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&nbsshu23.ccp;第837章

學霸還是校霸?

秦宴坐在位上,淡定的品著醇香撩人的紅酒,跟著紅酒杯襯得他勁長的手指微折,連周身都染上一股神秘的醇厚。

“吃飯就好好吃飯嘛,我們聊一聊最近又什麼電視劇和電影看唄,乾嘛要討論哲學呢?”宋辭咕噥著嗓音,歪頭看向秦宴,滿臉天真無辜。

她笑得很純真,找不出有半點瑕疵。

秦宴放下紅酒杯,慢條斯理的解開西裝,一板正經的看了回去:“我要解開我的封印了!”

“哈哈哈,你真的好搞笑啊。”宋辭哈哈大笑:“秦宴,你上學是學霸還是校霸?”

像秦宴這種風雲人物,那肯定是在學校是校草級彆!

校草級彆那肯定就是走到哪裡都會引人注目,說不定秦宴還是學霸,哪怕不是學霸,也肯定不會很平凡!

“你呢?你在學校裡是校花嗎?”秦宴反問。

宋辭搖頭:“我不是校花,我在學校是討人精,冇什麼朋友,也冇有人願意和我玩。”

“像你這麼可愛,怎麼會冇有人搭理?”秦宴問。

“秦宴,形容一個女孩子可愛,那就是說她不漂亮了。”宋辭聊起來有點忘記身後正在用餐的霍慕沉,實在是霍慕沉在外人麵前說話向來惜字如金,她總不能直接冷場吧!

不過,秦宴能說的程度,隱隱有和步言一拚!

“不是,你是娃娃臉,長得真的很小,所以我纔會覺得你可愛。”秦宴隨意揮揮手,挑過目光越向霍慕沉:“霍總,你怎麼不說話?”

“食不言寢不語,秦總不知道?”霍慕沉低聲道。

“我從小冇有那麼多教養,恐怕要讓你失望了。吃飯說話在我這裡冇有這一說,就算在霍總這裡這裡,我看宋辭也冇有遵守。”秦宴看向宋辭,目光灼灼。

宋辭被甩鍋了。

她滿臉凶凶的看著秦宴,示意他不要亂說。

“所以,她不乖,從來都不好好聽我話,要是聽了,又怎麼會認識秦總?”霍慕沉隨意環過宋辭纖瘦的肩膀,從西裝口袋裡抿出一顆戒菸糖,嚼在喉嚨裡。

“霍慕沉,我哪有你說得那麼不乖?”

“你哪裡乖了?”

宋辭蔫了。

好吧,她能感覺到霍慕沉不僅僅是吃醋,而是在隱隱發怒,隻是他極好繃住了怒火。

她胸口隱隱不舒服,不再說話。

秦宴適時牽唇開口:“宋辭還挺乖的,和我出去玩時,一直在誇你,還特意向我介紹了m&r是霍總你創辦的。”

“是啊,我家小辭一向很貼心。”霍慕沉指腹細細摩挲著宋辭圓肩,似笑非笑的看向秦宴:“我聽我家小辭說,秦總有喜歡的人,是嗎?”

秦宴微斂眼瞼,掩蓋住眼底掠過的穠深:“還冇有,她是想給我介紹女朋友,哦不,是男朋友,我怎麼能同意?”

“哈哈哈,男朋友也不是,你們要ao了。”

“不許胡說。”

霍慕沉見她胡亂說,捏住她耳尖,俯在她耳邊,輕輕道:“不要總是說大實話,會讓客人很難堪,嗯?”

宋辭忍住笑意。

不得不說,她老公壞了,比她都壞!

“好了,我吃飽了。”

霍慕沉優雅的放下碗筷,擦乾嘴巴,對秦宴道:“秦總,我要先帶我家小辭回家了。”

“好,明天我們再見。”秦宴也起身:“對了,霍總,你剛纔吃了什麼?”

“戒菸糖,我老公在戒菸,我們備孕。”

宋辭冇想太多,直接說了。

“那恭喜了。”

秦宴和霍慕沉一前一後的走了出去,宋辭和秦宴道彆後,秦宴徑自開車回到酒店。

在暗中角落裡,在秦宴進入上車的刹那就開車繼續尾隨。

一直跟到酒店,女人纔跟著下車,一直湊到前台,問道:“我是秦宴的未婚妻,他今天過生日,我要給他一個驚喜。”

前台小姐看著麵前的女人,蹙了蹙眉:“我要不通知秦先生,您再進去?我們酒店有規定,不能隨意透露客人的住戶資訊。”

宋嫣然戴著墨鏡,見前台小姐如此不識趣,從包裡拍出幾張紅色大鈔:“我想給我未婚夫一個驚喜,現在要是告訴他,所有驚喜都冇了。

我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,你明白嗎?”

前台小姐看到錢,默默的收下,報出秦宴的房間號碼,還給了她一張萬能開房卡。

宋嫣然默默收下,豆蔻色的冶紅指甲泛著陰毒的光芒,轉身走向電梯,迫不及待的要和秦宴共度良宵了。

 www.shu17.cc;

她從口袋裡拿出事先準備的噴霧,也是顧晴佳留下來的,絕對讓秦宴即便是知道他中了計,醒來後也隻能愛上她一個人!

她也可以像宋辭那樣,藉助秦宴洗白,和秦宴去京城,成為盛和集團的總裁夫人,再藉助秦宴的勢力把唐城搶走!

秦宴可比www.shu28.cc霍慕沉厲害得多了,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霍慕沉的m&r踩在腳下!

她眉梢揚起得意,用房卡刷開門,聽到嘩嘩嘩的洗澡聲,小鹿在心裡亂撞,砰砰跳得臉都紅了。

“秦宴在洗澡,她的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,冇有哪個男人能拒絕!”

宋嫣然得意的想完,低頭將衣服脫了,慢慢走向浴室。

她推開浴室門,熱氣騰騰的蒸汽撲麵而來,縈得她肌膚泛紅。

宋嫣然看到花灑下有一個寬肩窄腰的男人,雖然看不太清,卻仍舊讓她臉頰沸紅,摸著燙手。

秦宴!

肯定就是秦宴!

她想到要和秦宴共度良宵,心臟狂跳得厲害,把藏在背後的藥瓶拿了出來,輕聲叫道:“秦先生?”

“……”

“秦宴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嫣然叫了兩次卻都冇有得到迴應,禁不住皺起眉頭,撩開簾子就要撲進去,卻被一腳踹到肚子上,直直的撞在地上,她爬都爬不起來。

她咬緊牙關,捂緊肚子艱難的看向男人穿著濕漉漉的襯衫和黑長的西褲,麵無表情的走出來,倨傲地看著她:“宋小姐,我敬你是宋辭的姐姐,但不是讓你來算計我的!”

宋嫣然爬不起來,偷偷的將藥瓶往後藏了藏,說:“我……我是有些話想和你說,比較著急,是關於小辭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