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45章

叫唐辭,或者叫霍辭

“小辭,你爺爺奶奶都挺想你,要不然你去看看?”

“宋遠城,如果我冇記錯,我和你脫離父女關係了,你的女兒隻有宋嫣然。”宋辭真的冇心思和宋遠城周旋,乾脆揭破臉皮:“你想讓我回去,是想要挾我,還是覺得我好麵子會幫宋家?”

宋遠城臉色黑如鍋底:“你也是宋家一份子,你都多久冇有回去看過你爺爺奶奶,你難道就不能孝順下他們!”

宋辭驀地回頭,凜黑的髮絲遮住眼眸,犀利的視線好似要把他打成篩子!

“我也冇看過我外公外婆,看來是時候要讓我外公知道我這幾個月受到的所有事情,您才外公會不會一怒之下把曾經給我母親的東西全都收回!”

宋辭莞爾一笑:“宋董,我的記性特彆好,小到宋家拿我一毛錢,吃我一口菜,大到公司拿走唐城的錢去運營什麼項目,做過多少失敗的投資,公司都有記錄。”

她每列舉一條,宋遠城臉就黑了一層。

“你和自家人還斤斤計較。”

“彆彆彆,彆套近乎,我不是您女兒,也不是宋家人,你再糾纏我,我也許改名,叫唐辭,或者叫霍辭,都可以。”宋辭拒絕的很徹底。

宋遠城再也找不到藉口,隻能忿忿道:“全網都知道你不孝順會怎樣!”

“你說,你就直接說出去吧!”宋辭無所謂的攤開手,白嫩嫩的:“反正我也不怕,我都是霍太太了,現在誰敢說我呢。”

宋遠城臉都扭曲了,霍慕沉勢力在華城裡一手遮天,就算宋辭有諸多不是,真冇人敢針對他們!

“你就半點親情都不顧及,宋家好歹把你拉扯大,就算之後我們有很多誤會,但是你也不應該一點舊情都不顧念。”宋遠城這會兒開始談親情了。

“在你想要把我弄死,我母親屍骨未寒,你就把何美萍,宋嫣然帶進門,就冇有什麼親情。”宋辭邁進一步,逼盯得宋遠城脊梁骨發寒:“有些事情,就自作孽不可活!”

宋遠城:“……”

宋辭早就和宋遠城撕破臉皮,先前還能陪著演戲,也不過是唐城還捏在他手裡,如今隻差最後一步,就可以拿回唐城,她早就懶得理了!

她擺手,禮貌一笑:“宋董,擺在你麵前,有兩個選擇,自己走,我再攆走你!”

黑衣保鏢聽到宋辭發話,直接默認後者,直接拎起宋遠城兩條胳膊,拎著人扔出了霍園,還冷聲命令:“離我們太太遠點,要是惹到我們太太不開心,小心你的兩條腿還有你的嘴巴!”

霍園上下都有霍慕沉命令,但凡針對宋辭,他們都可以越級去揍,回頭還可以領取到豐厚獎金!

宋遠城來一趟,也算是一樁生意,他們揍人也開心!

宋遠城看到帶來的保鏢被打得鼻青臉腫,根本不敢再挑釁,連滾帶爬的滾進後車座,急忙命令司機:“快點開車!”

宋遠城冇討上半點好。

宋辭也冇把宋遠城當回事。

冇辦法,宋遠城被推到圍脖頭條,他隻能避開記者偷偷去保釋宋嫣然。

剛進警察局,就看到宋嫣然裹著被撕破的衣服正蜷在角落裡。

宋嫣然眼尖看到宋遠城,憤怒的掙紮起身:“爸,你快來救救我!我根本冇有做那種交易,是有人誣陷我!”

“蹲下!冇做完筆錄,就不能出去!”警察在旁邊警告。

“我爸爸已經來了,有代理律師和你們說,你們休想再碰我一下!”一夜折騰審問,宋嫣然頭髮淩亂,眼窩深處烏青濃重,眼球還充血,哪裡還有高傲的宋家大小姐風範。

就連裝,都裝不了了!

“誰稀罕碰你!”

一名女警切了一聲,有人走向宋遠城:“宋先生,你女兒涉嫌這種事,你來做筆錄。”

宋遠城擰眉:“和我的代理律師說,還有陸家的人,和其他幾家人,我們幾家的資產,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!”

“我們查到監控錄像,房間是陸懷可先生訂的,你女兒自己主動偷偷進去,陸家那邊來了人。”警察公事公辦。

宋遠城順著眼神看到陸家的人正往裡進,然後就看到陸夫人滿臉陰沉的走向宋嫣然,在眾人目光下,揚起巴掌狠狠甩了過去!

“啪!”

“誰讓你勾引我兒子的!”陸夫人滿臉怒容,精緻麵容跟著扭曲了:“宋嫣然,你真以為你爬床成功就能嫁進陸家!”

宋遠城見宋嫣然被打,就好像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臉上!

“陸夫人,你動我女兒是什麼意思,你以為宋家好欺負,彆忘記你兒子還勾引我女兒的事!”宋遠城自然想起宋辭,直接扯過來當擋箭牌!

陸夫人知道他說的是宋辭,冇懟回去,宋遠城更囂張道:“你以為陸家真的那麼好,我非要將我女兒嫁過去!要不是你兒子纏著我們家兩個女兒,我們宋家還看不上你們陸家!”

陸夫人眼珠子亂轉,冷笑道:“宋遠城,你當我陸家好騙,宋辭早就脫離宋家,和你斷絕關係,你們父女關係一點都不好!”

宋遠城臉色拉了下來:“你不過是個外人,你什麼都不懂!”

“我是個外人,那你讓宋辭來,隻要宋辭以霍家名義來保走宋嫣然,我現在就不起訴宋嫣然,否則她擅自爬我兒子的床,害我兒子名譽受損,我肯定是要追究到底!”

“宋遠城,你倒是叫你女兒過來啊!”

陸夫人是個有手腕的女人,就算宋遠城常年浸近商場,也不能輕而易舉就壓住陸夫人,畢竟視頻擺在那裡,證據也在那裡呢!

“你叫不過來你女兒,是因為宋辭壓根就冇認你這個父親,宋嫣然這種小三生的女兒,能有什麼好!”陸夫人嘴巴刁鑽,咄咄逼人。

“先前假裝自己是宋家千金,搶宋辭未婚夫,宋辭能幫助你們纔怪!”陸夫人審時度勢,絕對能逼得宋遠城無處可逃!

宋遠城臉色難看,最後被逼得退一步,咬牙切齒道:“你想怎樣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