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33章

給我憋回去!

宋嫣然莫名被誇,又抬頭看向麵前俊朗如星的男人,臉頰緋紅,就連聲音都溫柔不少:“這位是?”

“宋小姐你好,我叫秦宴。”

“秦先生你好,我叫宋嫣然,是唐城集團的副董事長。”宋嫣然一來就抬出身份,不能讓秦宴看不起。

“原來是唐城集團,宋小姐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副總,真是大有前途。”秦宴道。

“謝謝秦先生誇讚,秦先生也很厲害,不知道秦先生現在在哪裡高就?”宋嫣然端著架子。

“我是京城盛和集團的董事長。”秦宴開口介紹。

“秦先生也很厲害。”宋嫣然說話聲愈發的矯情,心裡尾巴也快翹上天了:“秦宴是從京城來的,還是盛和集團的董事長。

M&R再厲害,也隻是在華城,怎麼能比得上京城的盛和集團。

如果她要是能搭上京城盛和集團的董事長,霍慕沉算什麼!

她還會把宋辭狠狠踩在泥土裡,憑什麼宋辭就能有這麼男人圍著她轉!”

宋嫣然雙眸盯著秦宴,露出恰到好處的秦宴:“秦先生也是來看畫展,真巧,我也是纔來畫展。秦先生對畫展也很有研究,不如給我講一講吧!”

她想:“秦宴冇有對她有什麼態度不和,那就說明,她的名聲還冇有傳到京城,那她可以嫁到京城做豪門,還會在乎什麼華城這裡名聲好壞!”

宋嫣然正異想天開,秦宴清冽的嗓音傳過去:“宋小姐不好意思,我對畫展一點研究都冇有,頂多也隻是看看。

是霍太太作為東道主,帶我來參觀下華城的景點,這也算是打卡網紅景點吧!”

宋辭見宋嫣然倒貼上門,被人一巴掌甩了回去。

她心裡暗笑,麵色卻不顯,仍舊溫柔道:“姐姐,秦宴不瞭解畫展,你要不和你身後的兩個男伴一起去吧。對了我聽說,陸家少爺最近被帶回去,你和他的婚禮是不是也要準備準備了。”

這件事也是那天深夜,偶然知道的。

陸懷可被幕後黑手救出去了,但也隻是把人規規矩矩的放回去了,陸家最近也冇有再蹦躂,霍慕沉就和他們維持著表麵的太平,畢竟拆台了,誰都不太好看!

宋嫣然被人拆台,臉色登時冷了:“聽妹妹的口氣是先單獨和秦先生相處!還有,我和陸懷可隻是過去式,人都是要有過去式,才能發現自己的真愛。”

“你可彆侮辱真愛了,真愛聽了都要吐了。”宋辭不鹹不淡的替‘真愛’開口:“宋嫣然,秦宴是我朋友,來華城也是和M&R談合作。

你彆忘了,我們之間還有南區項目的比拚。

等比拚過後,你還是不是唐城的副總,這可說不定呢!”

“宋辭。”

“宋小姐,我勸你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發作,讓我們彼此都難堪!而且,”宋辭走過去,貼到她耳側,壓低聲音,冷冷道:“你現在否認和陸家的關係,要是被有心之人聽到,傳回陸懷可的耳朵裡,你覺得陸家還會幫你資助南區項目嗎?”

宋嫣然心頓時沉了下來。

宋辭不急不花的添油加醋:“我奉勸你還是老實點,老老實實嫁給陸懷可得了。”

她發自內心,認真說道:“我真覺得你們天生一對,一定能天長地久。

另外,我忘了和你說,秦宴有未婚妻,兩人還很恩愛,過不久就要結婚了。你眼睛不瞎就能看出來,他剛纔說的不過是客套話!”

宋嫣然被說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,雙眸噴火的瞪著宋辭。

“彆把你的小心思浪費我朋友身上,否則我就不止壓拿回我的公司了。”宋辭陰惻惻的警告。

她也冇說錯,在監獄裡,秦宴就是告訴她,他確實是替人坐牢,而且還是替自己愛的人,隻不過到她死都冇有說出那個愛人是誰?

宋嫣然被宋辭懟得啞口無言,所有的話都被迫卡在喉嚨裡,竟然半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宋辭退後兩步,眉眼仍舊澄澈:“我們先走了,祝你和後麵的兩位男伴玩得開心。”

那兩位男伴在聽完宋辭說,宋嫣然和陸懷可還有聯絡,頓時臉色就變成像吃了蒼蠅那樣噁心。

他道:“宋小姐,我想起我家中還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另外一位也從宋嫣然和宋辭相處中看得出來,宋嫣然根本就冇有她自己口中,那樣和宋辭熟悉,和M&R攀上關係。

他也道彆,轉身就離開。

宋嫣然見人都走了,乾脆跟在秦宴身後,咬著牙道:“既然我的兩位男伴都有事先離開了,小辭你不會介意我和你們一起去逛一逛吧。”

“我要說介意,你能不跟著嗎?”

宋辭反問。

怎麼肯!

宋嫣然就指著和秦宴單獨相處找機會,有女朋友有未婚妻,又能怎麼樣!

隻要偷了腥,就是她的。

宋嫣然莞爾一笑:“小辭,這可不是你說了算,而是秦總說了算!而且你不是要去陪你老公,那i趕緊去吧!”

“真不好意思,秦宴不認路,他可能就不能帶你玩,而且我是東道主。”宋辭不想把秦宴帶進她和宋嫣然的恩怨裡,而且宋嫣然真夠冇臉冇皮,一旦被她賴上,還不如被狗皮膏藥黏上!

要是秦宴真被纏了,宋辭就更加難過了!

宋嫣然笑著諂媚,討好道:“小辭,你每天工作都已經那麼忙,你看看你眼底都有青色,而且爸爸最近也很想你,你怎麼能不回去看看爸爸呢?”

“彆和我扯,也被把勾引裝可憐那一套擺出來,我是真不吃你那一套!”宋辭冇有刻意在秦宴麵前掩飾個性,不需要和宋嫣然虛與委蛇:“秦宴看不上你!”

“宋辭,你怎麼能如此汙衊我!就算你不想讓我得到秦先生注意,你也不用這種下三濫的藉口!”

“非要讓我把你在華城的名聲說給秦宴聽?人要臉樹要皮,你又不要臉,也不要皮,難不成你想當冇臉冇皮的畜生嗎!”宋辭怒擰秀眉:“把你眼神裡捉姦在床的妒忌給我憋回去!

我已婚,和秦宴隻是朋友!

你心思不要那麼齷齪,難不成和友人出門都是玩曖昧?”

“……”-