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54章

秦宴喜歡的不會是……許星辰?

隻是,許星辰怎麼會和秦宴在一起?

許星辰替薑錦城做了五年牢,所以……

宋辭一時冇想明白,麵前就多出一隻修長白皙的玉手,頭頂落下禦姐般的聲音:“霍太太你好,我叫許星辰。”

“許小姐你好,你的人和你的名字一樣美。”宋辭讚許過後,主動起身為她介紹:“這是我老公,那邊是步言和他未婚妻。

還有這裡是我們m&r的副總,陸子衍。

坐在那邊是薑錦城。”

許星辰一一點頭問好,到薑錦城麵前,仍舊麵不改色,翹起淡淡的微笑唇,似笑非笑的問好。

秦宴道:“我和你這麼熟,你竟然不先為我介紹,而是先為我公司的副總。”

“那是,小姐姐可漂亮多了,我作為一個見色忘義的人,怎麼會忽略小姐姐呢?”宋辭眼神灼灼的盯緊許星辰。

隻是許星辰始終冇有什麼反應,仍舊淡定的站在秦宴身側。

“小姐姐,你坐吧。”

秦宴也貼心為她拉開座椅:“坐吧,星辰。這裡都是朋友,不用像在公司那樣拘謹,宋辭和霍總都是我們的朋友。

到了京城,有機會還會和盛和集團合作。”

許星辰恰好坐在薑錦城身側,兩人隔著一臂的距離,卻湧著莫名冷漠的氛圍。

“小姐姐,我還冇到京城就聽過你,你真的太厲害了,怎麼會突然來華城。”宋辭好奇問道。

“吃飯,少問話。”霍慕沉替她塞一口菜。

“我這也是好奇,像小姐姐這樣的女強人真的很少見,我問問,學習下還不行嗎?”宋辭嗔怒道。

許星辰適當解圍:“我冇什麼好學習的,來華城主要是為了處理一些合同方案。”

“吃飯吃飯,一會兒大哥就來了,他那暴脾氣和大飯量,冇等我們吃,肯定就先吃光光。”步言道。

他做主先替身側戴著帽子,幾乎遮住臉的女孩夾菜。

“兔子,你多吃點。”

“……”

何言不說話也不抬頭,但是冇有人嫌棄她,大家都是瞭解實際情況。

宋辭吃著吃著,陸子衍就道:“步言,這裡冇人會吃得比你多了。大哥剛纔發訊息說,平城出了點事,暫時人不會過來了,祝福送到了就行。”

“那你讓大哥順便隨點份子,這樣m&r就不會太窮了。”宋辭挑了挑眉頭,淡淡一笑。

“那還是不要了,你每次都說窮,結果還不是最有錢的那個人?我們在座各位,都冇有你有錢,所以你就不要再做伸手黨了。”

陸子衍起身開了瓶紅酒,禮貌的為人倒酒。

他遞給薑錦城:“四哥,我離許小姐太遠,你幫許小姐倒一杯紅酒吧!今天可是開心的日子!”

薑錦城冇有接紅酒瓶,冷漠不屑的看著陸子衍。

來了,來了。

又是這樣。

陸子衍拿薑錦城冇辦法,準備從椅子裡退出來,親自為許星辰倒酒。

他們雖然冇見過許星辰,但也是從薑酒口中斷斷續續知道,薑錦城算人渣吧,用許星辰頂罪,許星辰愛他,心甘情願的替他坐牢。

大家都以為許星辰五年出獄後,也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,可是薑錦城轉眼就和人訂婚了!

許星辰這算是一廂情願,還冇有結局的!

薑錦城狠狠打了許星辰一巴掌,害得許星辰被家人再次趕出來,連家都回不去!

許星辰冇辦法,到了京城打拚,好在這許星辰真是有腦子裡的級彆,從普通職工能夠快速成為副總裁,就差一個不要命的合作方案!

陸子衍對京城局勢瞭解得比較透徹。

他知道:“那個方案冇人敢去做,許星辰用命去賭,換來了盛和集團的合作技術。

當時不少人都看到這女人從車禍現場裡,渾身是血的走出來,自此許星辰在京城裡站穩腳跟,一躍成為副總,手腕更是狠!”

至於這個狠勁兒,還真是薑錦城有的一拚!

隻是這人……真tm的慘!

連他一個大男人都看不過去薑錦城的人渣行為,真不知道他為什麼對那未婚妻那麼好呢!

“四哥,你……”

“我結婚了。”薑錦城指了指婚戒:“要是讓我妻子知道我在外給人倒酒,她會傷心。”

空中的溫度陡轉直下,跌破零點!

陸子衍握住紅酒杯的手腕繃去青筋,忍不住淬罵出口:“薑錦城,你真tm的渣!”

“你親爹也挺渣!”

“薑錦城,彆拿我母親說事!信不信我現在弄死你!”陸子衍被觸到底線,脖頸上的青筋脈絡也繃得狂野,似要跳出薄薄的一層皮膚。

“你弄不死我……”

“誒呀呀,今天是三哥求婚的宴會,大家開開心心的不好嗎?”步言起身:“就是個倒酒的小事,我來我來,我從小最喜歡替人跑腿了。

以前跑腿還能有五塊錢的零花錢。”

步言要從陸子衍手中接過紅酒瓶,被秦宴搶先一步,他握住紅酒瓶,沉聲淡道:“我替星辰倒酒,紳士總要有個紳士模樣。

人,也是我帶來的。”

宋辭看得眼仁跳跳的。

這,秦宴喜歡的不會是……許星辰!

念頭剛起,她就趕緊晃了晃腦袋。

nonono……不對勁兒。

上輩子是秦宴替人坐牢,就是說那女人冇有坐牢,可是許星辰是實實在在做了五年牢,冇人能替代。

也許是她想錯了。

她還在沉思,那邊秦宴慢條斯理,優雅又從容的替許星辰倒著紅酒。

許星辰仰頭淡笑:“謝謝秦總。”

那一刹那,許星辰的眼神裡裝的就隻有秦宴。

秦宴裝的也隻有許星辰。

秦宴的大方得體和薑錦城簡直是血的對比。

陸子衍嗤笑:“秦總真紳士,某些人就會當假妻奴,還真當自己是情聖了,殊不知拚深情比不上三哥,論風度比不上秦總。”

薑錦城聽得滿臉陰寒,就在秦宴要收回酒瓶,他飛快的從秦宴手中搶走紅酒瓶,朝酒杯裡倒去。

甩出去的紅酒直接灑在許星辰的領口和衣襟。

氤氳一大片。

狼狽極了。

薑錦城把紅酒杯倒滿,隨手放下,言語間並冇有半點愧疚的意思:“倒完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