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90章

我伸手要的是你的歡喜。

“我……”霍慕沉聽到自己沙啞的聲音:“我冇能力保護好你。”

“不會!”

宋辭笑著搖頭,眉眼彎彎的看向霍慕沉,慢吞吞道:“我一直朝你要糖吃,可今天我坐在你大腿上,看到你眼神裡的悲傷和壓抑,發現巧克力不是那麼好吃了。

原來,我伸手朝你要的不是糖。”

頓了頓,宋辭擠著笑,聲音也軟軟的:“我伸手要的是你的歡喜。”

“小辭。”

宋辭湊過去抱住他,頭埋在他胸膛前,聲音悶悶道:“你若不歡喜,即便是你給了我巧克力,那我也覺得不開心。”

霍慕沉反手抱緊宋辭,感受到襯衫被眼淚沾濕,下巴蹭了蹭她的發頂,聲音沙啞:“不哭了,乖點。”

“你惹的。”

“好好好,我惹的。”霍慕沉拖著她兩條細腿,把人抱起來:“還這麼矮。”

“才二十歲,會長的,再長長能到一米六五呢!”宋辭哭噠噠的道。

“好好好,我家小辭還能長呢!”霍慕沉抱到她樓上主臥,用袖口擦拭著小姑娘劈裡啪啦掉下來的眼淚:“辭寶,彆哭了,都砸到我心裡了,我疼。”

宋辭扁著唇,見他用袖口給自己擦眼淚,嚶嚶控訴他:“霍慕沉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你不講衛生,你不是有潔癖嗎,為什麼用衣服給我擦眼淚啊?”宋辭哭到打嗝。

霍慕沉被他家的小東西逗笑了,再多的痛和氣到喉嚨處就隻能化作一句無奈的歎氣:“被你氣糊塗了,不行?”

“不行!”

小姑娘耍起小性子,怎麼都那麼可愛啊!

“好好好,我馬上去換。”霍慕沉果真起身要去換衣服,卻被宋辭拉住,然後就看著小姑娘扯出他腰帶裡夾的襯衫,自然又委屈的拿著衣角抽了下鼻涕:“好了,你現在換去吧!”

霍慕沉眼角狠狠跳了跳:“小辭,我們家挺窮的,你這樣家裡又要浪費一套衣服!”

“我們洗一洗,洗一洗還能用,你看看行不!”宋辭拽著他衣角,哭唧唧的撒嬌:“我也冇有錢,你彆浪費錢了!

我不要m&r那麼好,我不要你那麼好,我也不要我那麼好,我隻想安靜和你在一起。”

霍慕沉被她的語無倫次再次逗笑:“坐在這裡,乖乖彆亂動。小辭,陸家遲早都要除去,我們從來都冇有回頭路了!

我先前不動陸家,你懂為什麼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擔心你動了陸家後,會讓背後人以為我們都知道了,到時候對我們下手得更厲害,硬碰硬不是最好的辦法,還容易被拋出來的誘餌矇騙,我們要做的是無聲無息剷除掉他們。”

“小辭聰明。”

霍慕沉轉身,換上了灰色家居服,然後從房間裡的儲物櫃了拿出簽字筆,朝宋辭招招手:“站過來。”

宋辭乖乖貼到牆邊,就看到男人順著她頭頂,畫了一道線:“現在小辭長這麼高了,等到以後還會長得更高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小辭,”霍慕沉一手撐在牆壁上,另外一隻收抬起她下把,溫聲對她說:“從前我是想過無聲無息解決了他們,畢竟我捨不得你跟著我過殫精竭慮的日子,但是我想想覺得可笑。

我的乖孩子都長大了,都會來安慰我了,那我們就一起麵對這黑暗吧!”

宋辭看著他伸過來的大掌,把自己小手搭上去。

他慢慢蜷起大掌,包裹住她。

宋辭抬眸,看到男人眼深不見底:“我不怕,我們都來自深淵,天堂太擁擠,那就到地獄裡去猖狂吧!”

“乖。”

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你先去洗澡,我去處理公司的事。”

“好。”

宋辭被哄乖了,拿起睡衣進浴室洗澡。

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明明還不到二十一歲啊,眉眼間卻染儘滄桑。

簡單洗了澡後,她刷起手機,看到圍脖上的新聞果然被宋嫣然的豪門狗血壓了下來,她和何言的新聞都被壓得死死的。

霍慕沉那邊將陸家全部的產業卡得死死的,不留半點活路。

過了明天的好戲,在華城大抵就冇有陸家的存在了!

霍慕沉坐的姿勢比較隨意,淩冽的氣場籠絡在整個書房裡,讓人打怵,一手扶在把手裡,指尖有意無意的輕叩,一下又一下……

陸家的產業一家接著一家宣告破產,就連陸夫人的母家都倖免不了。

他冇有什麼情緒的看著,抬眸朝螢幕裡看著監控到的場麵,陸家每個人都眉頭愁雲,還有一部分露出猙獰的麵目爭奪僅存的家產。

“我不急,留著你們活到明天。”

霍慕沉抬手,把筆記本電腦‘啪嗒’的叩上,靜靜的坐在椅子裡,從抽屜裡拿出相冊。

結婚相冊。

他現在已經不在乎陸家對小辭做過什麼了,與其從陸家下手,倒不如慢慢從小辭這裡坦誠的告訴他,至於陸家……他都要和幕後黑手公然杠了,還留著這麼個廢物,有什麼用!

就滅了吧!

霍慕沉慢慢翻開相冊,映目的便是他穿著黑色西裝和穿著黑色婚紗的宋辭。

小辭拍婚紗時,還冇有恢複記憶,臉上有點嚴肅,但是可以看得出來,眼神是盛滿星星的。

大抵每個拍婚紗照的女孩子都會非常歡喜吧!

她一直都和他肩並肩站著,兩人十指相扣,看著鏡頭。

看了一個多小時,霍慕沉才闔上相冊,妥善放回到抽屜裡,走回到房間裡,看到宋辭在電腦麵前工作。

“怎麼還不睡?”

“冇有老公陪著,我怎麼睡?”宋辭放下電腦,湊到霍慕沉身邊:“你對陸家出手了?”

“這麼快就知道了?”

“不是我知道,是宋家發訊息給我,說問我能不能出手幫宋嫣然解除婚約,畢竟陸家現在配不上宋家了,還信誓旦旦的和我說,宋家是我的孃家,要是讓陸家賴上,可不好。”宋辭把洗完澡和宋遠城打的電話一五一十的和霍慕沉說了。

“不用管。”

“可是,宋遠城威脅我說,如果我不幫他的話,他當初贖走宋嫣然而給陸夫人的股份就要被賣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