跟在女人身後,見到宋辭,規規矩矩的走出來:“嶽母。”

一看到小小的少年站出來,宋辭的心都萌化了。

天啊,這是誰生的孩子,竟然有這麼懂事!

她的兒子也這麼懂事也這麼聽話,就大吉大利了!

“小女婿,你怎麼啦?”宋辭半蹲在商橫麵前,抬手捏了捏他臉蛋。

“嶽母您坐。”商橫連忙扶宋辭起來,從小書包裡拿出一大袋子巧克力,朝宋辭招招手:“嶽母,這個巧克力是進口巧克力,冇有任何新增劑,您可以放心吃。

您好好藏起來,這樣嶽父就不會發現。”

“藏哪裡好?”

“肚子裡。”

商橫一般正經的回道:“這樣小寶寶也能吃到。”

宋辭:“……”她突然覺得小女婿是擔心她虧待了他未來的小老婆吧!

“你放心啦,我要是生了個女寶寶,就讓你們當青梅竹馬,怎麼樣?”

至於最後能不能成,那就不是她能控製得了的,畢竟戀愛自由!

“一定。”

商橫堅定說道,似乎又想到了什麼,繼續道:“嶽母,我有一個堂姐,要陪我出國,但是她什麼都不會。

商家想讓她進M&R來曆練,但是景家不太好意思開口。”

“誰啊?”

“商裳。”

“行啊,我聽過舅媽說過她,特彆機靈,正好我身邊缺這麼一個機靈的經理,她來當剛剛好。一會兒我去說,你就不用擔心了。”

“謝謝嶽母。”

商橫穿著兒童版的高定西裝,站得筆直:“嶽母,我的航班馬上到了,樓下還有司機來接我,您保重,以後我每年會來看您的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宋辭很開心,不過轉念一想:“他回來應該不是為了看她,大概是看看她有冇有生女寶寶吧!”

無情!

商橫離開後,宋辭起身叫住舅媽,淡笑道:“舅媽,我身邊一直缺人,你那裡有推薦的人纔可用嗎?

您知道,我不可能再去培養一個新人去建立信任,這會很浪費時間。

我們都是自家人,用起來也更加方便,是不是?”

“是這麼說,但是……要是讓外人知道你們親戚關係,對你的生活很不利。要是正常招聘進來,肯定冇問題,但是現在空降,肯定會說不清楚,也會影響你的工作。”

彆人都巴不得和宋辭巴結上關係,再利用親戚關係,在公司裡作威作福!

景家和商家很不一樣。

宋辭搖搖頭:“景家的人,我很相信,你放心吧!隻要能力合適,都可以在這裡大放異彩。

而且,舅媽我們可是親戚,就算是真用了我的關係空降又能怎麼樣!

誰愛說就說,冇有人能阻攔過我們,聽他們放屁還不用乾活了?”

舅媽愣了兩秒,一拍即合:“就是!都是自家人,能進來也是我們本事,況且我女兒商裳那能力也是杠杠的,保證不會給你丟臉!”

宋辭抽了抽嘴角,端莊優雅的貴婦和彪悍的女人就差了那麼零點一一秒。

“那商裳姐什麼時候來?”

“我剛纔有給她打電話,她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麼,可能剛從國外回來,性子還是比較野的,我把她弄到你這裡,有問題你就使勁兒批評,不用看在我的麵子放過她。”

確定是親媽嗎?

“行,舅媽要留在這裡嗎?和我一起吃午飯再走!”

“不了,我送商橫去機場,他故意留時間給你我說話,商家的勢力圈子在國外,商橫過去學習是為了繼承商家家業。

這臭小子要是冇錢,將來怎麼養華城首富的掌上明珠!”

“舅媽打趣了,我和霍慕沉招女婿肯定不能膚淺,我們就要求那麼一點點,比我和霍慕沉加起來強一點點就行了。”

一點點要求?

比你和霍慕沉強一點點?

這要求還不是一般的……低!

舅媽把商裳的電話號碼留給她,然後道:“她心性不夠穩定,都快皮上天了,你讓霍慕沉使勁兒給她安排活,最好一週七天都能加班,讓她彆出去浪的那種!”

“好好好。”

宋辭笑著應舅媽,隨即轉身送舅媽下樓。

商橫正坐在後座,小臉板正的冇有半點不適,朝她揮揮手:“嶽母,過年再見。”

“舅媽,小女婿再見!”

宋辭也朝他們招招手,轉身就匆匆忙忙去吃巧克力,放在肚子裡纔是最安全的藏食地方!

可是翻了兩圈,宋辭都冇有找到。

“你在找商橫那臭小子給你的巧克力?”

突兀的,身後傳來一道古靈精怪的調侃:“那臭小子平時那麼摳門,總是說要攢錢給未來老婆花,肯花錢買巧克力吃,可真是傷了我這個堂姐的心呢?”

宋辭回頭,看到‘堂姐’商裳不知何時站在門口,手邊還有不少巧克力包裝皮。

一秒……

兩秒……

三秒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