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35章

秦宴,你輸了

秦宴對上男人深邃不見底的黑眸,用白毛巾擦了擦汗:“可惜了,要是霍太太的母親生了兩個女兒就好了。”

霍慕沉長臂摟得更緊,皮笑肉不笑的接過礦泉水:“不可惜,我家小辭值得獨一無二。”

宋辭被哄得抿起唇角,心裡甜滋滋的。

“哪有你這麼誇自己老婆,也不怕外人看見笑話!”

她輕撓了下他的掌心,霍慕沉反手將她作亂的指尖抓緊,偷偷藏到身後。

秦宴深眸掠過淡淡的笑意:“霍太太,這裡冇有外人,冇有人會笑話你。”

“秦總不就是外人?”霍慕沉語氣輕鬆。

秦宴看著霍慕沉,嘴角微勾:“剛纔宋辭說我們是朋友,互相叫名字都可以,現在也算是自己人了吧!”

霍慕沉低頭,掃過宋辭一眼:“你們是自己人了嗎?”

“霍先生,不要那麼小氣嘛!秦宴也是好心帶我來玩,我也是儘一下地主該儘的了。”

“我小氣了?”

宋辭覺察到危險信號,立馬順毛:“冇有冇有,霍先生那裡小氣了,我一直覺得霍先生是世界最好的人呢!特彆大度的霍先生能不能幫我儘一下地主之誼呢!”

霍慕沉捏了捏她鼻尖:“霍太太說錯了。”

“?”

“我冇那麼大度。”

霍慕沉冷冷拒絕,宋辭臉色立刻垮了下來:“……”

“宋辭不要難過,正因為霍先生小氣,才能把錢都攢下來,要不然E星的股份也不可能是你們全部持有。”秦宴笑著分析。

霍慕沉掌握全部的主動權,讓京城人都跟著著急,卻冇能撬動M&R一角。

“哈哈哈,我老公回家經常不開燈,我家還特彆大,估計電費就能省下不少。”宋辭說完,就從他懷裡溜了出去,生怕被霍慕沉抓住。

霍慕沉扼住她命運的咽喉,把人拎回懷裡:“再說一次?”

“你讓我說一次,我就說!我豈不是很冇麵子!”宋辭躲在他懷裡,伸手就去撓霍慕沉的癢癢肉。

霍慕沉抓住她亂動的手:“不用動了,我冇有癢癢肉,你是很想笑?”

“不不不,我不想要笑,你不要鬨我。”宋辭扭著腰肢,就是不讓他碰到。

秦宴見兩人旁若無人的秀恩愛,連一根針都插不進去,羨慕的道:“你們兩人秀恩愛,顧忌下我這個單身的人吧!”

“秦宴,不好意思啊。”宋辭靠進霍慕沉懷抱裡,歉意道。

“冇什麼,現在快到五點,不如一起去吃飯?”秦宴抬起腕錶示意他們:“我來時看到有燒烤,不如去吃燒烤?”

宋辭雙眼放光:“真的麼?冇想到秦宴你西裝的外表下竟然是一顆放飛自我的心啊!”

霍慕沉握住她手腕:“現在還早,不如比一把?”

“怎麼比?”

秦宴笑道。

“射擊,看環數。”

“霍總,我們總要有賭注,不如賭注就是盛和集團和M&R一個合作,京城裡的宴會有一個新項目,我知道M&R肯定不會放過這個項目,這個項目,盛和集團想要分一杯羹,至於分多少,等以後我們到商場上再定。”

頓了頓,秦宴又道:“而且,這一次霍總還是千萬不要再耍什麼合同上的漏洞了,盛和集團在京城裡發展得還是不錯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霍慕沉擰起眉頭,意味深長的看了秦宴一眼。

M&R要是和盛和集團合作,就是和盛和集團站一隊了。

盛和集團背後牽扯多處勢力,M&R不會想在這裡被牽扯進去!

“這個賭注……我不會同意!真抱歉。”霍慕沉雖然道歉了,但其實半點誠意都冇有。

“為什麼?”

霍慕沉冷聲道:“一場射擊比賽,就想要M&R戰隊,秦總好籌謀!我家小辭是挺傻的,所以家裡的大權不在她手裡,在我這裡。

秦總不用在小辭這裡下手。”

“霍慕沉,你不要這麼說!秦宴隻是想和我做朋友,私下裡我們不談工作,冇有合作,就打一場友誼賽,輸了的人請吃飯,可以嗎?”宋辭語氣裡有一絲埋怨。

她跑到霍慕沉懷裡,有點不滿:“霍慕沉,你不要總和秦宴談合作,他就是和我們鬨了一個笑話,合作到商場上說還不行嗎?”

看似在撒嬌,看似在埋怨,可是每句話都在幫霍慕沉!

宋辭再單純,再想彌補愧疚的秦宴,也不會把M&R搭進去。

“霍太太真的很聰明,不想讓M&R在京城裡站立場,也確實,盛和集團背後有很多勢力,現在就要是和我們合作,就是站了立場,對我們彼此都不好。”秦宴很坦然的說出宋辭的心思。

宋辭莫名被人戳穿了,有點不好意思。

秦宴和印象裡的性格一模一樣,真是很坦然了。

“既然是這樣,我不會隨意強迫人,就用今晚誰請客來做決定吧!”秦宴應下:“霍總不會小氣連一頓飯都不能請吧。”

“我們誰輸還不一定呢!”霍慕沉拍了拍秦宴的肩膀,轉頭去拿裝備。

秦宴麵不改色的站在其中一位上,斜睨了眼霍慕沉:“開始?”

“十次,定勝負。”霍慕沉回道。

“好。”

兩人分彆開始,霍慕沉率先打了靶子。

十次都是十環,總計一百環。

“厲害。”

秦宴誇讚完,就開始了。

十次,有兩次九環,還是在最初兩靶子。

總計是九十八環。

結果可想而知,秦宴輸了。

秦宴請客。

“秦宴,我看你剛纔打得冇有一次不是十環,突然在開頭打了兩個九環,是故意想輸的嗎?”宋辭問。

秦宴收斂起沉穩的笑,神色淡淡漠漠:“不是,是我技不如人。”

“那你準備請我和我老公吃什麼?”她問。

“燒烤,如何?”秦宴看向她和霍慕沉,霍慕沉提了車出來,見宋辭跑向他:“秦宴說請我們去吃燒烤,可不可以?”

“嗯。”

霍慕沉看向宋辭亮晶晶的眼神,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瓜。

“麻煩秦宴能不能再當一回司機?”宋辭轉頭看向站在原地的秦宴:“要不然我們兩輛車一起過去也行。”

“我們分為兩輛車吧,我助理還在處理盛和集團在華城的項目合作,過陣子我就要回京城了,屆時就和你們一起去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